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这局面,她忽然好怀念,现代有手机的情景,那个时候,若是想要找一个人说什么话,只要一个电话打过去就好了,何必要这么麻烦。

  不过眼下,总算是把范围给缩小了。

  涂新月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颔首问道:“胭脂楼之中的,难不成就姜文姑娘这一个吗?”

  “自然。”华裳掩嘴点了点头,轻笑道:“说起来,我在这胭脂楼里面也呆了有十来年了,按照你说的,除了这个姜文,其他我实在是不知道了。”

  涂新月皱了皱眉头,看来,林姨说的十有八九就是这个姜文了。

  “我这个兄弟,竟然喜欢上了胭脂楼的头牌。”涂新月将酒杯放下,佯装一脸怅然的道:“看来,他嘱托我的事情,我是没有办法办好了。”

  华裳掩嘴轻笑,从涂新月抛了一个媚眼,忽而轻笑道:“公子何必这么说,若是见不到姜文姐姐的话,我也是不差的啊。”

  "o若:年z网●唯"一(正◎●版y,‘"其R他都是!u盗‘版0:

  涂新月没有说话,边上的苏子杭轻轻的咳嗽一声,淡淡的道:“既然拿了钱,就先走吧,我们也不需要你陪了。”

  天下竟然还有这种好事,华裳也不拒绝,连忙识趣的拿着钱走了。

  华裳离开之后,涂新月连忙从自己的位置上面爬了起来,挤到了苏子杭的身边去。

  “怎么样?”

  “你还想要来第二次?”

  苏子杭挑眉,方才他也算是听清楚了,若是涂新月想要见到姜文的话,是非得要来第二次的,不过,苏子杭实在是觉得这样不好。

  一来是,涂新月毕竟是个女流之辈,这一次没有被认出来,那下一次呢?

  二来,若是到了赏花大会来,到时候,这胭脂楼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光景,里面肯定是挤满了人,她怀着身孕,要是到时候哭了什么事情,可如何是好?

  眼下,涂新月腹中的孩儿正是六个月大的时候,胎像说稳固,也算是稳固。可要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尸两命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总之,我不同意。”苏子杭皱了皱眉头,淡淡的道:“你若是要在京城里面开首饰铺,我也会帮你,何必一定要去这个姜文。”

  “我也没有说我要去啊。”涂新月见男人生气,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她伸出手来,轻轻的抚了一下苏子杭的胸口,道:“我像是这么没轻没重的人吗?”

  “从前不像……”苏子杭把她身上的男装,从头到尾给看了一遍,而后眯起眼睛,摇头道:“现在,可就说不准了。”

  涂新月一脸无奈。

  她只能坐起来,正色道:“我是真的没有打算自己前去,不过其他的人我也信不过,不如,到时候就你去吧。”

  说到这里,涂新月连忙道:“林姨给了我一块玉佩,若是这个姜文真的是林姨的旧识,那她肯定也能够认出这块玉佩来。”

  苏子杭本来是有点生气的,可是眼看着少女站在自己的面前,巴拉巴拉的说了这么说,他的心到底还是忍不住软下来了。

  低头瞧了涂新月一眼,涂新月连忙睁大眼睛迎了上来,缠着他道:“你答应不答应?答应不答应?”

  “我答应。”

  涂新月甚少这样撒娇,眼下撒娇起来,苏子杭根本就招架不住,别说是这么一点跑腿的小事了,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他也是答应的。

  和苏子杭说定之后,两人从胭脂楼回去。

  鉴于这个姜文实在是太难找了,所以,涂新月决定自己先疏通一下关系,把首饰铺给开出去再说。顺便,让出去打听了一下姜文这个人。

  胭脂楼到底是京城里面十分著名的青楼,加上姜文又是胭脂楼的头牌,所以坊间对她的事情流传很多。底下的人没有花费什么功夫,就搜罗上来了一堆的信息。

  “听说这姜文是卖艺不卖身的,每个月的赏花大会,也不过是只能去房间里面,和她喝上一杯茶,听她弹上一首曲子。”

  涂新月挑眉,道:“这样的人,一定是美貌和才华俱全的。”

  否则的话,哪里能够有这样的傲气,又如何能够成为胭脂楼的头牌呢?

  “夫人说的极是,听说这位姜文姑娘生的极美,且背后还有二皇子做靠山,这么多年,有许多人都排着队想要给她赎身呢,可她偏偏要留在这胭脂楼里面。”

  “哦?”

  这涂新月倒是有点好奇了,像是姜文这般的女子,想必自己攒下来的钱也够赎回清白之身了。若是能够做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子,为何还做那胭脂楼里面的名妓呢?

  不过转念一想,涂新月也有点理解对方了。

  毕竟,像是姜文这样的人,将来若是从良了,也不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相夫教子。估计,只能沦为京城之中那些有权有势之人的女人。

  姜文这种出身,是不可能做正妻的。如此一来,对方也只能当一个小妾了。

  曾经是华盖满京城的名妓,如今却只能做一名小妾,难怪姜文不肯赎身了。

  涂新月正想着,却见站在下面的青竹一脸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话,你直说。”

  “夫人真的打算让老爷去找姜文吗?”

  “对啊。”涂新月点了点头,见青竹的脸色有点难看,哭笑不得道:“让他去找,又没有让你去找,你露出这幅表情出来,是怎么回事?”

  “夫人不知道,这个姜文邪门的很,但凡是见过她的男人,都对她念念不忘。”青竹忍不住道:“不如,还是换别人去吧。”

  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苏子杭见完姜文之后,对姜文着了迷,回来之后,浑浑噩噩的,那岂不是不妙?

  毕竟是在涂新月的身边伺候,主子的荣辱就是他们下人的荣辱,青竹还是挺担心的。

  倒是涂新月听完之后,着着实实愣了一下,毕竟,她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应该不会吧。”

  “夫人怎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了,眼下夫人您还怀着身孕呢,自然要好好抓着老爷,怎么还能把他给推到那种烟花柳巷之地去啊?”

  青竹的确是挺不解的。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