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静言紧随其后,在姜侨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霍静言一把拉住她,姜侨用力将他甩开,眼神犀利。

  霍静言就这么看着她,眼底一片担忧。

  “侨侨,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声音让姜侨不得重新审视他,良久才道:“你跟姜小莹到底怎么回事?”

  她压低声音质问,霍静言却狐疑地反问她:“什么怎么回事?”

  “还装!”

  姜侨气急败坏,掏出手机给他看,霍静言这才恍然大悟,先不管是谁多事想要挑拨,他先哄好姜侨再说。

  霍静言抓住姜侨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低声道:“侨侨,都这么多年了你还吃醋?”

  “少废话!”

  姜侨猛地将手抽回来,美目怒视着他,霍静言无奈地叹气,“那几十个人当中没有一个是真的,小莹当时就有点失控了,我这才安慰她的。”

  不知道是哪个多事的人,等他找到了非让那人知道什么是后悔!

  姜侨明显不信,不过霍静言不是个没有分寸的人,在校门口做出那种事应该不是故意的。

  “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我绝对不答应!”

  姜侨总算是将心放回了肚子,不过霍静言的眼底却一片寒意,哄回姜侨,转身的一刹那,霍静言掏出手机给秘书打电话,揪住那个制造谣言的人,秘书表示很头疼,因为此时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记着了。

  作为A城的龙头人物,霍静言的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虽然只是张照片,不过因为是他,媒体们还是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抱养的侄女跟姑父的组合也是个奇特的组合,绝对有问题!

  霍静言等人还不知道,只是一张照片就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不光是记者,A城的几个家族都等着看笑话呢!

  姜小莹一天没回来,书店里李夏木和Lisa看见络绎不绝的客人都懵了。

  关键是也不买书不看书,就拉着他们打听姜小莹的事情,这让Lisa有点不爽。

  李夏木倒是不以为然,打听归打听,反正她就是个小员工,一概不知。

  空闲的时候给姜小莹打电话也打不通,直到Lisa看见网上的照片和评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这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简直就是苍蝇!”

  李夏木义愤填膺,要是此时有人敢过来啰嗦,她绝对能跟人打起来。Lisa在一边看了直摇头,也只有这个傻丫头会这么沉不住气,要是她,找到人的那一刻,就直接解决了。

  有时候杀人不能解决问题,不过却是转移话题的最快方法,只是Lisa还没打算为了姜小莹自找麻烦。

  书店今晚提前打烊,因为来的人太多了,已经影响到正常的营业,所以李夏木将店门关了回家,Lisa在楼上休息。

  姜小莹则坚持留在医院里陪着霍北侨,她已经亏钱霍北侨太多了,这会要是不再他身边,姜小莹心里过不去。

  两个人都很珍惜彼此间难得的安静时光,姜小莹就靠在霍北侨的身边,握着他的手,给他讲述这几天自己发生的事情,当然省去了学校的环节,只是希望霍北侨能够开心。

  霍北侨握着她的手,嘴角微微弯起,“你知道吗,昨晚小南来了,这小子在部队里被舅舅训得可惨了,这才多久就晒黑了,跟之前判若两人。”

  他看见霍旭南的时候姜小莹正在书店里加班筛选,霍旭南趁着休假回来,只待了一个晚上就回去了,霍北侨突然很羡慕他,不用担负霍家的责任。

  不过任何东西得到了都要付出代价,霍北侨和霍旭南的人生轨迹不同,注定不能安定下来。

  /看&正…b版章节!上若:年…P网Bj0V‘

  “小北,其实我想,我们现在就结婚吧,反正都是要结的,不如现在办了,怎么样?”

  轻轻靠在他的肩头,姜小莹开口道,她知道这么提出结婚很唐突,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多少时间了,与其到最后不能动弹的时候后悔,还不如现在就结婚,免得有遗憾。

  霍北侨惊讶地扭头看着她,眼底一抹欣喜,随即掩饰过去。

  “你是担心我们没办法活下去,对吗?”

  宁静的病房中霍北侨直言,姜小莹愣住了,她本想解释的,不过解释下来还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索性大方承认了。

  “对,因为我没找任何有用的信息,或许,运气不太好吧,连累你了,你要是不愿意就算。”

  她的声音很轻,在宁静的病房中却听得一清二楚,霍北侨紧紧握着她的手不放,眼里迸出一抹火花,声音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当然愿意,只是时间仓促,不能给你最好的。”

  他翻转过来,侧身看着姜小莹的脸,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姜小莹这才发现,原来霍北侨的脸如此妖孽,灯光下的脸庞轮廓分明,不戴眼镜更加显得五官出色,一双深邃的眸子让她整个人都陷了进去,而长到让女生都羡慕的睫毛更是为他的颜值加分。

  姜小莹伸出抚摸着他的脸颊,幽幽道:“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今晚你是答应了,不能反悔。”

  “我是不会反悔的,姜小莹,明天我就领证去。”

  姜小莹点点头,这事他们就这么决定了,连姜侨都没想到两个孩子在病房中就将自己的终身大事给解决了。

  得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来医院之前,霍静言接到了霍北侨的电话,要求他带好自己的证件过去还有姜小莹的,他瞬间就明白了。

  迟迟不肯过去,看着姜侨有点埋怨的眼神,霍静言叹息一声,还是将东西装好了,这些姜侨都不知道。

  霍静言本想等着两个人完成手续后再告知的,只是半路上接到姜小莹的电话,说是在民政局门口见面,霍静言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况且,一出门就遇上了记者,更是让姜侨火大。

  霍静言蹙眉,秘书怎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

  秘书表示也很无奈,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只是总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想要蹦跶,她还没来得及收拾。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