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话,让尤兰很不痛快,可她好怕自己会给云慕天留下不好的印象,只能配合小米,进了会客室。她一坐下来,就对着准备要出去的小米道:“狗仗人势的东西,去给我倒杯水来!”

  这个尤兰,还真把自己当成主人了,对小米呼来喝去的,可给来宾倒杯水,也不算逃过分,可尤兰偏偏嘴巴臭,说了这么难听的话。小米心里也不快,没有回答她,反而出去了。

  尤兰在会客室里做了五分钟,也不见云慕天过来,更不见小米倒水过来,她有些按奈不住了,走了出去,见小米在电脑前忙活,道:“小米,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老年痴呆了呢?连水也不倒一杯,慕天也没叫,是不是?”

  “尤兰小姐,不是我老年痴呆,而是你的分量不够重,不足以让我把你的话记在心上。”

  尤兰还记得,去年夏天,一个在摄影棚做助理的女孩子,居然在这里,对自己吹鼻瞪眼的,立马去敲了云慕天办公室的门,可敲了几下,也不见云慕天开门,连个声音都没有。

  她立马转身回来了,道:“小米,你在逗我呢?”

  “尤兰小姐,别摆你的明星架子呀,云总呀,已经出去了,因为深深不开心,所以陪她去了,至于做了什么让深深开心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小米这话,让尤兰很是难受,云慕天有多在意林深深,她心里是很清楚的,他们之前,连孩子都整出来了,此时说不定,还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她立马给云慕天拨了个电话过去,好在云慕天还是接了。

  云慕天在电话里说,自己马上就回来了,让她在会客室等等。他们通话后十分钟左右,云慕天回来了,连同林深深,也是一起回来的。昨天倪邹飞当着他们的面,杀了赵晓,这让林深深受了不少的刺激。

  她今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吃不喝,云慕天很是担心,中午回家了一趟,好不容易哄她出来晒晒太阳,却看到尤兰在这里,林深深似乎又有些不快了。这让云慕天很是头疼,道:“尤兰,我们去会客室吧!”

  她今天本来就没有什么心情,再看到尤兰在这里,简直是扫兴至极,她不想跟过去,道:“慕天,我在办公室等你。”

  “深深,别呀,你就不怕,我和慕天在会客室,做一些对不起你的事情?”尤兰笑道。

  尤兰的笑容,对于林深深来说,好似一种挑衅。可林深深似乎不把她放在眼里,道:“不能管住自己的男人,不要也罢。”

  她这话,说得云淡风轻,让尤兰显得更没有气度,道:“林深深,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在乎慕天呀!”

  “作为一个女人,连自己男人的心,都栓不住,你真可悲!”她看着尤兰道。

  他知道,一个是自己的前任,一个是自己的现任,这两个女人在这里喋喋不休的,最头疼的还是自己。他也知道,林深深受了刺激,他不想再让她多想,道:“深深,你知道的,我对你至死不渝。”

  他怎么和自己说情话了?这让她有些琢磨不透,道:“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嘴里说的肉麻话,一句也不能信。”

  “深深,你知道的,我是真心的。”

  “云慕天的,得了吧,也许你以前也和尤兰是过这么样的话,男人花心,那是天性。司马相如写凤求凰与卓文君,两人冲破封建礼教私奔,司马相如家徒四壁,卓文君与他当垆卖酒,司马相如发达时,还是变了心。”

  她说了这个故事,他还不知道怎么接话。便给小米使了眼色,示意她帮自己。可小米也知道,林深深今天不对劲,连话都没有帮云慕天说一句,云慕天只能丢下她,跟原来去了会客室。

  他们一进去,云慕天就觉得不太好意思,道:“深深最近受了些刺激,情绪不太对,你别和她计较。”

  他这话说完,尤兰并没有表现的很惊讶,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林深深这么和你闹,你吃得消么?”

  “她见到不该见的事情,总得需要点时间,让她好好排泄,我哄哄她就是了。”

  “她一个女人,不懂体贴你也就算了,还这么无理取闹,还让你在工作时间去陪她,哄她,慕天,这样的女人,真的适合你吗?”

  他听得出来,尤兰句句话针对林深深,可觉得尤兰说的也只是实话。而且自己今天确实是有些害怕林深深这么闹腾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从他的反应中,尤兰看得出来,云慕天此时有些心累,便立马靠了过去,道:“慕天,你值得拥有一个,懂你,体贴你的女人。”

  他见尤兰突然凑了过来,被吓了一跳,他本想躲开的,却被尤兰抱住。不但如此,尤兰的唇还凑了过来。他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被尤兰强吻了。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林深深和小米在外头听到动静,从外头开了门。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林深深和小米自然是全都看到了。林深深面如死灰,道:“云慕天,这就是你说的至死不渝?”

  “深深,你听我解释。”他一把推开尤兰道。

  尤兰差点被云慕天推倒在地上,她心里虽然失落,可看到林深深生气,倒是觉得解气了不少。道:“深深,我只是看慕天今天实在是太委屈,所以安慰他而已。”

  ☆看F正w◎版S章A节●…上%若e\年=B网…~0HN

  “尤兰小姐,你安慰人,需要嘴对嘴,还真是特别!”小米义愤填膺道。

  “对啊,我要是进来得慢一步,你们是不是还要脱了衣服,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林深深说这话时,面无表情,可云慕天心里清楚,她此时应该很伤心,他走过去,想要抱着她,想去安抚她,却被她推开到了。他从没见过她这般生气过,道:“深深,你听我解释好么?”

  “我觉得,我今天不想听!你为了救这个女人,把威胁倪家的东西留在自己手里,我遇到倪邹飞,被他盯上,再到目睹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