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莹就这么一直瞪着他,霍北侨无语,终于投降。

  “我只喊一声,你可别过分啊!”

  姜小莹还是不做声,只是默默看着他等待他喊出来的那一刻。

  “咳!姐。”

  他的声音急促而低沉,霍旭南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姜小莹则坏心眼地捉弄他,“没听到,你这个大男人比我这个病人的声音还小。”

  “别过分啊!”霍北侨警告她,姜小莹瘪嘴,抬起手背,那上面一片淤青,是她打碎玻璃留下的痕迹,还有道道血痕,霍北侨顿时心软,提高嗓音又喊了声,“姐!”

  只听见滴答一声霍旭南飞快地收回手机,狡黠一笑,姜小莹也笑出了声,一脸满足的样子。霍北侨威胁他们,“见好就收啊!”

  扭头瞪了一眼霍旭南,挑眉示意,霍旭南赶紧抱紧了手机摇头,“不,我留着作纪念,我保证不外传。”

  “传给我看看。”

  姜小莹在一边煽风点火,霍旭南连连点头,立马传给她,霍北侨看他们两个玩心大起,不禁扶额。

  姜小莹,迟早一天我要收了你!

  姜小莹的嘴角扬起,根本没注意到霍北侨眼中的情愫,可是霍旭南却看见了,不由得眼中一黯。

  “哥,医生说她要观察一天,你怎么跟老爸老妈还有舅舅交代?”

  霍旭南的话让姜小莹怔住了,一天意味着晚上也不能回去,她才刚回来,要是让家里人知道她住院肯定会急坏的。

  “就说她在我那里住,我们三个许久没见了,喝多了。”

  霍北侨信手拈来,说起谎来都不打草稿,姜小莹撇嘴,她才不会喝多呢!

  这四年她的酒量也练出来了,半斤白酒不在话下,霍北侨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权宜之计,就这么说吧!”

  霍北侨一锤定音,而后对着霍旭南道:“你不用上课吗?”

  “没课啊,今天教授不在。”

  “他已经提前回来了,你待会就能接到电话了。”

  霍北侨的话让霍旭南鄙夷,他心里腹诽,为了陪姜小莹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紧跟着他的电话就响了,当霍旭南看见手机号码时,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霍北侨,整个人都不好了。

  “教授,是,好的,我知道了。”挂上电话霍旭南一脸歉意地看着姜小莹,“我要回学校了,晚点我会再来看你的。”

  姜小莹点头,看着霍旭南离开,随即转头就对上霍北侨的目光,四目相对,霍北侨双手插兜,白净的脸上阴沉无比。

  “姜小莹,下次还乱跑吗?”

  姜小莹缩回被子,摇摇头,心中暗骂:还不是因为你!

  “你不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说的是实话。”霍北侨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直接揭穿了她。

  姜小莹不满,一下子坐直了身体,不顾手背上还插着针头,指着霍北侨控诉,“就是因为你啊,你不把我当一家人,我生气才会跑出来的,这才着了那人的迷药!”

  “我说的是事实,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不是吗?”

  “你又说!难道没有血缘关系就不是你姐姐吗,就不是一家人吗!”

  “你可以是我的家人,不过不是姐姐。”霍北侨定定地看着她,姜小莹有点懵。

  “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可以是你的家人?”

  霍北侨却不说话了,叹息一声转身走到窗前不再理她,他怕自己说的太多让她接受不了,她才回来,还是不要这么刺激她了。

  “霍北侨,你怎么了?”

  姜小莹看着他的背影,男人挺直的脊背显得格外挺拔,修长的双腿衬的他越发高大。

  “姜小莹,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这个家。”

  姜小莹点头,“我当然不会离开了,不过……”

  “没有不过,结婚也不能离开。”

  霍北侨几乎抑制不住想要跟她表白了,又怕吓到她,只能这么说,姜小莹却另有打算,她的不过就是那个杀手组织,他们是不会让她这么轻松的。

  现在的平静只是表面,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出现的,到时候的生活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的。

  所以姜小莹才会纠结,她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自己的经历,可是又怕他们知道后会害怕。

  家人对她来说是个奢侈的存在,好不容易回来,她更不敢轻易失去。

  两个人都沉默了,霍北侨看着姜小莹,眼睛始终移不开,想要将她的每一分每一厘都刻在心里。

  “霍北侨,我想吃东西。”姜小莹被他盯得有点不自在,不禁开口转移视线,霍北侨点头,“好,我去买。”

  他大步走出去,姜小莹这才松了口气。

  没过两分钟,病房里的平静又被打破了,姜小莹靠在床头假寐,病房的门咔嚓一声打开,她没睁眼,笑道:“这么快啊!”

  “是啊,这么快!”

  女人的声音让她蓦地睁开眼睛,警惕地看着来人,“怎么是你!”

  “不是我还能是谁?”女人笑着站到她的床头,低头看她,“四年的训练都没能让你过关,姜小莹你实在他太差劲了!”

  “什么!你是说那个司机是你们安排的?”

  姜小莹有点明白了,难怪一上车就遇到这种事。

  “这是你的任务,记住,手脚麻利点。”

  女人递给她一个优盘,转身就要走,姜小莹赶紧喊住她,“等等!我上次拿到的那个手包呢?你们有收获吗?”

  “那不关你的事!”

  “哎……”

  她还想说什么,女人却直接拉开门走了。姜小莹泄气,知道即使问她也没用,她是不会告诉自己的,看来只有自己亲自去找了。

  低头看看手掌心里的优盘,姜小莹叹息一声,她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

  ;%看、A正‘版`¤章z节}上若¤年网0{

  新的任务来了,她真是头疼啊!

  以前她一直都假装愚笨,屡次破坏规矩,故意完不成任务,可是他们就是不清退自己,连呵斥都没有,只是失败后回来会接受惩罚,也不过是关禁闭而已,她真的搞不懂这个组织到底对自己抱有什么目的,她都表现这么差了他们还是能继续容忍,简直太奇葩了!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