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风穿过破损不堪的窗户玻璃吹进来,拂过我裸露空气里的皮肤时,冷意骤然入骨,而压在我身上的是一具火热的男人的身体,掠夺着,攻城略地,无恶不作………

  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下午,这样的寒冷入骨,这样的耻辱,我的脑子里浮现过那三年牢狱生活的画面,浮现过曾经在楚仪订婚宴上被泼红酒的画面,浮现过被吴子恒用湿毛巾盖住脸的那些画面,浮现过………

  太多!

  太多太多了………

  我闭了闭眼睛,扭过头,朦胧的泪光中看到那墙壁裂缝中的青苔,看到那破碎的绿色玻璃被雨水打湿,看到有斜斜的雨水被风吹进旧楼房里………

   “别像一条死鱼一样!” 

  或许是被寒风吹得太久,我的身体便开始麻木了,麻木得对风声,雨声,说话声都置若罔闻。

  吴子恒见我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喘着粗气笑了笑,说:“怎么?是不是太枯燥无味了?那就来点刺激的………”

  他说着一抬手,不知道从哪里就摸出了一个手机,边将手机屏幕展示给我看,不大不小的屏幕里是令人不堪入目的一幕幕………

  是………

  吴子恒居然录像了?!

  如果这段视频被………

  吴子恒满意的嗯呀一声,又将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果然还是要加点情趣的!”

  我的脑子里已经能想象出这种视频如果被放上网,那………那………

  “如果你不想让全国的人都看到这段视频,那就好好给我主动!”吴子恒最后一个字咬的很重,像一记重锤敲在我的脑袋上!

  可是他既然能卑鄙到拍下视频,怎么会不放到网上去?就像之前对莫寒峥说要三千万,其实都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吧!

  太卑鄙,太无耻了………

  我咬着牙,恨恨的看了眼吴子恒,如果我的手上有一把刀,我会毫不犹豫的插在他的胸口!

  “啪”地一声,吴子恒一个巴掌落在了我的脸上,像发疯似的说:“给我叫!给我叫出来!臭婊子!老子还没有满足你吗?叫!”

  我一口带血的口水毫不犹豫的吐在吴子恒的脸上,说:“畜生!”

  “再说一遍?”吴子恒目光骤然变得森然。

  “畜生,你不得好死!你会下地狱的!”

  我咬着牙,第一次从心底里生出如此滔天的恨意,第一次相信人死后会有天堂地狱,我诅咒吴子恒下地狱!

  我甚至有些悲哀的想,那些相信天堂地狱的人,是不是都是对现实无可奈何又不甘绝望的人?

  当人的所有希望和期许都被活生生的砸碎的时候,是不是人就寄托于这些宗教信仰上,用天堂和地狱来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

  吴子恒并没有被我的话吓到,反而是一副想到什么的恍然模样,从我的身体里抽身而出,又解下了我手脚上的粗绳,我的手脚,乃至全身除了痛,还是痛。

  “我是畜生,不错不错………”吴子恒说着翻过我的身体,我的眼泪再次模糊了视线,十指扣在冰凉的木板上,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天堂地狱,只觉得这里便是地狱,不仅熬煎着我的身体,我作为人的尊严更是被践踏得满地狼藉………

  忽然咣当的一声打断了吴子恒的动作,寒风吹的我不由打着冷战,随即就听到莫寒峥的一声怒吼,我的身体瑟缩着,颤抖着,我努力的抬手抱着自己的头,捂住自己的耳朵!

  莫寒峥来了,这就是吴子恒想要的结果,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老大!我们拦不住啊!”

  “这小子有功夫啊!”

  “啊!”

  一片打斗声中,突然响起了枪声,我惊得抬头去看,门口那里有一片散落的红色钞票,再往里,地上躺着吴子恒的那两个小喽啰,他们一动不动,而莫寒峥的身体一跃,一脚踢在吴子恒握枪的手上,手枪落在离我只有一米多远的地上,两个人拳来脚往的缠打着。

  我看到莫寒峥红着眼睛,拳拳都夹着风,吴子恒也不甘示弱,只是他的一条瘸腿………

  “韵微,把枪捡起来!”莫寒峥匆忙的看了我一眼,大声说道。

  我一愣,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掉到了地上,颤抖的捡起这把黑得反光的手枪,将枪口瞄准吴子恒,我要杀了他!

