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带着人按照顾易发来的地址去找人。然而到了地址一打听才发现,这个地址根本就是假的,小区确实有,然而她写的单元却不存在。总共就八个单元,哪来的第九单元啊。

  阿城又打电话,然而电话直接就是关机状态啊。

  阿城没办法,只能带着人拿着手机上拍的照片,找这附近的人打听:“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柳凤的不会说话的女人?她是在医院工作的。”

  “不好意思,不知道。”

  这一打听,就直接入了夜。

  阿城没有回家,而是带人直接在小区的路边不碍事的地方停了下来,打算在车里窝一宿,然后天亮再继续去找。

  这一宿一过去,随着城市渐渐地喧嚣起来,阿城他们在车里被吵醒,阿城在车里伸了个懒腰,刚想开车门出来,就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用纱巾遮掩了脑袋的人鬼鬼祟祟的往小区里面走去。

  这大热的天却用围巾包着头,一大早,阳光也还没刺眼到需要戴墨镜的程度。不管从哪里看,这个女人都很可疑。

  阿城拿出手机快速的看了一眼照片上的人,虽然看不到对方全部的五官,但是大体的面部轮廓和照片上的人还是可以对的上的。

  阿城立刻打开车门,追着那个人影就快速的走了过去,打算不动声色的走到她身边,尽可能的控制住她再确认她的身份。

  然而,阿城一从车里出来,那个身影就好像是注意到了他,立刻撒开脚丫子就跑了。

  对方逃跑的速度很快,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中年妇女该有的速度。如果不是阿城腿脚也不慢,还真的不见得能抓住她。

  “你是叫柳凤吧?”抓住柳凤的时候,阿城略一喘口气,这才问道。

  “你认错人了。”对方直接开口。

  柳凤这一开口,阿城吃了一惊,因为阿城接到的消息,对方应该是聋哑人的,可他明明听到了柳凤说话了。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喊人了。”柳凤威胁道。

  阿城赶忙在对方喊人之前松开了手,看对方要走,阿城迟疑了一下,快速的伸手,摘掉了她的墨镜,扯下了她头上的纱巾。

  一张和照片上起码九分像的脸露了出来,柳凤拿手遮挡了一下,知道是徒然,也就放下了手。

  “你不是聋哑人吗?为什么会说话?”阿城吃惊的问道。

  柳凤嘲弄的一笑:“哑巴想说话很难,可正常人装哑巴还不容易吗?”

  阿城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不被发现的,但还是问道:“你看到我就跑,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亏心?我做的事情对得起天地良心,一点儿也不亏心,亏心的是莫娴,是她该死。”柳凤回答道。

  阿城无言以对,她这么说,就是直接承认了,莫娴的事情,真的是她做的。

  m若:o年网z_正V版首“发0r(

  让赶来的兄弟抓着柳凤,阿城给顾易打了电话:“人已经找到了,而且,从她的话里可以听出,毒是她下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公事公办,把她交给警方。”顾易回答。

  半个小时后,柳凤已经被带到了审讯室里,手上还戴着手铐,柳凤的对面坐着三个警察,而外面,有好几个人在听这次的审讯过程。

  “姓名。”

  “柳凤。”柳凤平静的开口。

  “年龄。”

  “54。”

  “……”

  “认识莫娴吗?”

  “认识。”柳凤平静的语气里终于是有了些波澜。

  “关于之前莫娴中毒的事情,你知道些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柳凤竟然是直接否认了。

  “不知道?据我们所知,自从她住院,就一直是你在照顾她吧?”

  “那又怎么样呢?我照顾了那么多病人,不都没事吗?”

  “按照我们掌握的消息,你应该是不会说话的,为什么要隐瞒自己会说话的事情?”

  “个人自由,不想说话罢了。不说话可以省掉很多的麻烦。”

  “柳凤,你要明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我们问你是例行公事,并不是我们一无所知。我们只是再给你一个自首的机会。”

  柳凤料定了他们是虚张声势不为所动:“既然你们掌握了证据,又何必问我呢。反正我什么也不知道。”

  警方的人无奈的看了一眼柳凤,问道:“那你认识韩九吗?”

  一提到韩九,柳凤的整张脸都变了,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被手铐拷在了凳子上,柳凤激动不已:“你们见过韩九了?!他在哪里?他去哪儿了?”

  “你老实交代问题,我们自然会安排你们见面的。”

  “你们先告诉我,他怎么了?”柳凤激动地问道。

  “他绑架且勒索了大笔赎金,目前已经调查取证完毕,等待量刑了。”警方回答道。

  “勒索,绑架?”柳凤怔怔的念着这几个字:“绑架的谁,勒索的谁?”

  “好了,是我们问你,还是你问我们?”警方的人开口:“现在,开始交代你的问题吧,等你交待清楚了,我们可以酌情安排你们见面。”

  柳凤这才慢慢的冷静下来:“莫娴死了吧?”

  警方的人没有回答,开始套话:“所以,她中毒的事情,你有什么想交待的吗?”

  “我是为了报仇……”柳凤慢慢开口:“为了给我老公和女儿报仇。也是为了我自己报仇。”

  “你和她有什么仇怨?”

  柳凤瞥了一眼对面问话的警察,觉得他们根本就是明知故问:“既然你们已经抓了韩九,那你们应该也已经知道了二十多年前发生了什么。韩九是我老公,你们说,我和莫娴能有什么仇怨?莫娴她害的我老公入狱,间接害死了我的女儿,甚至她还找人想要杀我灭口。这些年,我们家破人亡,既然你们不能把她绳之以法,为什么我不能替天行道,为什么不能杀了她为我的家人报仇。”

  柳凤的话太跳跃,而且疑点颇多,警察诧异的开口:“韩九的事情,我基本已经了解清楚了,你能不能跟我们具体说一说关于你险些被杀人灭口的事情?既然对方想杀你灭口,你为什么没有死?既然没有死,为什么没有去报案或者继续去作证呢?”

  柳凤回想着当初的事情,不禁掉下悔恨的眼泪:“我和老公是青梅竹马,我十八岁那年就嫁给了他,我没多大文化,可我老公却是个上进的人,进了大公司做会计。我们有了一个女儿,一直过的很幸福,直到有一天,噩梦降临,我女儿患了重病急需用钱,我们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找了所有能借钱的亲朋好友借钱,可是依然不够。迫不得已,我老公就借着职位之便,挪用了公司的钱给女儿治病。我们知道这样不对,可是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别无他法了。”

  “可这件事发生没多久,就被莫娴撞破了。她没有告我们,而是让我老公为她做一件事。她说事成之后,能给我们一笔钱。我老公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可为了女儿他也没办法拒绝,但是他当时留了个心眼,找了朋友借了相机,让我在事发地点等着。我们当时本来想,如果莫娴反悔,我们也能留个证据,然后我在外面等着拍照的时候,就拍到了莫娴亲自把他身边的男人推到了快速驶来的车上。车撞上了那个人,车轮从那个人身上碾过,现场一片血淋漓……”

  “后来呢?”

  “车上下来的人抓住了我老公,而我拿着相机只能躲在暗处不能上前。我只能看着老公被抓走,然后回家等着莫娴给我们送钱。可最后,我一分钱也没等来,反而等来了法院的传票……”

  说到这里,柳凤一脸的愤恨难耐。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