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白岚铭诧异道。

  闻言,云凝雪更加吃惊,这白岚铭是北裘的皇嗣没有错,她这几日翻来覆去想了一下,白岚铭极有可能便是当年嫁入北裘的楼兰公主所诞下的。

  当时这个事,还是锦熙告诉她的,当年楼兰和北裘争夺地盘,楼兰不禁输了,还将自己的女儿嫁过来抵罪。

  败国公主自然嫁过来不会受到什么待见,但这公主生的极其美丽,所以先皇还是很疼爱她。

  可惜啊,当年楼兰公主的诞下白岚铭后,便大出血死了,而且白岚铭有生在阴年阴月,国师又判定他是天煞孤星。

  先皇不能明目张胆的将白岚铭给弄死,只是将他发去了冷宫,一个刚出生的娃娃,被丢弃在冷宫,就算有楼兰公主的侍女照顾,最终也没有挨过满月便死了。

  可如今这死去的皇子却在白家出现了,若猜的不错,老太爷口中的瑞昱公子又是谁,为何白岚铭会叫他舅舅。

  莫不是楼兰的那个皇子?

  楼兰和江北相差甚远,瑞昱公子怎么会认识娘亲呢?

  一团团的迷雾将云凝雪都给弄晕了,不知道该从哪里理顺起走。

  而老太爷知道的东西也很少,“当年瑞昱公子游历大江南北,曾经救过安宸的父母,便结拜成了兄弟,当年瑞昱公子将你送来的时候,我们本想将他留在白家,至少这里也算是他的一个家,但瑞昱公子说他要去寻找一个人,瞧着他当时的表情,应该是对她很重要的人。”

  “走之前,他将这幅画留在了这里,说见到了这个女子一定要告知他,并且一定要想办法将这个女子留下来。”

  “瑞昱公子是何时来的?”云凝雪急切的问道,她中有一种感觉,或许娘亲当年并没有死。

  因为年纪太小的缘故,虽然她心智是成年人的,但当时年纪太小,每日都昏昏沉沉的,睡眠十分多。

  只知道每次见到娘亲的时候,她都比上一次更加虚弱。

  如今向来,倒是有很多的谜团未解开,虽然她是再活一世,但这个古代的女子毕竟是她的娘亲。

  她的体内又她的血脉留存这,若她真的还在人世间,她一定会将她找到。

  白老太爷思索了一会道:“是陈元七年。”

  “陈元七年?”云凝雪有些不可思议道。

  娘亲是在陈元六年就去世了,为何这个瑞昱公子却在陈元七年还在寻找母亲的下落。

  摇了摇头,“不可能,娘亲是陈元六年去世的,这个瑞昱公子会不会还不知道娘亲去世的消息?”

  白老太爷摇了摇头,“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若不是今日瞧见姑娘的面容,老爷子我还想不起这幅画来呢。”

  “那现在可有办法联系到瑞昱公子?”云凝雪道。

  白岚铭摇了摇头,瞧着云凝雪失落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道:“也许我能找到舅舅在哪里,等这里的事情已解决,我便陪你去找舅舅可好?”

  云凝雪点了点头,很是感激的笑了笑,忽而又道:“对了,还有一事,实不相瞒,此次我来就是为了寻找我哥哥和父亲的,一路追查道这里,便没有踪迹,我想是不是白家的人将他们救了。”

  闻言,白岚铭有些诧异道看着云凝雪,外面都在传云家父子战死沙场,听凝雪意思是说,他们两人尚在人间。

  “此事我会帮你查的。”以免老太爷继续追问,白岚铭连忙道。

  三人赶在守卫回来之前,将所以的事情全部是商量好,只等下面坐等看好戏了。

  白家即将要上演一场大戏了……

  “你不用跟着了,我就出去走走,你去做好云小姐的交代的事情,我如今这个模样,也帮不了你们什么。”白安宸坐在轮椅上,有些惆怅。

  这半个月来,他虽然不能起来行走,但已经比最初只能躺在床上好多了。

  这白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本应为是他这个做少主来忙,却不想劳累一个才见面几日的姑娘,说来心中很是惭愧。

  但于事无补,只能想着不要在给他们天乱就好了。

  “少爷,您的披风。”后面传来了一道女声。

  白安宸又道:“沈煜你放心了,我会让莺歌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的,不会有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沈煜犹豫了一下,今天的确有要紧的事情要忙,这会子有暖阳出来,他也不好让白安宸在房中带着。

  他知道白安宸在房中憋着也很是难受,如今想要出来走走,他也不会打扰了他的雅兴。

  “莺歌,你好生照顾少爷,切莫让他磕着碰着了。”沈煜叮嘱出来的少女。

  莺歌是他们从牙婆子手中买回来了,也算乖巧,也很会在照顾人。

  “是。”莺歌将披风给白安宸盖上,垂眸道。

  待沈煜走后,白安宸看着这和煦的暖阳,眉目之间却还是有散不去的忧愁,“去江边走走吧。”

  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m正版I)首d发0

  莺歌看着白安宸神情很是浓重,心中疑惑不已,少爷的腿终于好些了,怎么她感觉一点都不开心啊。

  “百花凋零冷多愁,善水忽留情自伤。”

  两人刚到江边,便听到一句包含了悲伤的诗,白安宸侧眸,便瞧见江边站着一个白衣公子,背影生的玉树临风。

  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人现在和他带着同样的悲伤,便让莺歌将他推过去悄悄。

  “百花无人赏,想必这是一朵花最大的悲哀了吧。”

  云泽逸被这冷不丁的一句话一愣,转身看着被侍女推过来的玄袍公子,伸手做了一个礼数。

  “我这腿脚不便起来,就只能这样了,抱歉。”白安宸同样做了一个回礼,只是淡淡一笑。

  “无碍。”云泽逸笑道。

  身后的侍卫瞧见两人攀谈,上来询问,就被云泽逸喊道:“我与这公子说一会话,你们在哪里带着就好。”

  他这段时间都会来这里站一会,夜婉儿没事的时候便一直黏在他的身边,有事不能来,但也为了不扫他兴致,也准许他出来,但只是必须有人守着。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