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望着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相公到底给自己带了什么礼物来。

  苏子杭本来想在明天出发的时候,再把衣服拿出来给对方穿上,不过瞧见涂新月这迫切的眼神,心瞬间就软了。

  若!年x网\永C久免费看}小C说u0Dj

  “你等等,”男人起身,走到门口把装着大披风的包裹从门口的架子上面给拿了下来。

  涂新月的眼神一直跟随着他,瞧见他的动作,忍不住惊讶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把东西,藏在这里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苏子杭颔首,目光之中带着点点笑意,他挑了挑眉梢道:“刚刚房间里面比较黑,所以你没有看清楚。”

  涂新月不去计较这些了,她站起来,接过了包裹,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么一大包,而且还软软的?”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东西都已经交到了自己手上了,男人竟然还在卖关子。

  涂新月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心里面倒真的是挺期待的。

  在苏子杭宠溺的眼神下,她伸手把包裹给解开了,只是当她看见了里面装着的东西之后,瞬间就被惊呆了。

  少女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苏子杭,想笑又想哭。

  手在苏子杭的胸口上锤了一下,“我不是说了,不要给我买衣服的吗?我不冷……”

  “真的不冷?”

  “在这房间里面就不冷,你怎么这么破费啊,这衣服用了多少,哎呀你这个人,怎么不给自己买啊。”

  虽然嘴上说的都是埋怨的话,可只有涂新月自己知道她的心里面其实有多么的感动。

  其实这一路上,她的确是挺冷的。

  可他们这次出来,本来就是做生意的,不是出来享受的。所以涂新月一直忍着没有说,就怕苏子杭破费了。

  刚刚她跟苏子杭说了自己不冷,不要买衣服的时候,这个男人还不声不响的,一转身竟然就把衣服给买好了……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不感动?

  “相公,你真好。”涂新月舍不得怪他了,她现在只想好好的抱一抱自己的好相公。

  “傻瓜,快看看披风你喜不喜欢。”苏子杭把披风包裹里面拿出来,给涂新月披上,一边解释道:“店家说了,这披风的内衬是小兔毛,所以特别的暖和,而且还挡风,穿上这个一定不会冷。”

  他也是看见顾月华身上穿了一件和这个类似的,所以才知道还有这种东西。

  “很暖和,谢谢相公。”涂新月摸了一下料子,估摸着这料子应该不便宜,忍不住问道:“相公,这个披风是不是很贵啊?你用了多少钱啊?”

  “别管用了多少钱,只要你穿着舒服就可以。”苏子杭摸了摸她的脑袋,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你要是生病了,不管我用多少钱,都换不回来。”

  “你、你这个人……”涂新月无奈了,苏子杭平常看起来高冷,可说起情话来,还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她只能扑进男人的怀里面,借此表达一下自己的激动和欣喜之情。

  “有奖励吗?”见涂新月开心,苏子杭低下头来,瞧着少女红扑扑的脸蛋,故意问道。

  涂新月愣了一下,脸上浮起一抹飞红,瞧着男人的俊脸正在眼前,她下意识的别开脸,躲开了对方的眼神,道:“你想要什么奖励?”

  苏子杭握住她的手指,往自己的脸颊上面点了一下,低声道:“亲一下。”

  见涂新月还在害羞,不为所动,苏子杭故意道:“刚刚外面的雪可大了,我就那么跑出去给你买东西,结果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好好好,我亲,我亲。”涂新月无奈,听着他的语气,如果自己不亲的话,真的好像是做了什么穷凶恶极的事情。

  男人太高,涂新月踮起脚尖,正要凑上去,床那边忽然传来了一声咳嗽声。

  仿佛是平静湖面上的一道惊雷,瞬间就把涂新月吓得推开了苏子杭,整个人飞快往后退去,而后做贼一样看向了床边。

  只见虫宝坐在床上,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托着下巴,目光幽怨的瞧着两个人,皱眉道:“你们吃饭不叫我也就算了,现在还要给我喂狗粮,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少儿不宜。”

  涂新月嘴角一抽,苏子杭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他还是摸了摸脑袋,好奇的问道:“小宝,我们没有喂你狗粮啊,这里哪有狗。”

  虫宝一头黑线,直接从床上滑下来,懒得跟这个男人说了。

  “你们吃什么?”好在虫宝最关心的还是吃,才没工夫去管两个人的腻腻歪歪呢。

  “你想吃什么,桌上的饭菜都冷了,我给你换个吧。”涂新月过去摸了摸虫宝的额头,见对方的额头温温的,没有发烧,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想吃炸鸡。”虫宝爬上椅子,眼睛闪闪发亮的道。

  “那可不行。”涂新月伸出两根手指来晃了晃,而后道:“炸鸡太油腻了,你这时候吃炸鸡,要是上火了怎么办,换点清淡的。”

  “不能吃炸鸡,那吃烤鸭。”虫宝一脸讨好。

  涂新月快被他无语死了,无奈的问道:“你倒是告诉我,炸鸡和烤鸭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味道就不一样啊。”虫宝一本正经的说道。

  涂新月差点吐对方一脸血。

  掐了掐虫宝的脸颊,涂新月转身对苏子杭道:“相公,你去小厨房里面找点小米粥上来。”

  “小米粥?”

  让他吃这个还不如不吃啊!虫宝快要哭了,一双眼睛直瞪着苏子杭,不让他去。

  可惜,男人只听自己媳妇的,涂新月话音刚落,他就出去了。

  虫宝不高兴的又滚上了床。

  涂新月则去对面房间找了林缥缈,有些合作的细节,她还想再和林缥缈探讨一下。

  林缥缈的房间里面多摆了两个炭盆,比涂新月那边房间里面还要温暖。她刚刚洗完澡,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桂花头油的味道。

  涂新月进去的时候,林缥缈正坐在软榻上面,用手炉烘干自己的头发。

  见涂新月进来,她抬起头来,露出温婉的笑容,道:“新月,进来坐吧。”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