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叔听完之后,眼睛一亮,冲涂新月竖起来大拇指,道:“好,好主意,不愧是老夫一向佩服的人。这个事,不用和掌柜的商量了,我直接敲定下来!”

  “好嘞!”涂新月点了点头,笑的人畜无害,仿佛一只天真单纯的小白兔一般。

  从天香楼出来之后,苏子杭满心好奇,忍不住问道:“新月,你到底出了一个什么主意?方才和钱叔说的时候,一直没让我知道,我这可好奇了。”

  男人低下头来,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把涂新月给逗乐了。

  她咳嗽一声,故意摆着脸,道:“就不告诉你!”

  苏子杭哭笑不得。

  这厢,涂新月他们一走,钱叔就去了天香楼的后院,扣了扣一间小屋子的门。

  “进来。”一道女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钱叔连忙推了门走进去,走到山水屏风前面,这才停住了脚步。

  “东家。”

  “是春风楼的事?”

  “是!”钱叔点了点头,抬头悄悄的瞧了一眼印在屏风上面的身影,见里面的人仿佛是在翻书看字,便低头道:“东家可还记得,先前小的跟您说的涂姑娘?今日她出了一个好主意。”

  “哦?”里面的人语气微微上挑,仿佛是带着一抹疑惑。

  钱叔便将涂新月说的主意给说了一遍,末了又道:“实在是春风楼卑鄙无耻,这样的事情,竟然欺负上人家的家门去了。”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仿佛是在思考什么,片刻之后才一声轻笑,道:“这般的有眼界,倒不像是个农村的乡下妇人。也罢,春风楼的确是过分了,你就按照她说的做,若是能除了春风楼,也好。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吩咐你。”

  “是。”钱叔点了点头。

  “你过来,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钱叔便上前去,绕过屏风。只见内室的软榻上面,躺着一个三十几岁的女子,容颜姣好,身上穿的不是寻常人家的棉衣,而是柔软光华的绫罗绸缎。点着红色的口脂,手指上面还有丹蔻,黑色的长发被梳成了一个发髻,发髻上面插着流苏步摇。

  女子的手中拿着一本书,钱叔进来的时候正好抬头看他,眉眼中流露出来的风情让人忍不住侧目。

  钱叔只瞧了一眼,就低下头来,不敢再看。

  “这信你拿着,找一个妥帖的人送到州府里面去。”

  “是。”钱叔连忙抬起头,恭恭敬敬的把信给接过了。

  若Y¤年网p!唯一k正|版jn,o其他`都(`是&+盗版:0

  女人瞧了一眼他,嘱咐道:“你记得,一定要送到州府老爷手里面,除了他,谁也不能给看。”

  掌柜的说的如此慎重其事,钱叔眉头一颤,顿时觉得自己的手上仿佛拿着千斤重。他连忙低头道:“东家放心,无论如何,小的一定会小心再小心的。”

  “去吧。”女子收回了视线,目光继续落在了自己手中的书上面。

  钱叔连忙退了出去。

  一直到出了门,钱叔才敢抬起手来擦了擦自己额头上面的冷汗。甚少有人知道,其实他们天香楼的掌柜的,其实是个女的。这掌柜的瞧着不过三十几的年纪,容貌绝美,是外县来的人。钱叔不知道掌柜的名字,只隐隐记得,之前听那位喊了一声掌柜“芸娘”。

  钱叔将信收进了袖口里面,连忙出门安排人去将信送到州府里面去。

  从青城到州府,最快也要半天,掌柜的从来不主动联系州府那位,他暗自猜想着,今日这信里面写的肯定是跟春风楼有关的。

  这几次春风楼做的过分,掌柜的也生气了。

  钱叔抬起头来瞧了院子上面四四方方的天一眼,估摸着,这春风楼是在青城待不长久了。

  这样的初春天气,最是容易下雨。

  涂新月和苏子杭从天香楼里面出来之后,天色便灰蒙蒙的阴沉了下来,豆大的雨滴打在了涂新月的脸上。

  “媳妇,我们先去市集里面避避雨。”春天的雷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稍稍坐一会儿,就能够等到雨停。

  涂新月点了点头,任由苏子杭拉着自己过去。正好,她也有点东西是想要在集市上面买呢。

  “相公,我打算买点黄豆回去。”到了集市上面,涂新月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

  “黄豆?”苏子杭一愣,随即问道:“你是要炖猪蹄吗?”

  黄豆是八九月份成熟的,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新鲜的黄豆。要是要吃的话,也就只有那些去年晒干了的黄豆。可是那样的黄豆,要是像平常一样煮肯定不好吃。拿来炖猪蹄还好一点。

  涂新月摇了摇头,道:“我才不吃猪蹄呢,我是要做一种食物。““做食物?”苏子杭寻思着,黄豆能做什么食物。

  涂新月却只抛下一句,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同苏子杭方才说的那样,春天的雷阵雨,大多都是一会儿就过了。他们不过是在屋檐下面稍站了一会儿,雷阵雨就停了。

  方才下雨,市集上面露天的摊子大多都躲到了中间的草棚子里面进去了。现在,大家又陆陆续续从草棚子里面出来,走到原来摆摊的地方。

  那些来集市买东西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到小摊子前面去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

  苏子杭拉着涂新月的手往小摊子中间穿过,一边道:“你要是买黄豆的话,我知道有个婆婆经常卖一些干货,带你过去瞧瞧。”

  涂新月咂舌:“相公,你经常往集市上面来吗?”

  “当然了。”苏子杭点了点头,握住涂新月的手腕,道:“以后没有你的时候,家里面要采办什么东西,都是我来采办的。”

  “相公真厉害!”涂新月连忙抓住苏子杭的手,夸奖了他一句。

  苏子杭听了这句话,耳根子微红,下意识的瞧了涂新月一眼,而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现在有你,一切都不一样了,新月,有你真好。”

  这集市里面本来就是人挤人的,苏子杭声音又不小。他这么一说,走在前面的人立马就回过头来,瞅了他们两人一眼,眼中露出一抹笑意出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