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凝雪很有眼力见的将验身石端道白二叔的手边,他拿起旁边的小刀,在手掌上划出一条口子,将红润的鲜血都滴在上面。

  等了半响,都没有见到有任何作用。

  ,若年)网#首《g发&D0/

  云凝雪心中也有些诧异,这验身石还真是神奇,等这件事后,她的找白老头借来玩玩。

  “看来二哥也不能将这验身石点亮。”白六叔在适当的时候开口。

  看着白二叔吃瘪一般的臭脸,勾了勾唇角,一天到晚,就想要贪恋白家的财产。

  有了白二叔出头,那些惦记白府家主位置的人,都纷纷上前,而白老太爷凝眸淡然的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但云凝雪知道,这老头子肯定拿着自己的小本本将这些人挨个记下来了,带回挨着收拾。

  终于在云凝雪快拿不起这块石头的时候,终于将白家的人都挨个试完了,的确没有一个人能匹配的上的。

  见状,‘白安宸’心中更是得意,腰杆挺直上前道:“我就说着验身时有问题,你们不信,现在还有谁想要试的都上来。”

  他大手一挥,打有一种所向披靡的感觉,对此,云凝雪只能挑眉笑了笑。

  “我来!”

  就在此时,一道洪亮清测的声音传来,众人闻声望去。

  只见那刚刚出现自责白家少主是冒牌货的公子,说来众人都还不知道此人是谁。

  “你是何人,这是我白府的内务,岂容你一个外人撒野。”白二叔轻蔑的看着白玉公子,冷声道。

  他们白家人都不能点亮这验身石,他一个外人又能如何,况且就算他走运点亮了,莫不是,他白家偌大的产业,要让这一个外人来接任?

  简直就是笑话。

  “二叔不用着急,我既说了谁都可以试,让这位公子试一下又如何,这公子一来就说我并非白少主,如果我不让,道显得我心虚了。”‘白安宸’一幅很是包容的模样。

  云凝雪站到公子身边,垂首。

  众人也没了兴致看,他们身为白家的血脉都没有办法点亮验身石,一个外人又能翻天吗?

  只不过是想要凑一下热闹罢了。

  就连白二叔也气恼的坐在一旁,孟和茶水,还不在意这边的事情。

  “亮了,亮了!”

  云凝雪手中的验身石,在滴入白安宸的血液后,便从滴入之处,慢慢开始从四周散发出光芒。

  莺歌在后面瞧见,觉得很是神奇,便叫出了声。

  这一声惊讶,让众人一愣,连忙凑上来,确定这验身石是真的亮了,瞧着白安宸的面容开始考量起来。

  都开始在私下议论,这白玉公子究竟是谁。

  “你到底是谁?”‘白安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双眸微眯看着男子。

  忽然想起了什么,瞳孔微睁的看着男子,却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你问我是谁,我道想要问一下你是谁?”白安宸嘲讽一笑,伸手从右耳后面取下一张人皮面具,露出出一张众人熟悉并且惊讶的面容。

  “霸占我的身份,潜入白府,究竟是为何!”语气如冰雪寒霜,带着刺骨的锋利,让人为之一怔。

  ‘白安宸’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被关起来吗?”

  说完,这句话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说漏嘴了。

  双眸一转,一掌打开身边的三公,幸好白岚铭眼疾手快,将三公救下,‘白安宸’飞身就想要逃跑。

  云凝雪将手中的验身石猛地甩出去,正好打在了‘白安宸’的胸口处,剧烈的撞击,让他猛地吐了一口鲜血。

  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凝雪飞身一脚将‘白安宸’踢飞,甩出腰间的‘红袖鞭’,直接将‘白安宸’给捆起来了。

  “想跑没那么容易,不让你脱一层皮,我就不叫你姑奶奶。”云凝雪淡笑道。

  “……”众人,这小小的丫鬟武功竟然如此高,而且……你犯得着去和一个贼子攀亲戚吗?

  “……”白岚铭,这女人,说话还真是!

  “好,云丫头好本事。”只有白老太爷拍手叫好,起身走到白安宸身边,担心道:“宸儿,腿伤如何了?”

  “已经大好了,爷爷不要为我担心。”白安宸笑道。

  白二叔听着两人的对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那个突然便性,同他一起将老头子关起来,谋夺白家家产的人,竟然是个冒牌货。

  而且老六带回来那个丫头,竟然会武功,而且老头子还亲昵的叫她云丫头,看来如今的这一切都是他们在算计。。

  所以他之前的做的事,其实老爷子是知道的,心中猛然一惊,连忙上前跪在老爷子脚边,哀伤道:“父亲,儿子错了,是儿子被这冒牌货蛊惑了心智,差点伤害了您老人家,儿子知错了。”

  如今老爷子已经全部都知道了,所以唯一的办法不是掩饰,而是大胆承认错误了。

  老爷子一脚将白二叔踢开,怒道:“哼,你同那冒牌货将老子囚禁起来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吗?”

  白蕊沁在一旁惊讶不已,听着父亲说的话,险些昏死过去,爷爷之前被囚禁,竟然还有父亲的份。

  连忙上前跪在白老太爷身边,求情道:“爷爷,孙女虽然不知其中原委,但父亲一直很敬重您老人家的,如果他犯了什么大错,孙女愿意承担。”

  白老太爷还是很心疼这个孙女的,她倒是半点没有学会老二的奸邪,为人温柔大方,他是不舍得惩治她的。

  可现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她就不该出来。

  “你倒是为了你老子着想,那老头子我呢,要是宸儿他们不来救我,老头子我就无辜冤死在里面了。”白老太爷没好气道。

  闻言,白蕊芯一愣,双颊沾满了泪水,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此事的确是父亲做错了了。

  “铭岚将芯儿扶起来,这事她在旁看着就好。”白安宸蹙眉道,此事他不能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必须严厉处置。

  他们这次竟然为了得到家主的位置,囚禁爷爷和他,若在不处理,这白家岂不是要翻了天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