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若兮一手拉一个,朝着幼儿园走去。

  江莲心也跟在一边。

  刚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若兮!”

  秦若兮一愣,转过身一看,就看到夏童拉着毛豆走了过来。

  夏童满脸震惊道:“大宝和小宝在这里上学?”

  “毛豆在这里上学?”

  秦若兮也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顿时,两人就笑了。

  秦若兮笑道:“真的没想到,我随便找了一个学校,竟然你们也在这里,看来这是老天爷安排他们在一个幼儿园的!”

  “真的是,毛豆,快,带着大宝和小宝进幼儿园,说不定你们还在一个班呢!”

  夏童也开心的不得了,没想到她原本想的都成真了。

  江莲心笑道:“这感情好啊,等以后了,他们长大了,就能一起上下学了!”

  “是呀,上次在医院,陆擎风说要我给小宝和大宝找学校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些,没想到,竟然实现了!”

  “我也没想到,我们真的是太有缘分了!”

  秦若兮笑着拉着夏童的手,前边三个孩子开心的小跑着。

  “有缘分的,不单单是你们两个吧!”

  一道清丽的声音传过来,秦若兮和夏童纷纷转过脸,就看到凌碧萱踩着高跟鞋,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夏童和秦若兮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碧萱。

  凌碧萱笑着走到了她们二人面前,拍了拍她们的肩膀,笑道:“怎么?不认识我了么?”

  “你怎么在这里?”夏童和秦若兮异口同声,简直不可思议的看着凌碧萱。

  凌碧萱笑道:“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孩子上学啊!”

  “你的意思是,思颖也在这里上学?”

  江莲心也是满脸震惊,这样一来,那他们不都在一个幼儿园上学了。

  “对呀!”凌碧萱笑了笑,“惊讶吧,其实我也没想到,我找的幼儿园,正好是夏童儿子上的幼儿园,这样正好,我们都在一起了!”

  秦若兮有些生气道:“那你那天怎么不说?让你们在医院里吵成那样?”

  她只要一想到那天她们吵架的样子,就觉得头疼不已。

  凌碧萱无辜道:“我哪里知道我找到学校就是夏童儿子上的学校?我也是刚才看到你们,才知道的,看来啊,我们只真的有缘分,既然这么有缘分,我们是不是该去庆祝一下?”

  秦若兮和夏童对视了一眼,笑道:“行啊,那我们先把孩子送进去吧!”

  她们安顿好孩子,三姐妹就要去离学校不远的商场,准备去逛街,然后再去喝个早茶。

  江莲心看着三姐妹关系这样好,笑道:“好了,你们年轻人去吧,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妈,跟我们一起玩吧,现在回家也没有事!”

  “就是啊,干妈,跟我们一起去吧!”

  秦若兮和凌碧萱劝完,夏童也上前劝道:“伯母,您就和我们一起去玩吧。”

  “不不不,我真的不想去,你们去吧,你们年轻人更有话题可聊,我一个老太太,还是不去了,就这样说定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等秦若兮拦,江莲心就赶紧上了车。

  秦若兮无奈,“好吧,那我们就去逛街吧!”

  三个女人一起进了商场。

  江莲心乘着车,并没有回陆家,而是去找了安振国。

  自从秦若兮出院,她就没有再见过安振国,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在忙什么?

  当初,他们强烈坚持,要安振国住在家里,可是安振国怎么都不愿意住。

  江莲心知道,这里边有一部分是因为她的缘故。

  安振国对她的态度,或许他也不想见到她吧。

  这样想着,她的心底闪过一丝沉重和悲痛。

  很快,车子就到了安振国住的小区。

  这是一家年代比较久远的小区,是安振国自己租的,秦若兮都不知道,这还是有一次,她偷偷跟踪安振国才找到这里的。

  江莲心下了车,没一会儿,就找到了安振国住的地放。

  她犹豫了几下,就敲了敲了门。

  很快,房门就开了。

  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衣着朴素,长相端庄。

  看到江莲心,她疑惑道:“请问你找谁?”

  “我……”江莲心压下心底的难受,朝着屋里看了看,还没看到人,就听到里边传来一道洪厚的声音,“谁呀?”

  面前的女人扭脸超里边,“不知道,可能是找你的!”

  紧接着,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道拖鞋的声音,江莲心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

  这道声音,她很熟悉,是安振国的。

  很快,一个熟悉的男人就闯进了她的瞳孔中,他一身家居服,看上去很是轻松,脚底踩着一双蓝色的拖鞋,和门口女人脚下的拖鞋俨然一模一样。

  倏地,江莲心的眼眶就红了。

  她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就捂着嘴巴转身离开了。

  安振国看到江莲心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他真的没想到,江莲心竟然会找到这里来。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一脸沉重。

  门口的女人笑道:“安大哥,这是你爱人么?你怎么不去解释解释?看你爱人穿着打扮,你们应该是有钱人家吧?是不是你们吵架了?这女人,就得哄着,不管年纪多大,都希望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我家老刘,要是不哄我,我早就和她离婚八百次了!”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

  房间里又走出来一个男人,他双手扶着腰,看上去有些难受。

  门口的女人快速跑了过去,扶住他笑道:“怎么?说你呢,还不让说?”

  老刘笑嘻嘻道:“怎么敢不让你说你?你可是我亲媳妇啊,你说什么我都得听着!”

  女人顿时就笑了,“这还差不多!”

  安振国拧眉,“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比以前好一点?”

  这个房子,是老刘家的,租给安振国的时候,他就扭伤了腰。

  安振国正好之前在部队的时候,会几下,会按摩接骨,于是就给老刘按了几下。

  没想到老刘觉得很舒服,就趁着没事的时候,来这里让安振国给他按摩。

  这一来二去的,就连房租,老刘都不收了。

  安振国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两口子盛情难却,又不让他走,他只好在这里住下来了。

  老刘媳妇说道:“安大哥,你快换了衣服,去追那个大姐吧,看她刚才那伤心样子,一定是误会了,人活着一辈子,总不能遗憾吧,要是能抓住的感情,一定要勇敢啊,千万不能因为年龄或者个人问题放弃,否则会是一辈子的遗憾的!”

  安振国抿了抿唇,沉声道:“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谢谢你们关心!”

  “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也累了半天了,好好休息休息!”

  老刘说完,就和老婆一起离开了。

  剩下安振国一个人在屋子里,他的心里很是难受。

  尤其是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才江莲心转身离开的那一幕。

  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在他的心底,疼的不得了,可是却不能碰,一碰更疼。

  他和江莲心……他真的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江莲心一路哭着走到了车边,一上车,她就将脸看向窗外,哽咽道:“走!”

  脸上的泪珠还止不住的在流。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江莲心这个样子,忙问道:“夫人,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回家!”江莲心说着,朝着脸上抹了一把眼泪。

  可是越抹,眼泪流的越凶,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怎么都止不住。

  …o更/t新最“y快上若年◎网D)0

  司机多看了两眼,就没再吭声,发动车子离开了。

  江莲心越想心理越难受,她原本以为,安振国是因为刚从监狱里出来,还不适应,所以才会这样疏远她,对她冷淡。

  没想到,竟然是他有了新的女人,而且他们还住在了一起。

  呵呵……这真的是天大的讽刺啊。

  她像是一个傻瓜一样想着他,念着他,到头来,全部都是自己一厢情愿。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