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白岚铭瞧着云凝雪忽然捂住胸口,脸色苍白至极,担心道。

  胸口跳的很是急促,让云凝雪有些不安,摇了摇头:“无碍,只是胸口忽然抽痛,我……”

  忽然拉住白岚铭,“我心中很是不安,我怕是哥哥和父亲出事了。”

  见状,白岚铭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云将军和云少主吉人自有天相,你切莫担忧,等摆平了这里的事,我同你一起去寻找他们,顺便找寻舅舅的下落。”

  这几日白岚铭在白府大大小小的院落都找了,都没有发现有云泽逸的踪迹,看来他并没有在白府。

  云凝雪点了点头,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凤眸微凝,低声道:“人来了。”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纷纷藏入了房间的角落,老太爷躺在床上敛出一副病态。

  其实这几日通过云凝雪的治疗,老太爷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今日为了演一出大戏,云凝雪特意为他画了一个妆,看起来因为长期不接触太阳,而显得皮肤苍白。

  片刻后,屏风后跨出一个男子,云凝雪躲在暗门后定眼一瞧,心中暗暗吃惊,这人无论是从模样,身材,谈吐竟然和白安宸都一般无二,难怪就连最熟悉白安成的白老太爷和白岚铭都未能认出他。

  “爷爷安好。”那冒牌货走进虽然是恭恭敬敬的行礼,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墨阳。

  也不怪,他本就不是这白家真正的孙子,以前老太爷还未被囚禁之前,让他乖乖奉承他还愿意,如今老太爷已经成了他牢笼中的金丝鸟,他那里还肯好言言语。

  “听说,爷爷想通了?”简单的行礼后,‘白安宸’坐到一旁的贵妃椅上,翘起二郎腿。

  如今别说白老太爷了,就算是整个白家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了,他那里还会给什么好脸色。

  “哼!”见状老太爷也只是冷哼了一声。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人不是他的亲孙子,他才不会为这种人伤心呢。

  “反正这东西也是要交到你的手里,早交晚交都是要交的,老头子还想过几天安生日子。”老太爷一副想通了模样。

  闻言,‘白安宸’勾唇笑了笑,拍手道:“对嘛,您老人家早点将家中的一切事物交给我,也好修养生息,一天到晚扫操心,也活得长久。”

  “爷爷将暗门钥匙给我吧。”‘白安宸’起身走到白老太爷前面,一脸笑意道。

  只不过这个笑意格外的邪恶,还带着一点得逞的表情。

  “你现在就想要暗门钥匙?”白老太爷嗤笑了一声,“看来最近你的脑子都丢进粪坑了?”

  “什么意思?”‘白安宸’蹙眉道,“难道你想要反悔?”

  这个老头子真的是太难缠了,起初他假扮成白安宸时,还是好好扮演角色,每日早安都没有拉下,可这死老头子就是不把钥匙交给我。

  最终主上已经等不及了,最终只能将他囚禁起来。

  本想自己想办法搜出这个暗门的位置,可他都快吧这个白府翻出个顶朝天了,都没有找到暗门钥匙。

  “整天就想着这暗门钥匙,老头子我与你说的你都全忘记了?”白老太爷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颇像爷爷在教训孙子的时候。

  云凝雪就怕老爷子知道这个是冒牌货后,露出什么马脚,到时候打草惊蛇了,所以便嘱咐老太爷,一定要拿出教训白安宸平时不听话的态度来教训这个人。

  好在老爷子将她的话听进去了。

  “这暗门要是必须要经过三公会审,然后我才能私下将这个暗门钥匙交给你,这个暗门钥匙本就只有嫡亲的血脉才知道,而且三公哪里另外还有三把其他的钥匙,必须将这四把钥匙合并在一起,才能打开,要是我如今就直接交给你,一来你也打不开,二来要是让下面那些庶系血脉知道了,这暗门恐怕以后都没法安生了。”

  老太爷依旧一副语重心长道。

  闻言,‘白安宸’黝黑的双眸不停的转动,思量着老太爷说的话有几句真几句假,要是真的三公会审,他本就不是真的,到时候会审出什么岂不就麻烦了。

  可他了解过,这个老太爷的确是很是疼爱这个孙子,而且嫡庶观念很是重,这件事可能白老二可能真的是不知道的,但不知道他从哪里得知来的。

  也许是以前偷听老太爷和百安城的对话也是有可能的。

  主上已经过问过两三次这边的情况了,要是他还没有做出一点成绩了,恐怕会被主上怪罪。

  ¤更y新:}最快上$b若S年q)网u0

  垂眸半响后,‘白安宸’笑嘻嘻的坐在白老太爷的身边,替他捏着胫骨,笑道:“爷爷,孙儿以前有些混账,您老人家说的一些话给忘记了,这三公会审倒地是如何的?孙儿万一没有过呢?”

  白老太爷给了‘白安宸’一个爆栗子,没好气道:“这三公会审都是走个过场,这是我白家的产业,是看中这几位老人,才将他们立为三公的,其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手中拿的是暗门的钥匙。”

  “原来如此。”‘白安宸’一听只是走一个过场,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起身拜礼,“那好,孙儿先下去准备吧,明日便三公会审吧。”

  说完转身离开。

  “真是个无耻小人!”

  在他走后,白岚铭走出来,冷声道,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扮成他人欺骗长辈不说,还想谋夺其产业。

  “老头子我真的是忍住没有一掌将他打飞,小云儿我表现的不错吧,只可惜啊,这贼子怕漏出破绽,带的时间太短了,不然老夫还要好好表现表现。”白老太爷笑嘻嘻的看着云凝雪。

  闻言,云凝雪抽了抽嘴角,这几日相处下来,云凝雪觉得这个老头子和最初见的十分不像,颇有一幅老顽童的架势。

  所以刚刚他是演戏上瘾了?

  之前一心担心自己宝贝孙子在外面过得好不好的人,去哪里了?

  “是,您老人家表现的最好了。”云凝雪笑道,“对了,这人我怎么看着都不像是二爷的人。”

  云凝雪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这种易容术简直是登峰造极啊,无论同形态和动作语气都与白安宸相差无疑。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