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求婚,让她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道:“云慕天,你是哪里出问题了?”

  “哪里都没有问题,就是想结婚了而已。”

  她也想,早点把这个妖孽收入囊中,只可惜了,她现在没有办法成为梁兮,不然,她一定立马嫁给他。

  文婷从梁家搬出来以后,梁山觉得,需要做些面子上过不去功夫。他写了和请柬,亲自开车,来到那栋老房子里,送给文婷。

  他按了半天门铃,才见文婷过来开门。门一开,他就闻见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家用消毒水,更像是医院里的那股怪味。

  文婷开门了,见梁山来了,有些意外,道:“你怎么来了?”

  “怎么说,你也当了我六年的妹妹,我结婚,自然是要给你送张请柬的。”

  文婷可记得,他们这六年,相处的并不愉快,道:“梁山,我还真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去了,你就知道了。”

  √若}¤年z网^首发;v0p

  “可我不乐意去呢,你说,要怎么办呢?”

  “文婷,我知道,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个有身份的人,我的人生大事,不希望,被世人诟病,你就当帮我一个帮,这是出场费。”

  他说完,还掏出一沓钱。文婷自从进了梁家,就有了好吃懒做的毛病,离开梁家个把月了,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也只好答应下来,道:“好,我那天一定去。”

  得到文婷的答复,梁山也算安心了。他今天来到这里,还有一个收获,就是文婷家里,有消毒水味,还有一堆消炎药,看样子,一定最近有人受了伤。

  他想起以前,许超和文婷狼狈为奸的日子,他之前还奇怪呢,许超无钱无势,怎么会有地方可以躲。而且他们苟且这么久,许超不是傻子,看来会有把柄在她手上,文婷是迫不得已才收留他的。

  这个许超,动了他最爱的女人,他们之间,绝对是会不死不休的。他不想把许超这个人渣,交到警察手里,因为最多也就是关了几年,就被放出来,他一定要让许超痛苦万分!

  他上了以后,便打电话给陈礼,让陈礼派人盯着文婷。果不其然,一到下午,就有了眉目,许超确实再文婷家里。

  他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并没有让陈礼报警。他想自己解决,道:“陈里,这是私仇,我要自己了结。”

  陈礼已经知道梁山什么打算了,道:“我会安排的。”

  第二天早上,便出现了疑似通缉犯许超溺水的事情,这事让梁山心头难安。他明明是想要了他的命的,可偏偏祸害活千年,许超这个王八蛋,居然没有死。

  婚期一天天的逼近,梁山更是愁眉不展。结婚当天,他左眼皮一直跳。安可心盛装出现再教堂,却发现他心神不宁的,他们走红毯的时候,她忍不住,问道:“梁山哥哥,你是不是后悔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确实太过了,居然在自己婚礼上愁眉苦脸的,他挤出一丝笑容,道:“没有,就是公司的事情,让我很头疼。”

  安可心知道,梁山此时并没有说实话,道:“梁山哥哥,我不想勉强你,我们的婚事,就当作圆了我得梦吧!你自由了。”

  她说完,就松开了挽着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去。她这举动,让全场逗惊呆了,她离去时,林深深站了出来,拦住她的去路,道:“大嫂,你这是做什么?”

  林深深这话一出,更是让在场的人震惊了。不少记者,拿出手里的相机,拍了起来。明明林深深和梁山是前任关系,此时她却喊安可心大嫂,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这时,陈礼推着梁正林从外面进来的。相机纷纷对着梁正林,不少记者上前问道:“梁总,为何林小姐会喊安小姐为大嫂呢?”

  这时,也有人发现了在人群里并不起眼得文婷,更是将文婷围了起来。一堆记者问文婷,这是怎么回事?文婷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也逃不出去。

  梁正林见此,让陈礼把话筒拿了过来,道:“大家别着急,我会一一和大家解答。”

  这时,镜头和话筒齐刷刷的对准梁正林。梁正林知道,今天是时候把梁兮的身份还给林深深了,道:“大家好,林深深确实是我的女儿,亲生女儿,而这位小姐,她叫文婷,和我家也有一些渊源。”

  梁正林突然说这事,让林深深和梁山很是意外。她本想上去的,可梁正林给她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插手。她也只好作罢,站在了一旁。

  梁正林今天只打算把梁兮的身份还给林深深,道:“我在六年前,犯了一个大错,让我失去了自己的女儿,今天,在大家面前,给自己的女儿认个错,希望她能原谅我!”

