大皇子本来是想要责怪玉侧妃不应该这样误了他的事情,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她的侄子竟然还在外面,不知道检点自身,给他惹了一屁股的麻烦。

  可是他责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玉侧妃就已经先跪在了他的面前,如此娇滴滴,可怜兮兮的模样反倒是让大皇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算了算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先起来吧,眼下天气这么冷,跪在地上别把你的膝盖给跪坏了。”

  玉侧妃摇了摇头,用帕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不,就算是跪坏了膝盖也是理所应当的,妾身侄子给殿下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眼下,妾身只求能够多跪一会,给妾身那不懂事的侄子赎罪罢了。”

  大皇子本来就有一点点心疼她,眼下见玉侧妃这般模样,心更加软了,原先,她侄子带给他的不快也消失得烟消云散了。

  “算了算了,你快起来吧,若是将膝盖跪坏了心疼的不还是本殿下吗?”

  说着大皇子伸出手来强硬的把玉侧妃给扶了起来,玉侧妃那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被大皇子扶起来之后,居然还在空中摇晃了一下,而后腰肢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大皇子的身上。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样,果然大皇子也十分心软了,他连忙伸出手来,抱住了玉侧妃将对方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伸出手来抚摸着对方的后背安抚道:“你这身子一向都是最弱的,这种浑水你来趟什么呢?外面的事情自有我来解决,你只安心在房间里面呆着就行了。”

  玉侧妃摇了摇头叹气,那张娇媚的脸上,眼泪依然落了下来。

  “殿下,妾身知道这个时候妾身不应该为妾身那不懂事的侄子向你求情,只是,从前你也是抱过他,教过他弓箭的。”玉侧妃哭着道:“就算是他不懂事,千错万错也是妾身的错。”

  大皇子本来就不怪玉侧妃,如今听她这么一说心更加软了,不仅不觉得玉侧妃给他找了什么麻烦,反而觉得玉侧妃实在是可怜。

  “你对你侄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从小父母双亡,此事我是知道的,你放心,我必不会让他受什么委屈。”

  玉侧妃听见大皇子竟然做出如此承诺,眼睛一亮,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委屈柔弱的模样。

  “妾身就知道,殿下素来最心疼的就是妾身,定然不会看着妾身的侄子,就这么命丧大牢里面的。只要殿下将妾身的侄子救下来,以后妾身一定对他严加管教,绝对不会再犯。”

  说到这里玉侧妃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眼睛一转忽然,若有所思的说道:“殿下有些事情不是妾身多嘴,这件事情妾身其实也不完全是为了妾身的侄子,更多的是为了殿下,现在这件事情,三皇子已经掺和了进来,若是真的让他占了上风,那以后殿下在朝堂之中,岂不是……”

  玉侧妃刚刚说到这里,大皇子便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他转过头来,目光有些冷凝,大掌忽然猛的一下拍在了面前的大桌子上面。

  “休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三弟的心里面在打着什么算盘,他不就是想要这个皇位吗?可这皇位理所应当就是我的,他想要跟我抢简直就是做梦!”

  玉侧妃暗自得意的在心里面笑了笑,她陪伴在大皇子身边多年,早就知道大皇子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沉得住气的人。

  只要自己把皇位的事情给扯上来,到时候大一定会恼羞成怒,到时候就算自己不去求他。他也绝对不会任由三皇子对自己的侄子,如同牛羊一般宰杀。

  *:若P年:网‘|首发K0-

  “妾身素来是知道殿下的,再加上江山自然全部都是殿下的,只是有些人,心中总想着殿下是不是好欺负的。”

  “殿下眼下既然这么说,那妾身也就放心了,妾身跟着殿下,一切事情自然全部都是为了殿下着想,殿下若是有什么地方不好过了,那么妾身也是浑身上下都难受的。”玉侧妃故意娇滴滴的说道:“在妾身的心里,只有殿下才是妾身的天,无论如何,妾身都会陪伴在殿下的身边。至于那三皇子跟殿下比起来,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殿下也无需将他放在心上。”

  大皇子点了点头,其实三弟的心里是这么想的,他早就知道了,不就是想要跟他争夺这个皇位吗?可他是嫡长子,这个皇位理应是他的,三皇子有什么资格?

  “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你侄子出事的这件事情,本殿下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明明是玉侧妃的侄子犯了事情,他理应受到惩罚,可是眼下,从大皇子的口中说出来,却像是他的侄子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

  若是真的让这个人当了皇帝,将来只怕是万民都要受其所害。

  大皇子可不管这些,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抬起头来,冷冷的看向了守在一边,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恩爱黏在一起的下属。

  “你现在马上派人去监视这三皇子府,还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苏子杭。”

  下手点了点头,刚想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说道:“对了,听说苏子杭家中有一个夫人,苏子杭对她十分的宠爱。”

  “这种琐事你也要来告诉我,小小女子懂得了什么,赶快给我滚出去!”

  大皇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烦,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根本就不想听,他现在最想要听的就是三皇子倒霉。

  下属连忙惶恐的道:“小人想说的并不是这个,只是上次偶然遇见在张府之中,苏家夫人似乎和三皇子认识两个人还在花园里面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呢。”

  “此言当真?”

  大皇子听到这句话之后果然反应很大,连忙抬起头来看了身边的下属意义。

  下属连忙点了点头,毕恭毕敬的道:“小人身家性命都在大皇子的身上,自然不敢说谎,这件事情小人看得真真的,苏家夫人和三皇子,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在花园里面停留了很长的时间,小人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