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若nJ年网正$版首H发0

  顾易被强行带上直升机之后没多久,就因为伤势以及李铭轩的事情悲伤过度,昏死了过去,载着顾易的直升机飞出很长一段距离之后,在一片广场降落,紧接着,顾易就被抬上了一辆早就等在那里的私人飞机上。

  顾易一上飞机,私人飞机就直接起飞,一刻都不耽误,直接离开了。

  顾易的旁边,皇甫齐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飞机上的医护人员帮顾易处理着身上的伤口,皇甫齐的耳朵上,戴着蓝牙耳机,皇甫齐开口:“君易受了伤,我现在就带他回去。”

  “不急。”那边的老爷子开口:“先带他去一趟詹妮弗教授那里。”

  皇甫齐一愣:“你的意思是……”

  “你上次不是说,阴阳药丸他并没有全吃下去吗?去一趟詹妮弗教授那里,他研究的那套可以干预大脑记忆系统的设备现在已经成熟了,让君易去一趟,把过去那些不必要的记忆都删掉吧。他只要记得,他是我龙家的继承人就好。”老爷子回答。

  “那您准备怎么撰写他之前的记忆?”皇甫齐又打听道。

  “我已经知会过詹妮弗,至于改成什么样,他心里有数。你只管把人送去就好。”老爷子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皇甫齐关掉了蓝牙耳机看向昏迷的顾易,虽然不知道他过去的记忆会被改成什么样子,可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的记忆里,绝对不可能再有季夏这个人的存在了。

  想想之前几次见到他和季夏的互动总是透着甜蜜,甚少对人有同情之心的皇甫齐,忽然有些同情顾易,非主观的被人抹掉珍贵的记忆,真的很可悲。

  可是,那能怎么办呢?!谁让他是唯一的继承人。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他呢。

  他如果不坚强不强大,连命都可能保不住了。

  医院里面的停尸间里,床铺被一张白色床单盖住,李铭威和季英雄站在那里,李铭威的手颤抖着伸了过去,可迟迟不敢去掀开床单进行确认。

  进来的时候,就有人提醒过李铭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里面的人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身体的脂肪和水分全都被烧光了,整个人都快烧成干尸了。

  季英雄看李铭威不敢面对这一切,很体谅的开口道:“要不,你告诉我你哥哥有什么特征,我替你检查?”

  李铭威摇摇头:“不用,我要亲自确认,他是不是我哥。”

  “可万一是……你受得住吗?”季英雄有些担忧。

  李铭威兀自佯装镇定:“如果是我哥,那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依然还是我哥。就算烧成灰,也还是我哥。就算死了,他也会保护我的……”

  说完这些,李铭威这才鼓起勇气,慢慢的尝试去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然而,掀开白布,只看到里面的冰山一角,李铭威就差点儿吐了,真的是烧的很焦,整个人就跟烧透气的煤炭一样,根本无法辨认五官。

  “呕!!”只看了一眼,李铭威就忍不住想吐。

  任何正常人看到猛地看到这种情景,恐怕都是控制不住身体的生理反应,会有想吐的冲动。季英雄也是看到了这个情景,眉头也是一皱,不过,好在他在战场上见过太多鲜血淋漓的场面,所以,短暂的适应了一下之后,就控制住了身体的生理反应。

  季英雄走过去,把李铭威直接反转了个身,然后自己整个掀开了白布,在尸体上面寻找着可以证明尸体身份的特征,衣服早就被烧光了,但是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季英雄能从这烧焦的皮肤表面看到些许的凹痕,应该是以前被人砍伤过,落下了疤:“你哥胸前有伤?”

  “唔,嗯……”李铭威点点头应承了一句,这一应承,无疑是印证了躺在这里的人真的是李铭轩。

  李铭威僵硬的转动脖颈,看着床上那个焦尸,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是因为焦尸的样子太过瘆人恐怖,而是李铭威看到了这个焦尸的手腕上戴着的那块表,正巧就是李铭轩最常戴的牌子。

  那是大哥和嫂子谈恋爱的时候,嫂子买给大哥的,以前大哥也没戴过,自打大嫂死后,大哥就不离身了。

  “哥!!!”李铭威大嚎一声,被呛得哭声直接传到了门外。

  而李铭威这一确定李铭轩的身份,季英雄也是不由得心头一紧,顾易,恐怕也出事了……

  这可怎么跟季夏讲啊?!

  “车辆发生了爆炸,大部分东西都被烧焦了,这是我们从事故现场发现的东西。”交警队的人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季英雄的身份,对季英雄是格外恭敬,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个手机是……”季英雄指着一个已经烂的不成样子的手机问道。

  “这个应该是在车祸发生的时候从车里掉落了出来。但是破损严重,已经不能开机了。”交警回答。

  这个手机,季英雄见顾易用过,只是不知道,李铭轩是不是也用这个牌子的手机。

  “有内存卡吗?能从卡里调取到什么吗?”季英雄问道。

  “您放心,我们稍后会进行详细调查。”交警立刻回答。

  “事故是因为什么原因发生的,现在已经明确了吗?还有,从沿途的监控里,能不能看到,这辆车上,到底有几个人?”季英雄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交警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怕得罪季英雄,但还是开口道:“我们根据地面上的车轮轨道以及行车记录仪的记录,初步确定了事故责任。李铭轩前面的车临时转向强行调头,李铭轩为了不撞上前面的车辆,进行闪避时行驶到逆行车道与迎面而来的车正面冲撞,所以,初步判断,李铭轩驾车负主要责任!”

  “你刚才不是说是前面的车辆强行调头吗?为什么李铭轩还是主要责任?”季英雄皱眉。

  “这,咱们的规定就是这样的,如果他不闪避,就不会逆行,也不会出现后面的车祸……”交警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你的意思是,前面的车调头,李铭轩直接撞上去,不管是撞成什么样,他都没有责任?正常人看到前面突然停车,第一反应不都是要闪避吗?!”季英雄眉头皱的更深了。

  “您说的对,说得对,但是现在的规定就是这样的。不过,您也先别生气,这只是初步的鉴定结果,我们还会更进一步的好好侦查一番。也许会有新发现的。”交警赶忙迂回了一下。

  “那李铭轩车上,有没有发现另外一个人?”季英雄又问道。

  交警摇摇头:“从道路监控上,李铭轩副驾上还有一个年轻男人在。但是从爆炸车辆上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身影,证据也被毁坏殆尽,但是我们从距离车辆约五十三米的位置,发现了一片新鲜血迹,当时事故现场,应该还有第三个人受了不轻的伤。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人。”

  “也就是说,顾易跟李铭轩一起出了门,发生爆炸的时候,顾易没在车上,但是,他受了伤……”季英雄慢慢的总结着。

  门外,李铭威听着里面的谈话,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眼神里尽是难掩的愤怒和恨意。

  五十三米之外……

  如果那是顾易的血,在他跑到五十三米之外之前,他为什么不救大哥呢?!他都能跑那么远,受伤肯定不严重,他为什么不救大哥?!!

  这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枉费大哥这么帮他!!!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