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侍卫瞧着白安宸是个不能行走的,长得也端正,不像是什么坏人,便点头答应了。

  “公子为何在这里唉声叹息,可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的事情?”白安宸问道。

  云泽逸苦笑一声,“如今我这生活过的倒是极好,身旁又无数的人伺候,每日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

  “那公子还在忧愁什么呢?”白安宸不解道。

  他如今家中还住着一个冒牌货,他心中更多的苦楚啊。

  云泽逸摇了摇头,“这种生活若再过几十年来说,对我固然是好,可如今好男儿却被困在这里,有什么好的,要是可以我倒是宁远出去碰的头破血流,也不要被困在着一方小院子。”

  闻言,白安宸读懂了他话中的含义,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又看向马车旁边守着的侍卫,双眸一转。

  “莺歌,你拿着酒钱去请那大人吃酒,我在这里与这位公子聊一会天。”白安宸道。

  他们这旁边就是一见小酒谱,既然有人请他们吃酒,那些侍卫也没有拒绝,就算他们吃酒,但也能看到云泽逸所站的位置。

  “行了,别担心,他现在的身子骨也跑不了的。”一旁的侍卫替另一个侍卫到了一碗酒,道,“我们都好久没有出来喝酒了,公主每日守着这白面公子,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

  另一个侍卫蹙眉,低声呵斥道:“不想活了,竟敢在背后议论公主,这公子是公主是心尖肉,我们定然要看好,不然脑袋就不要想要了。

  “公子,可是遇到什么难处了?”白安宸看着云泽一蹙眉道。

  他是故意让莺歌将那两个侍卫调走的,这些侍卫都是有武功的,刚刚他们离得太精,必然能听到他们说话,如今虽然能看到她们,但相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再加上靠近集市繁闹,想要听清楚他们说什么,还是有难度的。

  云泽逸朝白安宸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侧眸装作在看风景,慢道:“我被人囚禁在西角的以三进三出的院子里面,我家中出了事,我必须要马上回去。”

  “可需要我帮你什么?”白安宸蹙眉道。

  “多谢公子,我只有逃走的办法,这几日劳烦公子多来这岸边几次,等这些侍卫松懈了,我便有办法逃走了。”云泽逸道。

  其实他最开始就是想的这个办法,他必须先出来,在让夜婉儿的人放松警惕,这样他才可以想办法逃走。

  这几次出来,他都没有什么异常,其实他在暗中观察这周围的地形,就是为了逃走。

  如今云家是个什么情况,他不知,父亲和妹妹如今又是什么模样,他不知道,现在他只想去找到他们。

  所以他必须要出去。

  和白安宸达成共识后,便多次都出去寻他。

  “公子最近可有什么异常?”夜婉儿看着暗卫送来的信件,一遍问道一遍蹙眉。

  她将云泽逸囚禁在这里也是为了他的身体,其实暗中她都在替她寻找云凝雪和云博树的下落。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告诉他,就是他得到失望的消息,如今果不其然,北裘一场大火,烧毁了云家的所以,云凝雪不知所踪。

  她也派人去战场上寻找云博树的身影,可都是了无音信。

  如今这封信倒是带来一个好消息,在漠北一带,有人瞧见云博树的身影,但都不敢确定。

  等云泽逸伤好一些,她的消息在拿到多一些,她便带着他去寻找他的父亲。

  “公主不好了,不好了。”夜婉儿将信件赛会袖中,瞧着冒冒失失走进来的丫鬟,蹙眉道,“什么事这么着急?”

  忽而想到今日是这丫鬟跟着云泽逸出去的,连忙冲出来拉住丫鬟道:“可是公子出什么事了?”

  那丫鬟摇了摇头,又点头道:“不是,……是……是公子不见了!”

  不见了?!

  夜婉儿猛地一怔,手中的信筒被她捏扁,满眼都是受伤,“他终究是不信任自己。”

  +u若年qx网K首●V发…0e

  心中猛然想起这几日他频繁出去的事情,原来他早有打算,他根本从一开始就不信任自己,想着如何逃离自己的身边。

  “来人备车!”夜婉儿怒道,云泽逸我不会让你在离开我的身边的!

  ……

  一辆马车悄悄驶出小镇,云泽逸跳下了马车,同白安宸作揖道:“兄台多谢相助。”

  白安宸摇了摇头,“多保重。”这几日相处下来,他与云泽逸十分投缘,要不是不同时,他真的想和他成为好朋友。

  道别后,白安宸便让车夫又驾着马车从小道回去,今日白家还有一场盛宴在等着他呢。

  他可不能迟到。

  云泽逸道别后,开始朝北走去。

  可还未走多久,就听到的身后的马蹄声,已经铃铛的声音,他大骇,夜婉儿腰间又一串铃铛,每每走过,都会带着悦耳的铃声。

  他听了十几日,自然能分辨的出来。

  这么快就追来了!

  不行,他不能再回去了。

  查看了周围的地方,云泽逸朝着山间跑去,可他的身影早已被夜婉儿瞧见,直接上前去拦住他。

  可这山间陡峭,马儿上不去,几人只好徒步上前。

  “不要跑了,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到你。”夜婉儿有些生气的看着云泽逸。

  他的伤还没有好,就这么消耗体力,真的是不要命了吗?

  闻言,云泽逸一怔,取下腰间的香囊,将其扯开,里面竟然夹着一层荧光粉,猛地丢在夜婉儿的脚下,“卑鄙!”

  他本以为他的计划已经够精致的,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从始至终都没有信任过他,所以会才在给他的香囊中放入荧光粉。

  有了这个,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她都能找到他。

  如今前面是夜婉儿,后面的悬崖,云泽逸垂眸,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我是永远不会娶你的!”

  说完跳下了悬崖。

  “不要!”夜婉儿大骇,声音刚出来,受伤动作更为快速,直接甩出鞭子缠绕在云泽逸的腰间,随着他一起跳入了悬崖。

  “公主!”侍卫们都大惊。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