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真是一场好戏啊。”‘白安宸’讥讽一笑,他身上被云凝雪的鞭子捆着动弹不得,只能斜靠在一旁的桌角处。

  “你到底是谁派来的,竟然这样来诓骗我做坏事。”闻言白二叔率先起身,一脚提在‘白安宸’的脸上,怒道。

  白岚铭上前将白二叔拦住,“二叔,你要是将他打死了,我们便什么也问不到了。”说完,将白二叔推到一旁。

  转眸看着‘白安宸’,凝眸道:“你究竟是何人?”

  闻言,‘白安宸’勾唇一笑,看着坐在轮椅上的白安宸,缓道:“我是谁?你问我我又问谁?”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将大家都说的云里雾里,心想这人,不会被打傻了吧。

  瞧着他脸上面具没有半分脱落的显现,云凝雪不禁蹙眉,到底是何等高人,经过白二叔那一招‘佛山无影脚’,这面具竟然丝毫没有掉落的现象。

  而且这,面具上还显露出被打后的红肿,当真是神奇。

  她到要上前去瞧上一瞧。

  “亮了,亮了!”

  就在云凝雪还未上前,忽然听到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

  众人随之望过去,便瞧见那被云凝雪甩出去的验身石,此时正发着紫金色的光芒,而燃起着一丝光芒的血液,竟然是从‘白安宸’身上流出来的。

  刚刚他倒地吐血,正巧那血就喷在了座子上,那血顺着流下去,正好滴入了验身石上。

  可这冒牌货的血为何会点亮这验身石?

  看U正,m版A章a节Ey上U)若rd年,网0#

  “你究竟是谁!”瞧此一幕,白安宸骇然,瞳孔微睁的看着瘫软在抵上的‘白安宸’。

  心中有无数个疑问盘旋在脑海。

  他的血为何也会让验身石有反应?

  见状,云凝雪快步走上去,伸手摸着‘白安宸’的耳后,竟然没有人皮面具的痕迹,又检查了一遍。

  回眸蹙眉冲着白岚铭和白安宸摇头道:“他没有带人皮面具。”

  什么?!

  两人为之一惊。

  云凝雪有现代的科学知识,自然清楚,除非是同卵双生,两个没有关系的人是不可能长得一模一样的。

  “你究竟是谁?!”白安宸几尽崩溃的看着‘白安宸’,父亲和母亲不是只有他一个孩子吗?

  那这人是谁?

  若他是白家的子嗣,为何又流落在外,如今又回来谋害白家的人。

  白老太爷也是震惊不已,险些站不住,幸好身后的丫鬟连忙搬来了椅子,让他坐下。

  “大郎和大媳妇只有宸儿一个子嗣。你究竟是何人?”白老太爷也是激动道。

  闻言,‘白安宸’只是勾唇一笑:“我是谁于你们白家人有何干系,如今这样,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说完,便轻闭上了眼眸,倒是一心求死。

  “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你的身份。”云凝雪瞧着沈煜从远处走来,淡笑道。

  “药箱带了吗?”

  沈煜点头道:“嗯。”将云凝雪特制的药箱交给她。

  “云丫头,你要做什么?”白老太爷见云凝雪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摆出来,不禁伸头问道。

  云凝雪拿出一个自己特制的竹针筒,消毒后,勾唇一笑,“验亲!”

  闻言,众人都觉得很是好奇,这验亲不应该是滴血吗?这姑娘拿出的这些东西长得奇奇怪怪的。

  “你要做什么?!”白老太爷瞧着云凝雪要用那么长的针戳白安宸,连忙将他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她。

  云凝雪翻了一个白眼,“放心吧,你孙子的腿都是我救回来的,难道现在还会害他。”

  说完将白安宸的衣袖挑开,淡笑道:“有点疼,忍住。”

  片刻后,便取了白安宸和‘白安宸’的血,然后便开始在一旁捣鼓起来,这一套道具,是她后面命人打造出来的。

  自从知道古代这个滴血认亲害死人的方法后,她便寻思了一套能采用现代高科技检验血亲的方法。

  虽然没有现在DNA技术的快速和准确,但相差也不大。

  “你家小姐究竟在做什么?”

  白岚铭蹙眉看着云凝雪在那边捣鼓许久了,不禁侧头询问沈煜。

  “小姐能利用这些东西检验出那人是否和白公子有血缘关系。”沈煜道。

  白岚铭诧异不已,“这检验血脉的方法不是滴血认亲吗?”

  沈煜摇了摇头,“小姐说了,那不准确,人的血型分为甲乙丙丁,哦,还有一种RH阴性血型,只要这些血型相符的,就算不是至亲,血液也会相融。”

  白岚铭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云凝雪的忙碌的背影,勾起了唇角,这女人果真叫他刮目想看啊。

  “好了!”云凝雪直起自己的老腰,沈煜见状连忙给她搬来一个贵妃椅,还加了一个毛毯。

  云凝雪捏着手中的宣纸,看了一眼‘白安宸’不安的眼神,又转眸看向老太爷,问道:“听闻白少主的父母在很早之前就去世了,不知老太爷可否将此时告知一下。”

  白老太爷一愣,有些犹豫,仿佛是不愿意提起往事,云凝雪也不是非要去戳人家的痛楚,解释道:“老太爷我并得想要提起的伤心事,只是有一事不明,听闻当年大夫人诞下白少主后便同大少爷一起遇难了,我就是想要了解一下当年的过往,或许便能解开这人的身世了。”

  “你不要胡言乱语,我与白家没有任何关系!”闻言,‘白安宸’有些坐不住了,连忙道。

  云凝雪勾唇一笑,不打自招啊,“既没有关系,你又怕什么?我不明白,你若真的是白家血脉,为何又要帮着外人来对付白家。”

  “我……”‘白安宸’被兑的哑口无言。

  见状,老太爷不禁对‘白安宸’的身份更加起意,思量了半响,还是准备将成年旧事翻出来。

  “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当年白夫人身怀六甲,已经快到临盆的时间了,却患上了产前郁郁症,大少爷为了缓解白夫人的心情,便安置好一切带着她出去游玩,放松心情,可不想刚路岭南地界,白夫人便羊水破了,马上要生产,但当时突发流寇。

  几人躲在一个安稳的院落,让产婆协助白夫人生产,刚刚诞下白安宸,流寇便寻来,白夫人和大少爷让贴身侍女,抱着白安宸悄悄离开,务必要将孩子送回白家。

  白老太爷得到消息后,连忙带着人来,可却只瞧见白夫人和大少爷的尸体,白安宸得那丫鬟的保护,倒是平平安安的。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