惬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梁兮怀孕已经两个多月了,可越来越没有精力,因为妊辰反应特别大,这阵子,总是吃不下东西,吐的死去活来。

  才接手的工作室,也是勉强支撑着,云慕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心疼的很。本想劝她把工作室的事情先放一放的,可她偏偏不听,这天去接她下班,谁知道,他才刚从椅子上起来,就晕倒了。

  云慕天害怕极了,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只是妊辰反应太大,缺营养,没有晕倒了。等梁兮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边还围着一堆人,这才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她刚起来,金天天就对着她叨:“兮兮呀,你也真是的,都把自己累垮了,这阵子,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工作室的事情,还有妈妈呢!”

  她本来想好好干事业的,可偏偏被这个孩子拖垮掉了,也只能认了,道:“好,妈妈,我不操心了,风生完这个孩子,咱们再说。”

  云慕天这才算放心,倒是江西不开心了,因为出院以后,她就一直呆在家里,云慕天这货,居然跟个闲人似的,每天上班时间,都抽空回家两次,愣是往她嘴里塞了一堆东西。

  短短几天,她就觉得自己已经被人当成猪喂了,三天下来,她上了称,发觉自己已经重了五斤了。这条,云慕天又要回来“喂猪”了,她直接拒绝他,道:“云先生,我不吃。”

  可是云慕天不同意,道:“云太太,孩子是要营养的,你怎么梦不吃呢?”

  “云先生,三天胖五斤,我不想再胖了。”

  一听说她胖了五斤,云慕天倒是开心,立马将她横抱起来,道:“老婆大人,我还抱得动,你可以继续吃的。”

  “不,我不想吃。”

  “那成,你吃过午饭了没有?”

  “吃过了,怎么了?”

  T最c`新章Z节上{e若/q年网L◎0*y

  “那成,咱们就睡觉吧!”

  她此时很想打人,想当年,她也是一个一线模特,怎么今天就沦落到这地步了呢?不由分说,他就将她抱到楼上去,她想下床也不给。

  她就郁闷了,怎么从她认识云慕天到现在,只要一到了床上,她就没有任何发言权。以前只要她身子方便,他想要她,她就算说不,最后的结果都是她被他按在身下,彻夜的折腾。

  可她都怀孕了,也不见他改变这坏习惯,她十分无奈,可也只能任由他抱着。每天过的都是这种日子,三个月的时候去产检,她已经胖了足足十斤。

  她知道,这一定不是她最胖的时候,因为后面那几个月,她肚子跪越来越大,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别人很羡慕的事情,她却觉得很吃力,因为自己太瘦,这两个孩子,几乎演讲她拖垮了。

  前三个月安全期过了之后,云慕天虽然不似之前那样,每天回来,逼着梁兮吃这吃那,可也是会偶尔回来。云慕天有一点好,他就算再忙,就算有应酬,都会赶回来。

  三个月过了以后,她倒是时常出去走走了,这天,小米约她去商场逛逛,她看着镜子里,那个已经胖了十斤的自己,总觉得不太对劲。

  怎么说了,她觉得这样的自己,挺好看的,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了,突然喜欢看着有点肉的姑娘。她和小米说这事的时候,小米笑了,道:“兮兮,你没有瞎,我也觉得你这样好看。”

  怀孕的日子,但还算惬意,除了怀孕初期,云慕天让她吃饱了睡,睡醒了赐婚,过着猪一样的生活,倒没有什么事情,是让她害怕的。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离预产期还有几天,她就烦躁得不行。云慕天也知道,她快生了,便推了所有的事情,就在家里陪她。

  可谁知道,她们才坐着喝茶闲谈,羊水就破了。云慕天立马送她去了医院,她怀的是双胞胎,她当然知道,是要上手术台的。

  梁兮年轻,身体素质也很好,手术很顺利,生下了一对龙凤胎。手术室灯灭了,云慕天立马问医生,道:“母子可否平安?”

  “母子三人平安,等会就可以看他们了。”

  听到这消息,云慕天才算放心了,道:“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女孩都有,一堆胖胖的龙凤胎。”

  医生这么一说,云慕天倒是高兴坏了,而坐在一旁的梁山,走了过来,道:“云慕天,我没看错你。”

  “我怎么了?”他有些懵。

  “因为你不是那种,只会问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的男人。”

  “因为在我心里,梁兮是最重要的,就算生孩子的过程中,要面临抉择,我觉得还是梁兮最重要。”

  梁兮躺在手术台上,挨了这么多刀,她当知道,这有多可怕,可为了云慕天生孩子,她从没有后悔过。

  她醒来时,云慕天守在她身边,道:“老婆大人,你终于醒了,来,看看你带到人间来的小天使。”

  云慕天和金天天把双胞胎抱到她面前,她看了一眼,一个张她,一个像云慕天,道:“这是龙凤胎?”