  林深深想过,梁正林会有一天,和自己承认错误,可没想到,会是在自己哥哥的婚礼上。道:“爸爸,今天是哥哥大喜的日子,您就不要......”

  “我要说,兮兮,对不起!这些年,苦了你了!”

  她被梁正林突如其来的道歉,搞得难以适应,红了眼眶。可梁正林不让她插手这件事情,她也只好在一旁看着。

  梁正林并没有讲太多,和他道歉了以后,就离场了。梁山和安可心的婚礼,虽然一波三折,可好在梁山很努力的挽回,还有现场亲友的鼓动下,这婚,总算是结了。

  梁山婚后的第二天,安可心本想去给梁正林敬茶的,可敲了半天门,也不见梁正林过来开门。梁山害怕梁正林出事,立马把门撞开,林深深听到动静,也赶到楼下来了。

  他们冲进梁正林的房间以后,见他房间里,空无一人。而床头柜上,留着一封信,他们打开一看,算是梁正林的悔意。

  梁正林没有办法忘记过去对他们兄妹做的一切,尤其是对自己女儿做的事情。这让梁兮(林深深以后称梁兮)心里犹如针扎一样,哭了起来。

  他们看完信,发现梁正林除了忏悔之外,还去公安局自首了。为他曾经做的一切,给他们一个交代。尤其是诱惑许妍制造车祸,害死了他们的母亲,还有杀梁兮未遂的事情。

  他们三人赶到公安局时,已经见不到梁正林人了。在判决没有下来,除了律师,任何人都不能接见。

  梁正林自首这件事情,虽说是梁正林半夜悄悄去的。可媒体还是爆了出来,这让梁兮很是自责,如果,她能早一些原谅他,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她为了这事,在车里哭了好久,云慕天赶过来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梁正林杀妻杀女的事情,闹得很大,导致这些时日,西山集团的股票跌得很厉害。

  不但如此,梁兮一出门,就经常碰到狗仔拦截。这可愁坏了云慕天,每天早早赶到梁家,接送她去赶通告。只要梁兮一出现,就会有一堆,问梁正林的事情。

  她这段时间,迫不得已,停了许多通告。一直在梁家窝着,云慕天见她整日闷闷不乐的,便提出陪她出国旅游。

  她一直挂念梁正林,便拒绝了。一晃个把月就过去了,梁正林的事情,闹得很大,可好在梁兮能谅解梁正林,法院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

  可媒体抓着这事不放,说什么梁正林靠钱减刑,一时间,又风云骤起。见法院判决下来了,云慕天不管梁兮乐不乐意,立马带着她去了伊豆。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去伊豆泡泡温泉,说不定能洗去一身的烦恼。可到了伊豆,梁兮还是和在国内是一汪,闷闷不乐的。

  云慕天的时间有限,他们在伊豆呆了不到一周,就回国了。他本来还想多呆几日的,可莫谦这厮的婚礼在即,他们也不能多做逗留。

  他们去伊豆这几天,国内的风波平静可许多。小米知道林深深心烦,本不想打扰她的,可云慕天觉得,得让梁兮沾沾喜气,便主动和小米说,让她请梁兮当伴娘。

  小米开者口石,林深深并不意外,随口久答应下来了。她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太过于压抑,身边的人,也随之难熬。

  她这天,抽空去了一趟看守所。天凉了,她带去了一堆衣物和滋补的东西。她见到梁正林时,和之前一样,哭得不成样子。

  一别个把月,梁正林瘦了许多,头发也白了许多。好在他脸上多了几分笑容和和蔼。和唠嗑半天,她心情好了许多。

  再出来时,她已经看开了,这是梁正林得报应,她即使难过,耶无济于事,若梁正林当初没有爱妈妈那么深,就不会做这么多傻事了。

  从看守所初来以后,她去了公墓,看了自己的母亲。到了母亲墓前,她没有哭,很安静的坐着,坐到下来,才开了口,道:“妈妈,爸爸塔爱你,很爱你!”

  她说完这句,就离开了。出了墓园之后,她觉得轻松无比,开着车,来到云天。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