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个样子是最诱人的,陆鼎铭盯着她看,喉结动了动。

  张晴羽意识到什么,立即推着他往主卧室的方向走去。

  和他挥了挥手道别。

  陆鼎铭无奈,眼睛里带着一抹难受,只好压下自己内心的火。

  张晴羽进了贝奇所在的卧室,和她闲聊了几句,就安慰她睡觉,半个小时后,贝奇才终于睡着了。

  凌云一直试图给贝奇打电话,可打了好几次,都显示对方已关机,自己急了一脸,只好到贝奇家里找,拿着钥匙进门却没见到她人。

  顿时想到了什么,掏出手机给张晴羽打电话,张晴羽接到电话时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已经睡熟的贝奇,心下一安,松了一口气,拿着手机出门了。

  “晴羽姐,贝奇有在你们家吗?”凌云略显紧张的声音传来。

  张晴羽眉头一凝,语气也好不到哪,问,“你事情处理完了?”

  凌云似乎一瞬间就听出张晴羽在问他什么事,开口道:“是,我都和我家人解释清楚了。”

  “嗯……”张晴羽轻应了一声,倒是挺靠谱的,办事效率也很好。

  缓了缓,张晴羽才重新开口:“她在我家,现在睡着了,你明天再来接她吧。”

  凌云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眉头却一直紧皱着。

  “好。”凌云带着凝重的语气,同意了。

  虽然他迫不及待想现在就和贝奇解释,可她已经睡着了。

  回想起今晚见她离开时的眼神,心里隐隐作痛。

  张晴羽挂完电话就蹑手蹑脚地回到回卧室。

  一眼就瞧见陆鼎铭坐在床上,拿着一本书在看,看样子好像是法文。

  她最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家里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我们家是不是少了一个人啊?”张晴羽随意问道。

  陆鼎铭挑眉,稍一回想,似乎确实少了个人。

  原本借住在他们家的萧北辰!

  “没有。”陆鼎铭果断地回了一句。

  张晴羽皱着眉,又弄了弄自己的头发,实在是没想出来,“那估计是我想多了。”

  张晴羽拿着陆鼎铭的睡衣走到浴室,挂好之后,开了门对外喊了一句:“鼎铭,洗澡了。”

  陆鼎铭眉眼带笑,调侃道:“夫人这是在邀请我?”

  张晴羽:“……”

  “既然夫人这么诚恳的邀请,我当然不能拒绝了。”陆鼎铭放下书,站起身,与张晴羽对视了一眼。

  陆鼎铭自己不方便脱衣服,张晴羽只好靠近帮他脱,嗅到他身上的香味,莫名紧张了起来。

  陆鼎铭突然将自己的头靠在张晴羽的肩膀上,声音低沉,“晴晴,你好香啊,我们一起洗吧。”

  张晴羽假意一推,又不敢太用力怕碰到他的伤口,“胡闹,等下伤口感染了这么办?”

  陆鼎铭看着缠着绷带的手,一脸不悦,闷闷的。

  张晴羽嘴角一勾,直接在他的嘴唇上一吻,“好啦,别难过了。”

  “唔……”

  话落,她的嘴唇就被陆鼎铭给堵住了,一吻下来,满脸绯红。

  “洗澡啦。”张晴羽频频一笑。

  陆鼎铭很乖,一直盯着张晴羽看,也没说话,就任由着她帮自己脱衣服洗澡。

  在触及陆鼎铭的腹肌时,眼神稍稍一晃,有些害羞地低下头。

  可低下头,也看到更加不该看的,连带耳根都红的不像样了。

  明明两个人都这么熟了,可她还是那么容易害羞。

  张晴羽胡乱给陆鼎铭洗了一通,随后就开始冲水。

  陆鼎铭注意到她的一举一动,唇角勾起一抹坏笑。

  等他手好了,晴晴身体也养好了,到时候就可以吃了。

  “好了。”张晴羽声音有些轻颤。

  ●最@u新◇章p节=上_若年n网0^{

  陆鼎铭一眼瞥见自己肩膀上还有点肥皂,也瞧见张晴羽不敢正眼看他,出声提醒道:“这还有泡呢。”

  “啊?”张晴羽抬头与陆鼎铭对视一眼,就见他下巴努了努,果然见到肩膀上白花花一片。

  眼里闪过一丝尴尬,随即拿起花洒给他喷水,在确认好没事的时候,终于关掉花洒。

  “穿衣服吧,别等下着凉了。”张晴羽给陆鼎铭擦好身子之后,拿着睡衣给陆鼎铭穿。

  终于弄好一切后,见陆鼎铭已经走出去,张晴羽这才松了一口气。

  谁能知道她刚才忍得有多难受。

  简直是羞死人了。

  ……

  翌日清晨。

  凌云一早就拿着玫瑰花上门。

  “贝奇还在房间睡觉,你自己上去找她吧。”张晴羽见凌云道歉诚恳,脸上带着一抹愧疚,也不忍心再说他。

  “谢谢你们。”凌云给陆鼎铭和张晴羽鞠躬道谢。

  “嗯。”张晴羽轻点了一下。

  佣人带着凌云去了贝奇所在的房间。

  凌云进了之后,怕吵到贝奇,动作都极其轻盈。

  望着贝奇的睡眼,眼角带着笑意。

  贝奇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

  “你、你怎么在这?”贝奇猛地坐起身,警惕地望着凌云。

  “贝奇,昨晚的事,我之前真的不知道,都是我奶奶担心我而自作主张定下的亲事,我昨天已经和他们说清楚了,这种事以后绝不会再出现,你放心,你可以原谅我吗?”

  凌云眼里隐隐带着紧张,深怕贝奇就此放弃他。

  忽然想起来什么,将手里的花递给她,“贝奇,对不起。”

  贝奇昨晚还郁闷的心情,在听见凌云的解释后,瞬间开朗,加上嗅着鼻尖的花香,抿着唇,“嗯,我相信你。”

  凌云顿时咧嘴一笑,激动地拥她入怀,“谢谢你,谢谢你。”

  几秒钟之后,凌云就松开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一打开,赫然是昨晚的戒指,严肃而凝重地看着贝奇,“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剧情转换太快,贝奇有点没反应过来,可下一秒却像是想开了。

  凌云这是怕自己真的不要他了吧。

  贝奇点了点头。

  凌云原本严肃的表情瞬间染上几分笑意,小心翼翼地将戒指戴在贝奇手上。

  “贝奇,我爱你。”

  贝奇的心不由地颤了颤,回了一句:“我也爱你。”

  “好啦,等下去吃饭吧。”贝奇压抑着眼眶里的泪水,立即转移了话题,可眼睛却一直盯着凌云的脸看。

  “好。”凌云勾唇温柔一笑。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