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涂新月能够谅解他,苏子杭真的是觉得,自己如何会三生有幸,竟然娶到一个这么好的妻子。

  “我怎么会怪你?”涂新月神色清明的道:“按照我看来,大皇子的心性,并非是一个能够做明君的人,若是将来,真的让他登基为帝,只怕是皇亲国戚这样抢占民田的事情,会成为家常便饭。”

  “你是觉得,我应该辅佐三皇子?”

  “不。”涂新月摇了摇头,虽然她觉得大皇子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齐完这个人也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向来早早的站队,都是有风险的。

  这个风险,或许可以让你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或许也可以让你成为皇位争夺之中的炮灰。

  “眼下最好的,就是谁也不要帮,安心做好我们分内的事情。”

  若是真的明君,定然通情达理不会为难苏子杭。若是昏君,也好早日看清楚对方的真面目。大不了,到时候涂新月带着苏子杭去陈国就是了。

  “看来,我的夫人不仅是个经商的鬼才,就是在朝堂上面,也有一定的见解啊。”

  涂新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虽然没有混过古代的官场,可是混过现代的职场。说起来,这些都是差不多的。

  两人在被窝里面抱着说了一会儿话,苏子杭害怕涂新月累着,便起身吹灭了蜡烛,在对方耳边轻轻笑道:“该睡了,夫人。”

  临睡之前,涂新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连忙道:“对了,别的我就不管了,只是你可一定要答应我,胭脂楼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办妥了。”

  苏子杭看着自家媳妇的脑海里面想的都是胭脂楼的事情,脑海里面情不自禁就浮现出了今天同僚说的话,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来勾了勾涂新月的鼻子,轻声问道:“你天天就知道同我说胭脂楼的事情,胭脂楼里面有那么多的姑娘,难道你不怕我会带一个姑娘回家吗?”

  涂新月本来是想要睡觉的,听了这话之后,瞬间睡意全无了。她转过头来,一脸气恼的捏住了苏子杭的脸蛋,郁闷的道:“苏子杭,我昨日刚刚跟青竹说过,你绝对不会是这样的男子,结果今日你就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也太打我脸了吧。”

  苏子杭原本是逗逗她的,不曾想涂新月竟然会这么说。

  被女人狠狠的捏住了自己的脸,可是苏子杭竟然一点都不生气,不仅不生气,他还一本正经的笑道:“你真的是这样想的,你当真觉得我不会?”

  “我以前是这么想的,不过你这么一说,以后你要是真的把人给带回家里面,我有什么办法。”

  就像是她之前说的那样,男人想要偷腥是根本就管不住的。

  “你想的对,”苏子杭连忙道,他稀罕的将自己的夫人抱进怀中,慎重的道:“我跟你保证,若是将来真的辜负你,就让我远离仕途,一辈子的抱负都无法施展。”

  涂新月一愣,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男人,见对方一双眼睛在黑暗之中闪烁着认真的光芒,忍不住道:“你发誓什么呢,你这个誓言也太毒了吧?”

  “誓言不毒。不足以为真。”苏子杭伸出手来摸了摸涂新月的头发,笑道:“所以,你放心吧,我绝对不糊辜负你的。”

  涂新月点了点头。

  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正版¤g首ZV发@0l

  两夫妻这么一谈话,彼此之间都觉得相互的距离贴近了很多。

  而此时,大皇子府中的气氛可就没有这里这么愉快了。

  “你说什么,竟然有人敢将此事给接下了?”

  “是,殿下,是上次您去见的那个苏大人。”底下汇报的人诚惶诚恐的道:“本来朝中的官员,属下都打了招呼,没有不识相的敢上前去接下此事。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叫做苏子杭的,竟然不要命了。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员,他竟然也敢……”

  “哼。”大皇子冷笑了一声,脸色有点骇人:“之前,本殿下还以为,他是刚刚到京城,所以看不清形势。没有想到,现在他是铁了心要和三弟一起去送死。”

  底下的人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也觉得大皇子说的的确是有几分道理,这个苏子杭,还真的是个不怕死的。这样的差事,都敢接下来。

  他要不是早就已经站在了三皇子那边,就是太蠢了。

  “殿下,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毕竟是侧妃的侄子犯了事,要是真的查起来,铁证如山的事情,这……

  下人刚刚说着,门外便已经响起了女子娇滴滴的哭声。

  “殿下,殿下……”

  大皇子一愣,下意识的往门外看了一眼,皱眉问道:“她怎么来了?”

  “殿下,求求你救救我侄子吧,求你了,他从前经常来府中玩耍的,您还亲手教过他弓箭,难道您都忘了吗?”

  美人在书房外面哭的梨花带雨,且声音婉转让人心疼。

  大皇子本来正烦着,不想让对方进来的,可是听见这声音之后,到底还是心软了,挥了挥手,有些烦躁的道:“进来吧进来吧。”

  玉侧妃连忙从门外走了进来。

  对方穿着一身朱红色的轻纱,行走之间袅袅的栀子香传了过来。这是大皇子府中最受宠的侧妃,便是太子妃也要往边上靠一靠。

  也正是因为仗着太子的宠爱,所以这玉侧妃的侄子竟然敢在外面做出这么无法无天的事情出来。

  察觉到了大皇子心情不好,玉侧妃捏起帕子来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而后转身从身后的丫鬟手中端过一碗羹汤,放在了大皇子的桌子上面。

  “殿下,瞧着您近来为了我侄子的事情,整个人都憔悴了,这是妾身给你熬的羹汤。”

  说着,她将羹汤放在了大皇子的面前。

  大皇子点了点头,淡淡的道:“你还算是懂事。”

  玉侧妃连忙道:“都是妾身平常没有管教好他。可你也知道,我那个侄子从小就是个没爹没娘的,我自然是要多顺着他一点的,却不曾想,今日竟然害了他……”

  说着,玉侧妃在对方的面前跪了下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