  我心里的这个想法如同无间地狱的熊熊烈火,看着和莫寒峥缠打的吴子恒,我找了几次,终于扣动扳机,你去死吧!

  我紧紧握着手枪,枪声再次响彻这个旧楼房,只是这次流血的不再是莫寒峥!

  吴子恒来不及捂住肩膀上的枪伤处,莫寒峥踢得他狠狠的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还想再开第二枪,可看到莫寒峥红着眼睛朝我走来,我的手不由就垂下了,我………

  “我们走!”莫寒峥脱下外套罩在我的肩膀上,拥着我跑出旧楼房,可我哪里还有力气?

  莫寒峥将我拽进他的车子里,又迅速的钻进驾驶室,很快车子就调了一个头,往山下行驶,我手里还紧紧握着黑色手枪,只是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突然车子一个剧烈的晃动,我这才发现莫寒峥的后背有一个血窟窿,在流着血,而车子又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是吴子恒开车那辆越野车在撞我们的车!

  “韵微,你怕不怕?”莫寒峥拧眉,问我道。

  “我………很后悔那一枪没有打中他的心脏!”

  我以为那一枪就算没有打中吴子恒的心脏,那至少也能叫他不能再行动了吧,没想到他竟然开车追了过来,还一副要玉石俱焚的样子!

  “把安全带系好!”莫寒峥说着将油门踩到底,一边狠打方向盘,我看着他的架势,竟然是要改变方向,他要上山?!

  雨刷器一遍一遍的刷新了前方的路,雨雾中,前面的路似乎很远,我丢了手枪,问:“你要开车去哪里?!”

  “这一带地势险要,你要抓紧了!”莫寒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提醒道。

  我从后视镜里看到越野车穷追不舍,对莫寒峥说:“他是要我们给他陪葬的!莫寒峥,他疯了!”

  “我知道,可我也说过我会杀了他!”莫寒峥一直猛踩油门,顺着公路向前。

  而吴子恒也一直穷追不舍,有好几次差点又撞上我们的车子。

  忽然我看到前路有一个拐弯,就听到尖锐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声,我的身体就倾斜了,这个弯真的很弯,可………

  莫寒峥刚转过这个弯,又猛打方向盘,竟然是要调头!

  他要干嘛?!知不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很有可能会翻车!公路旁边就是山崖啊!

  我刚要开口提醒,莫寒峥嘴角浮现一抹冷笑,一道强光直射前方,我愣愣的看着紧随而来的越野车里吴子恒发狂的脸露出惊慌的表情,他抬起一只手挡住强光,一只手猛打方向盘,车子急转弯之下竟冲下了山崖………

  空气里有我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莫寒峥不知道什么时候踩了刹车,喘息着,几分钟后,一声轰鸣传来,我似乎明白了莫寒峥的做法,木讷的转过身看着他。

  莫寒峥还是拧着眉,薄唇微抿,眼里却有一些快意的光芒,这………这就是他说的要亲手杀了吴子恒吗?

  莫寒峥也注意到我在看他,转过脸,对我露出一个笑,说:“你现在相信我了吧!”

  可………

  我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莫寒峥倒抽了一口凉气,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声音淡漠的说:“舅舅,派一辆救护车过来吧………”

  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着,雨刷器也还是一下一下的滑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靠着座椅,缓缓的闭了眼睛。

  后来我才知道,莫寒峥是知道那条公路的蜿蜒曲折的,他用那样的方法逼得吴子恒自己开车坠下山崖,而刚好那几天一直在下雨,也可能这就是天意吧!所有的痕迹都被大雨冲刷掉了,所以即使有警方介入,那只能判断那辆坠崖的越野车是因受天气影响才导致意外的。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在医院里,莫寒峥正坐在床头削着一个苹果,认真的样子让我看得有些出神。

  “韵微,你醒了?吃个苹果吧。”莫寒峥将削好的苹果递到我的面前,白净而修长的手指也十分好看,我弯了弯唇角,笑着要伸手来接,可全身的疼痛和不适如同一道惊雷,劈头盖脸的打得我几乎魂飞魄散………

  “韵微!韵微?!”

  莫寒峥放下苹果,起身要来抚摸我的额头,微凉的手指触碰到我的皮肤时,我下意识的抬手打开了他的手!

  “韵微………”

谢小庸说: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祝各位高朋贵友,各位看官们猪事顺心,猪事如意,猪事大吉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