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才,甘愿来为白二爷卖命,难道真是应了那句,有钱能使鬼推磨。

  可这人一看双眸就是心术不正之人,而且她刚刚看了他的手掌,手掌之间有许多的老茧。

  如果一个人的易容术要达到登峰造极的花,那她的手一定要若婴儿般嫩滑,这样才不会将面具弄伤。

  这人的手一看就是习武之人,看来是团体作案!

  “我觉得也不像,二叔虽然贪恋白家的钱财,但是他自来没有什么大志,与江湖官场中结交的人,也并非什么能能人异士,最多是有点钱和有点权的纨绔子弟。”白岚铭点头,也赞同云凝雪的想法。

  “你有什么想法?”忽而又抬眸看着云凝雪问道。

  这女人点子太多了,每次都出乎人意料,这次他也想听听她的意见。

  闻言,云凝雪神秘的笑了笑,“山人自有妙计,至于……”

  “呕~”

  话说道一半,云凝雪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口不舒服,顺便便干呕起来了,这是孕吐的症状。

  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是孕吐子厉害的时候。

  “怎么了?最近你怎老是这样?”白岚铭连忙上前扶住,拍着她的后背,凝眸道。

  云凝雪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块特质的香料,闻后这才消停下来。

  “云丫头你……”白老太爷都是过来人了,以前妻妾无数,现在儿媳无数,一看云凝雪的这个症状,便猜出一二,又想起刚刚白岚铭看云凝雪眼神中的闪动。

  瞬间抄起手边的拐杖,就朝百岚铭打去,边打还边道:“你个混小子,谁教你的这么干的,这事要是传出去,你要云丫头怎么做人!”

  白岚铭被打的闪躲,却有些懵,一手抓住白老太爷的拐杖,无奈道:“爷爷,您这是做什么?我做什么了啊?”

  “云丫头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说没做什么?!”白老太爷扯了两下,没有彻动,更是怒道。

  “……”白岚铭,无奈加震惊!

  “……”云凝雪,震惊加心虚!

  “她怎么可能……”白岚铭连忙解释道,忽而又想起最近云凝雪老是干呕,身子一怔,侧眸瞳孔微睁的看着她,“你……”

  见状,云凝雪故作镇定的拍开白岚铭的手,冲着两人一笑,其实是心虚一笑,但被她掩饰的极好。

  “你这白府处于山腰出,北裘又是低平地,来了这几日我委实有些习惯不了,但为了不给你们添麻烦,便没有说,加上这地区的吃食偏甜,而我是无辣不欢,反反复复折腾这几日,我就把胃给伤了,这才会出现的干呕现象,竟然让你们误会了。”

  Y}最#新m章节_r上◎v若年k网0、

  只有她自己知道,两双眼睛盯着她,这一套话说下来,她自己有多紧张,背后全都是冷汗。

  不是她不愿意承认,在这个古代未婚先育,不禁对怀孕的女子有害,这肚中的孩子更是要背负一辈子的骂名。

  这白家人多口杂,要是让这两位知道了,万一整天想着给她弄什么补品,被下面的人知道了,传出去到时候就麻烦了。

  她就算在混蛋,在不要脸面,可她的为她肚中的孩子考虑啊。

  还有一个原因,她怀孕的事情一旦走漏风声,可能就会给害他人一个可乘之机。

  “是这样啊!”听后,白老太爷有些失落的收回拐杖,还有些埋怨,好似云凝雪的一句话,就将他的孙子给打掉了一般。

  云凝雪思前想后,正盘查自己的话中是否还有漏洞,忽然感觉自己悬空起来,竟是被白岚铭打横抱起来。

  “既然不习惯怎么不早点和我说,从先开始你就好好的在房中呆着,白府的事情还不用你来操太多的心。”

  白岚铭双颊有些微红,但神情却是很严肃。

  “……”云凝雪。

  还来不及多说话,就被白岚铭抱着悄然出了院子,回到了她的院子。

  白老太爷瞧着白岚铭此举,颇为满意,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欣慰道:“不错,这个榆木疙瘩也算是开窍了,现在没有孙子无所谓,相信过段时间就有了,只是不知道他那孙子什么时候开窍。”

  想起白安宸,白老太爷的神情又重了一份。

  ……

  南菱国——“这里面是你母亲离开之前留下的每一件东西。”

  南菱皇将谢锦熙带到曾经的太子府,他虽然登基称帝,但是这里面却被他保存完好,就算是夜瀚默贵为太子了,也没有让他住进来,而是另外给他修了一见别院。

  谢锦熙抬眸,‘凤熙苑’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应该是南菱皇的手笔。

  推门走进去,里面很是简约,又很是精致,而且格外的熟悉……

  “当年我被朝局所控,太后将李皇后嫁给朕就是掌控朕,当时你母妃不见了后,朕亲自去找过,可却半点消息都没有,可朕从来没有忘记过你的母亲。”

  “曾经朕年少轻狂,与你母亲惺惺相惜,以为待朕登基称帝,便可以将她迎为皇后,朕甚至为她立下过废除后宫佳丽三千的诺言,可惜,世事无常,朕还是疏漏了太后的野心。”

  “她将李皇后安插进了太子府,造成了朕和你母亲的误会,你母亲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若朕只是平明百姓,朕自当舍弃一切,即便寻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她找回来,可朕贵为一朝天子,国不可一日无君,朕肩膀上的责任太重了,丢不掉,也不能丢掉。”

  说着,南菱皇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瘫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摇了摇头,“可朕终究是个男人,有一个爱的女人,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儿子。”

  “朕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你们,所以才将这里保留下来,就是为了等朕寻回你们,便让你们在这里居住,那个皇宫太脏了,不适合你们。”

  皇宫太脏了,不适合你们!!

  皇宫才是你的去处,你需要要夺下帝位!

  这两句话一直回想在谢锦谢脑海中,后一句是曾经养育了他二十几年的生母,一个是才谋面数次的生父。

  勾唇一笑,带着疾风。两行清泪缓缓落下。

  别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