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不是这样的,你在骗人!”‘白安宸’双眼刺红道,他摇头不信道。

  闻言,云凝雪侧眸看了一眼他,继而问道:“那就是说,当时情况紧急,白夫人产下一子后,为保全孩子的安全,便然侍女将白少主悄悄送走,可那侍女走后,并不知腹中还有一子的事?”

  什么?!

  还有一子!

  众人闻言,惊讶不已,老太爷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浑浊而精明的双眸从‘白安宸’身上划过,看着云凝雪严肃道。

  “云丫头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凝雪起身将手中的宣纸递给老太爷,老太爷展开一看,上面全部是一些奇怪的文字,他一个都看不懂,“这是……”

  “这是我自创的研究血脉的方法,您看不懂,我来解释给你听,总所周知这人是由血、肉、骨组成,但这只是大构架,其实人体构造是很麻烦的,由不同的基因分子组成的,若想要验证骨肉至亲血脉,就得从这些基因入手,只要基因分子达到九成以上相似的,那就证明这两人一定有血亲关系,所以刚刚我分别抽取了白少主和这人的血,就是为了验证两人是否有血亲关系。”

  云凝雪简单的解释道,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就算是说了他们也不会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反倒后面不停追问。

  “那结果是什么样的呢?”白老太爷焦急的问道。

  云凝雪顿了顿,走到‘白安宸’面前,垂眸道:“我想当年还有一些众人不知道的事情,当年白夫人肚中应给是怀的双生子,事态从急,当年产婆和大少爷都以为白夫人只有一子,诞下后便匆匆让丫鬟送走,走后才知这肚中还有一子,可当时流寇已经杀来了,白夫人和大少爷为了保住这个孩子而被流寇杀死,至于这个孩子也被人抱走,不得白家所知。”

  Q若M年网F唯?A一K正版},其他^Y都c.是$;盗p版qT0\

  话落,四周寂静不已,皆是不可置信的看这儿‘白安宸’,这人竟然不是冒牌货,而是白家流落在外的嫡子。

  白老太爷颤颤巍巍的走上去,瞧着这熟悉的面孔,嗓音颤抖道:“孩子,你真的是……”

  当年他得到消息晚了一步,赶去时却只有儿子儿媳的尸首,当时他痛心疾首,并没有注意当时的情况,那产婆不在,或许这个孩子是被产婆抱走的。

  “我不是!”‘白安宸’双眸赤红的看着白老太爷,满眼的仇恨也是迷茫,让人看不透,“我不是你们白家的子孙。”

  说完,瞪着云凝雪怒道:“你那些什么检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不是那个女人生的!”

  闻言,云凝雪勾唇一笑,“我乃宁远老爷子的关门弟子,你觉得我会为了你这种人,而来毁坏家师的名声吗?”

  话落,众人都惊讶的看着这样貌平平的女子,心中诧异她竟然是老爷子的徒弟,老爷子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老爷子与江湖中人结交甚为广泛,不可能有谁不要命了来冒充他的弟子,看来这个姑娘说的正是的了。

  白老太爷和白安宸皆是一愣,没想到云丫头(云姑娘)竟然是老爷子的徒弟,难怪医术高超。

  “你到底有什么苦楚,你为何不愿意承认?”白安宸走进,满脸痛心道。

  他刚刚听闻他竟然还有个弟弟在世,心中颇为高兴,一想到他竟然来做伤害白家的事情,心中又是气愤,如今见到不愿意承认,痛心不已。

  ‘白安宸’嗤笑了一声,“你们刚刚分明就在说谎,明明是那个女人生下我就将我丢弃了,如今您们去又在我的面前惺惺作态,表现出一副恶心的作态,白家的人道行果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是谁告诉你白夫人弃你不顾?是你亲眼见着,还是听人言语呢?”云凝雪瞧着白老太爷因为这不孝子污蔑亲母而动怒,连忙拉住他,上前问道。

  “那是我不过才刚出生,如何亲眼见得,自然是听人说的。”‘白安宸’道。

  “既然是听说,那就并不一定是真的,一个人说谎,那这还是谎言,若百个人,千人亦或者这世间所以的人都在诉说这一个谎言,那这谎言终究是成了真,那人同你道了十几年,就算是谎话在你心中也成了真话。”云凝雪反怼道。

  “不是……”

  云凝雪打断‘白安宸’的话,继而道:“再者,岭南一代向来太平,偏生这白夫人生产是就闹出了流寇,这是不是太巧了,我倒是有一事不明,不知将你养大的人,授予你这白家恶毒的人,是和出生啊?他又是在哪里将你捡到的呢?”

  闻言,‘白安宸’自觉地全身一阵,心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义父当年是流寇出身,也是在岭南一代住所,可义父说他是向义村捡到自己的……

  他猛然抬头,双眸中全是不明和惊恐,口中却还在做着催死的挣扎,“你骗人,明明是那个女人将我丢到了白家的别庄向义村,那里面的奴仆讲我是个没用的主子,便准备把我弄死,是义父救了我,你们别再编谎言了,我是不会相信德。”

  “胡说!”白安宸看着躺在地上,和他容貌一般无二的胞弟,痛惜道:“向义村早已被白家交给了陛下,陛下不愿打理这才让白家占管的,就算要丢弃你,我们也不会将你丢到向义村去!”

  “母亲和父亲倒地是死在哪里的,怎么死的,你若是不信,你大可以去问问岭南一代的人。”

  闻言,‘白安宸’自觉地晴天霹雳,二十多年了,他所认知的都在今天改变了将他养大的养父,竟然是杀父仇人,他狠的侧骨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亲人。

  “咻——”

  “小心!”

  伴随一阵箭雨划过的声音,云凝雪白岚铭沈煜最先反应过来,云凝雪白岚铭将白老太爷和白安宸推开,躲过了箭羽。

  沈煜长剑一处,挑段了那箭羽,谁成想,那箭羽中间还有一根银针,速度过快,来不得截断他。

  “呃……”

  那银针直接刺入了‘白安宸’的身体内,他双眸赤红,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熟悉的银针,抬眸看着远处消失的黑色衣角。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