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嫂给高远开的门,也是惊讶的看着高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看到了不远处的李莉。

  她小跑到李莉的身边,低声道:“你看什么看?快去做你的事情!”

  李莉生气的看着李嫂,“妈,我发现你真的很过分哎,自从我来了这里,你对我是又吵又生气的,我还是不是你的女儿?”

  李嫂白了李莉一眼,“正是因为你是我的女儿,我才会这样对你,如果你不是,我根本就不会理你!”

  李莉生气的撅了噘嘴,就进了房间。

  高远急匆匆的上楼,气喘吁吁的来到陆擎风的面前。

  陆擎风手中拿着一本书,高远来的时候,带来了一阵风,将他手中的书都往后掀了两页。

  陆擎风眉心微皱,不满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他的话里含着微怒。

  高远深吸了口气,快速道:“陆少,出大事了,我刚才去联系了一下陆氏的人,发现了一个惊天消息!”

  高远的样子很夸张,陆擎风更是满脸嫌弃,将手中的书合上,转身来到书架边,将书整整齐齐的放了进去。

  高远见陆擎风连问都不问,着急的走过去,“陆少,难道你都不好奇么?”

  “如果不是和若兮有关的事情,我不想听!”

  陆擎风第一感觉就是高远想要说的是陆氏的事情。

  因为虽然现在陆氏是秦若兮掌管,但是在里边还是有人的。

  高远快速道:“是秦小姐!”

  陆擎风手中的动作顿时就僵住了,他猛地转过脸,看着高远,“她真的回江城了?”

  “是呀,我刚才才接到消息,秦小姐已经带着全家人都回来了,而且现在就在江城!”

  陆擎风的眼底猛地闪过一丝惊喜,不过瞬间,就消失了,他眸光沉沉,转动着轮椅来到了窗边,幽深的眸光就像是窗外那一潭平静的湖水一样,看不出丝毫情绪。

  高远顿时不明白了,他上前,问道:“陆少,难道秦小姐回来你不高兴么?”

  Pd若¤S年#网正●版首$发%A0WB

  陆擎风握在扶手上的手,紧了几分,沉声道:“她回来,其实并不好!”

  “什么?!”高远真的不明白陆擎风在想什么。

  秦小姐回来还不好,难道一直分开才算是好的。

  还有他去治疗双腿,明明这样让人高兴地事情,非得要瞒着家人。

  说什么要给一个惊喜,可是这惊喜之前,要是人家想歪了,伤心难过的话,那这惊喜还有什么意思?

  这不明白着给自己和家人找罪受么?

  陆擎风没有接话,高远着急的不得了,“陆少,我觉得秦小姐回来是好事,有她陪着你训练,说不定你一高兴,身体就会恢复的快一点!也不用每天愁眉苦脸的了,况且还有那个李护士,我怎么都觉得她不简单,您还是离她远一点吧,万一被秦小姐看到了,她一定会误会的!”

  陆擎风的心理此时很烦躁,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让秦若兮看到她狼狈的样子,他烦躁道:“够了不要说了,我和她能有什么?我和李护士能有什么?我现在都是一个残废了,难道还会对一个小姑娘发生非分之想么?!你出去!”

  陆擎风的脾气瞬间就暴躁了起来。

  高远顿时就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陆擎风这样生气的样子。

  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狮子在发狂,可是又无可奈何。

  他盯着陆擎风看了两秒,一言不发的就离开了。

  现在这个局面,不管他说什么,陆擎风都不会听进去的。

  高远心里也很憋屈,他都是为了陆擎风好啊,可是没想到竟然还会碰了钉子。

  早知道他就不管了,陆少的私事,又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他刚一下楼,李莉就迎了上来,看着高远笑道:“高大哥,刚才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么?看你那么着急的!”

  她说着,一双灵动的眼睛还朝楼上看了一眼。

  高远本来就不喜欢她,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不耐烦道:“麻烦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该你管的事情,不要多嘴,也不要问!这样对大家都好!”

  高远说完,更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李莉顿时就愣住了,她真的没想到这个高远一天内竟然两次都对她这样冷淡和防备。

  她什么都没做啊?

  他为什么这样讨厌她?

  李莉生气的跺了跺脚,朝楼上走去。

  这个时候,陆擎风应该要锻炼了。

  楼上专门弄了一个房间,陆擎风买了先进的设备,都是帮助他康复训练的。

  可见陆擎风对站起来是很渴望的。

  陆擎风的房门关着,李莉敲了敲门。

  “滚!我谁都不想见!”

  李莉吓了一跳,一双眼睛尽是惊恐。

  她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从认识陆擎风到现在以来,他从来没有发过这样大的脾气,虽然不是那样温柔吧,但是至少也是和和气气的,可是现在,却这么暴躁。

  她的内心真的接受不了。

  她深吸了口气,看着关闭的门,扯了一个笑容,“陆少,该锻炼了!”

  这是她的工作,就算是陆擎风再生气,她也得耐着性子去提醒他。

  半晌,里边没有传来丝毫动静,李莉咬了咬唇,看来陆擎风这个时候,应该是不会来锻炼了。

  她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开门声。

  李莉顿时惊喜的转过身,看着一脸戾气的陆擎风,欣喜道:“陆少,您该锻炼了!”

  陆擎风抬眼扫了李莉一眼,淡漠道:“走吧!”

  李莉根本就不在乎陆擎风的冷淡,她走到陆擎风身后,推着他的轮椅朝训练室走去。

  这个时候,楼下已经停了一辆车子。

  夏童看着副驾驶的秦若兮,劝道:“若兮,给自己一个机会,至少不会后悔,不管什么结果,我们都要勇敢面对!”

  夏童之所以带着秦若兮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看陆擎风是不是真的像图片上拍到的一样,和一个女人在这里柔情蜜意的生活。

  秦若兮看着这栋熟悉的房子,心里有些怔忡。

  房子还是当初的房子,可是人,早就不是当初的人了。

  细算下来,这前前后后,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衫,没有下车的意思。

  夏童见她这样,直接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然后来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将秦若兮拉了出来。

  “若兮,不要这样当一个缩头乌龟好不好?不管结果是什么,至少你得证明自己的存在啊?如果是真的,你就甘心那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坐在属于你的位置上?!”

  秦若兮苦笑,“童童,我早上刚来过,他们温馨吃饭的那一幕,我都看到了,难道我要去自取其辱么?我做不来!”

  夏童顿时明白了,之前秦若兮哭,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一幕。

  她更是恼火,“越是这样,就越要去看看,看看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能把陆擎风迷着,我一定要去撕烂她的脸!”

  夏童气冲冲的说着,拉着秦若兮就朝里边冲。

  夏童走的很快,秦若兮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门口了。

  看到门边的扫把,夏童拿了起来,郑重道:“等会门一开,我就拿着扫把朝里边打,我要打死这个狐狸精!”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