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朕欠你母亲的,朕只能到了地狱才去偿还了,可朕欠你的,你能让朕来偿还吗?”南菱皇看着谢锦熙坚挺的后背,伤感道。

  而回应他的只是一声讥讽,“偿还,我这二十年过的地狱生活,明面上是皇子,可我从十二岁便过着刀口舔血的滋味,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的害怕吗?你知道一把刀子捅进我体内的痛苦吗?我这二十多年,你都没有参与过,你现在又拿什么来偿还。”

  闻言,南菱皇自觉地心口一痛,他早已听闻过北裘战神的名号,自然也明白这战神的称号并不知那么好的来的,可如今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原来他心中是这般的苦。

  是他的错,他没有能力保护好妻儿。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怯弱,没有能力保护好妻儿,你恨我是应该的,你母亲恨我是应该的。”南菱皇站起来,轻笑道,浑浊的双眸被泪水侵蚀,“这里面有你母妃留下的很多东西,你好好看看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这次南菱皇用的事‘我’而不是‘朕’,他是在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和谢锦熙对话,来自一个父亲的苦涩。

  “这就想要逃跑了?”南菱皇快要踏出院子时,身后忽然传来了谢锦熙的声音,他背脊一僵,却未动作,只听他又道:“前二十年的苦楚陛下难道不应该用往后余生才补偿我吗?……父皇……”

  父皇……

  父皇……

  父皇……

  这一声父皇足足在南菱皇脑海中回想了无数次,自从他出现,南菱皇便幻想着这孩子叫他一声父皇的模样。

  一样的,一样的,都是这般的悦耳动听。

  南菱皇猛然转身,浑浊的双眸里沾染了泪水,看着谢锦熙笑道:“好孩子,好孩子,是父皇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子,让你们受苦了。”

  谢锦熙身后抱住他,踏实温暖的感觉让他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母妃从不肯抱他,即便是在大雪天他哭嚷道要她抱,也会被他推开,北裘皇就更别说,他对他的好感器重,来源于他能上战杀敌,为他谋取更多的利益。

  所以与北裘皇,他们更像是臣子与君王的关系。

  而怀中这个男人,他能感受到他的温度,他是爱着他的。

  掀起眼皮,看着这院中熟悉的一切,心中不禁好笑道:母妃你终究是爱着这个男人的,要不然为何你的宫殿会和这间院落装饰的相差无二。

  还有为何我的名讳中会有一个‘熙’字,难道这又不是您在怀念这个男人吗?

  只是你不敢承认,你觉得承认了,便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你爱的那个人,却拥抱着别的女人,坐在帝王的位置上笑看天下。

  可惜您错了,这个男人爱你,爱得深沉,是您的倔强将您们分开了。

  所以你拼了命想要我登上帝位,无非就是想要与这个男人争个高下,还真是好笑啊,母妃您若在天之灵,可会为您的幼稚感到好笑。

  “好孩子,朕这就下去安排祭拜入族谱一事。”南陵皇喜悦道。

  他真的很高兴,自己期盼已久的儿子终于回到了自己身边,而且还这么厉害,兰儿你若在天有灵,一定也会为我们感到高兴的,对吗?

  “父皇,这消息最好要传的越大越好。”谢锦熙抑制住南陵皇的喜悦,淡然道,“我们背后还几条响尾蛇,要是不给他们当头一击,恐怕我们还与遇到很多的难关。”

  闻言,南陵皇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太后一族不是好对付的,熙儿是他的嫡长子,南陵自古有立储立长的说法,太后肯定会将熙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断然不会就此让他入了族谱。

  “熙儿,你打算如何?”南陵皇将话题跑给谢锦熙。

  关于这个孩子的传闻无数,如今他倒是想要亲自见一见。

  谢锦熙如此聪敏,又怎么会不南陵皇心中所想,勾唇一笑,嘴角带着一丝邪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谢锦熙要开始布局了。

  “儿臣自有打算。”

  站在院外的冷啸瞧此,不经身子一颤,这个笑容他曾在战场见过,那时候王爷也是这般一笑,结果那敌军就被全素歼灭到那万丈岗。

  ‘e看正版章J节上*若/E年E网◎0!{

  冷啸现在有点同情太后一族的人了。

  ……

  白府——云凝雪站在白岚铭的身旁,看着眼前的阵仗最近抽了抽,用手肘捅了捅旁边风前云淡的男子。

  “这架势,确定不是白家娶媳妇或者嫁女儿?这接任也太浓重了吧,搞得好像帝王登基似的。”

  从白府前厅就开始规矩的站着一排排的丫鬟小斯,一直延伸到这后院祠堂,而且每隔10米左右,就摆着一个火盆,旁边还有一个小斯端着一盆净水。

  至于这祠堂从内到外,站了无数的白家长辈,当然除了白安宸这一系嫡出,其余的都是庶出。

  这些人不愿离了白家棵大树,便始终不愿意分家出去,造就了如今白家这一大家子人。

  云凝雪忽然有些同情白安宸,要是他接任了白家,这背后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啊,还有一些是一心惦记他这个白家家主位置的人。

  白岚铭淡然一笑,“胡说什么?继任家主之位不能儿戏,但也不能于高堂之人比较。”

  “那那些火盆和水盆是做什么的?”云凝雪继而问道。

  “这火盆一共有七七四十九个,只要跨过这些火盆,代表此人有决心带领白家走过无数磨难艰险,至于那水盆,也一共是四十九个,没过一个火盆就需要用里面的净水洗脸,商人最注重明心明镜这才不会将账算错,所以过了这四十九个水盆,就是要警示他,此后一定要心如明镜。”

  白岚铭一一解释来。

  “这么多规矩?其实啊,这些说白了都是虚假的,好不好是要看以后对白家是否有了功绩,提子衣袍过火盆便不会烧了衣服,用帕子擦拭这水便不会进眼睛,可这家主的位置就不一样,哪怕提着衣服走,没坐好,没管理好下面的人,照样引火烧身。”

  “而这眼睛擦的太干净,反倒看不清是非,被那些假象所蒙蔽,再者,这位置上有太多的诱惑,金钱、美人,有两句老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英雄难过美人关’,所以总规到底,是要看接任家主之人品行如何,而且还不能单看一时的品行,而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辈子的品行。”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