  “是的,还没有取名字,你给取一个,我取一个,可成。”

  “那怎么不你生一个,我生一个?”

  云慕天算是被梁兮问懵了,苦笑道:“要是有来世,我们还做夫妻,你当丈夫,我来妻子,我给你生孩子。”

  “那成,那时候,我一定也让你下不来床,然后给我生一堆孩子。”

  云慕天听了这话,就觉得肚子隐隐作痛,要不是还抱着孩子,他就拿手捂着了,道:“先取名字吧,哥哥挺胖的,就叫云胖吧!”

  她听了这话直接给脸,这个云慕天,搞得孩子好似不是他亲生的一样,道:“云慕天,有你这么坑娃的吗?”

  “我不坑娃娃,我还害怕他们坑爹呢!”

  她此时很想甩了,可云慕天又来了一句:“妹妹长得漂亮,腿也长,像你,叫云靓吧!”

  这话还算中听,可她总觉得不对劲,道:“你说的,都是小名吧!”

  “那是。”

  云慕天虽然是个坑娃的爹,可她总觉得,这两个小名还成,道:“那依你。”

  他们两口子倒是开心了,可别人看着,总觉得是一对坑娃夫妻。安可心从云慕天手里接过云胖,道:“云胖啊云胖,你真可怜,有这么一对坑娃的爹娘!”

  梁兮也觉得自己有些坑娃,可就是觉得云胖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可爱了。她恢复得很好,一个星期以后,就出院了。

  一岁多的小丫,看着云慕天和梁兮抱着云胖和云靓回家时,一脸懵逼,指着他们,道:“谁?”

  梁兮刚出院,当然没有历史哄小丫,金天天见此,把她扶到楼上去。金天天知道,梁兮在意小丫,当然也在意小丫的想法,这么大点的女娃娃,虽然还不记事,可金天天也知道,小丫不开心了。

  梁兮此时脸上有些不太开心,道:“妈,云胖和云靓的到来,总觉得小丫不太开心。”

  “孩子还小,长大了,就懂事了。”

  她当然知道,可她刚才看到小丫的眼睛时,有些不忍心,她害怕小丫会觉得自己抛弃她了。道:“妈,您也累了,快些休息去吧!”

  梁兮都这么说了,金天天自然也没有不开心,道:“那成,妈就先走了。”

  她之前,捡到小丫时,就想过了,要全心全意爱她,可这才一年的功夫,她就整出了个孩子来,确实有些太快了。

  云慕天也发觉了,小丫有些不开心,便把云胖和云靓交给保姆抱了,他将小丫抱起来,小丫一下子就笑了,她这才意识到,原来是自己这阵子太在意梁兮和双胞胎了,才会不开心。

  梁兮坐月子的时候,云家请了月嫂,金天天照顾得也很周到,一出月子,她就把心思扑在工作上了,云慕天心疼孩子,便让她在家办公,她也听进去了。

  之前云家这么大一栋别墅,就云水南和金天天两口子,还有李叔李婶,可以说是死气沉沉的,自从梁兮来了之口,先是多了小丫,再到云胖和云靓,这个家,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梁兮但也算是个合格的母亲,连上班时间,都要挤出时间来带孩子。不是没人搭把手,就是哭的自己的孩子自己带才有意思。

  云慕天下班回来时,见她左拥右抱的,就觉得十分惬意,便走过去主动分担了。梁兮以为,他就是来带孩子的,这才发觉,他会时不时的蹭自己一下。

  她总觉得,云慕天有些“不怀好意”,到了晚上, 她才发觉,自己其实没有想错,原来这个男人,隔了将近一年没有碰自己了。

  将近一年没有亲热了,她有些不习惯,总是试着推开他。可这家伙却不死心,道:“云太太,你恢复得真好。”

  “恢复的好?不会又要让我给你生孩子吧?”

  他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想,道:“云太太,你想多了,我可舍不得你再受这种罪,我们做防护措施。”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