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这是怎么了?”

  “别拍了!你加了什么?”

  “都叫你别拍了!快叫救护车!我家余哥出了什么事儿,你们节目组就准备赔死吧!”

  ……

  未绪见场面乱成一团,第一反应就是去看苏甄妮,那诡异的笑容没有逃过她的眼睛,两人站在人群外围,均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

  余乔脸上的红肿愈发严重,伴随着头晕呕吐的症状,明显是食物中毒或者过敏了,助理和导演在旁边手忙脚乱地倒水、打电话、互相责怪,任琳则一脸无助歉疚地默默垂泪。

  未绪瞥见苏甄妮从包里掏出什么东西似是想要上前,立刻先一步大声道:“小琳,你不是知道余乔对花生过敏吗?”

  余乔对花生过敏是每一个死忠粉都知晓的资料信息,节目组也在录制前提醒过参赛者不要使用花生及含有花生的调料,余乔突然爆发过敏症状的确令人奇怪,只是现下送去医院就诊才是最紧要的,也没有人特意提出这个疑点。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个,没看到余哥哥这么难过吗?”赵莞尔愤怒地瞪了郭未绪一眼,导演也跟着斥责道:“事情等确保余老师安然无恙后,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用不着你急着给任琳撇清嫌疑。”

  “呵,指望你们?”

  郭未绪三两步走到任琳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臂以示安慰,她看向余乔的助理,“明知道余乔对花生过敏,节目组根本就没有提供任何与花生有关的食材,任琳难道是凭空变出材料的不成?她害余乔又有什么好处?”

  未绪面向所有工作人员和参赛选手,语气笃定而宏亮,“我担心的是有人居心叵测地想要借刀杀人或者一箭双雕。而这个人,如果不是仇家派来的奸细,那就是为自己谋取利益。前者我们当然可以事后再调查,而若是后者……”

  她双眼紧盯着脸色已然慌乱的苏甄妮,“那她为了这一场大戏,必然会随身携带抗过敏的药物来个‘美救英雄’,你说是不是啊,苏小姐?”

  “什么?”

  “怎么可能!”

  “郭未绪!你不要血口喷人!”

  未绪冷笑一声,对一旁跟拍的林常毅使了个眼色,小伙子十分机灵地扛着设备快步走过去,一把抓起苏甄妮藏在身后紧握的右手,从中果然取出一瓶抗过敏药物,邀功般地送到了未绪眼前。

  ‘若☆年C,网首_发√0Y

  助理赶紧上前接过药物,查看了一番确定是符合余乔症状的,便立时给余乔服用了下去,见他急促的呼吸声稍缓,方才松了口气。

  他面色复杂地朝人群焦点的苏甄妮看去,“苏小姐,你能解释一下吗?”

  苏甄妮深吸一口气辩解道:“我是余乔的青梅竹马,对他的一切都很清楚,常备一份抗过敏的药物以防万一不是很正常的吗?反倒是你这个当助理的,拍节目居然连应急药物都不随身携带,太不敬业了。”

  助理一时哑然,余哥工作期间鲜少在外饮食,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家里保姆做好了送来的,根本不用担心会有过敏源。而这一次,他只想到在拍节目前多做提醒和防范,却不料……

  “哦?那么说你一直都随身携带着这瓶药咯?”未绪对助理翻了白眼,真没用,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

  苏甄妮只能顺着自己的话点头,未绪闻言摇了摇头,“你说你连谎话都编不圆,还能干什么大事?药瓶长期放在包里会磨损包装,这一看就是新买的,我们只要在酒店附近的医药店盘问一番,就能知道你是不是这两天特意去买的了。”

  “啊~我知道你又要辩解节目快开拍了,你担心余哥哥才特意买的;要不就是原来的那瓶快过期了,这才换了一瓶新的。”未绪撇撇嘴,她走到厨房里扫了一眼,拿起一瓶‘香油’打开闻了闻,“那苏小姐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这瓶香油变成花生油了吗?”

  苏甄妮猛地后退一步,极力压抑住破口而出的尖叫,她粗着嗓子低吼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有本事你去报警!去调查、去验指纹!我没有做过!”

  “哦~原来还知道擦指纹啊~”

  未绪说完这句便不再出声,像是上一秒将对方逼入墙角的嚣张跋扈不是她本人似的。

  两人对话尚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苏甄妮已节节败退,即便没有决定性证据也让人们不由自主地相信她就是“凶手”!

  一是苏甄妮做贼心虚,脸皮又不够厚,诈一下就什么心思都能看出来了;

  二是未绪快刀斩乱麻,没有拖沓地先一步将罪名定下了,这要拖到余乔康复或苏甄妮救治余乔成功,那她的说辞就成了为任琳狡辩反诬她人。

  未绪也知道这事儿不可能进一步追究,与之前她俩差点被道具砸伤一样,此类拍摄事故节目组绝不愿意惊动外界,更不可能直接报警或借此炒作,一个不小心真人秀就会因安全问题被举报下架的。

  事件暂了,未绪收敛了咄咄逼人的气势,任凭围观者对僵直在原地的苏甄妮指指点点也不再添砖加瓦。

  她靠坐在组合沙发的一角,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手腕上绿油油的珠串,一颗、两颗、三颗……竟是入了神般安宁沉静。

  沙发另一端,症状有所缓解的余乔抬眼望向自己的青梅,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她了,余乔一一扫过在场女人们精心修饰过的脸庞,郭未绪漠然冷淡、苏甄妮强自镇定、赵莞尔幸灾乐祸……没有人关心他,她们不过都是在凑热闹、看笑话!

  “余乔哥,你好点了嘛?对不起……”

  任琳轻柔的嗓音宛若蜜糖一般滋润了余乔烦躁抑郁的心情,他这才发现小姑娘一直守候在自己身后,不声不响地看护着自己,尤其现在知道任琳是被苏甄妮陷害,她这份小心翼翼的关怀,让余乔不禁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他动容地拉住了女孩略有些薄茧的小手,第一次表露出真切的温柔,“我已经好多了,不怪你,你不用说对不起。”

  任琳羞涩地抿着嘴角笑了,“你没事就好。”

  两人眼神缠绵对望之时,救护车的鸣笛声终于从远处传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