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放到了海霆的手里,整个过程叶依依都好像看不见我一样,这个叶依依到底我是病人还是海霆是病人,对这个主治医师我是千万个开始不满意。

  临走前叶依依本来都出门了,又返回来了:“我得先说,她是我的病人,你作为家属要配合,克制自己。”

  然后终于转身走掉了,“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叶依依一走我就对着海霆说道,海霆就立即回应道:“她是国外长大的,你放心,我会和她保持距离的。”

  欧阳靖西出现在病房里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姐,我来了。”什么弟弟,自从那天走过后,三四天都没见到人。

  还知道来,我没有搭理他,他看见我和海霆正在进行晚餐,就激动的说道:“哇塞,姐、哥,你们这饭吃的也太有仪式感了吧!样样俱全诶。”

  “你们两个能吃完吗?”这句话一出我就知道欧阳靖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了,海霆也早早就把筷子和勺子给他拿来了过来,“别。别给他。”

  话还没脱口,欧阳靖西就接过了筷子:“姐,别那么小气嘛,反正你们两个都出不玩,还不是浪费。”

  “浪费也比给你强。”欧阳靖西根本不管我说的话,出手就是开吃,一口如嘴就听他开心兴奋的激动语气说道:“哇塞!这个好好吃。”

  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接着欧阳靖西就夹了一点放在我的碗里:“姐,你尝尝这个,真的味道超级正。”

  这个弟弟不来就不来,一来也是什么都没有带来不说还吃我的晚餐,想着心里就不开心这个讨人嫌的弟弟。

  我就将自己的各个事物往自己的面前一拉,然后用手遮住像个孩子护自己的玩具一般,“不准吃,哼。”

  被挡的欧阳靖西马上就说到:“姐,你这也太小气了吧!”说着就开始给我找空,我躲过躲过再躲过。

  高手过招比拼手速的时候到了,但是再怎么躲都是徒劳的,欧阳靖西的手和脸皮一样,已经是炉火纯青了。

  “哈哈哈,还是被我吃到了吧!”我没好气的看着欧阳靖西,“你好意马上?空着手来还吃我的东西。”

  “姐,都是一家人,你还说那么见外的话,真的是太伤我的心了。”做作的欧阳靖西就开始做出一副委屈吧啦的样子。

  接着丧着脸,把筷子放在一旁,呆呆的坐着望着我,真的是太戏精了,我才不管那么多,和海霆继续吃着。

  “你不爱我了。”继续说我看你还要说个啥,“姐,你变心了。”很好我就是变心了,怎么样今天就是不给你吃的,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哼,你嫌弃我了,呜呜呜~”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了:“祖宗你吃,你吃还不成吗?”边说话,我就边把自己的筷子递到了他的手里。

  接着欧阳靖西就乐乎的跟个傻子一样:“就知道姐是爱我的。”终于消停下来的欧阳靖西我也算是呼了口气。

  晚餐后我就问道为什么那么多天都没有人影,欧阳靖西站着撑着懒腰说道:“你不是让我调查生世来着。”

  是的,我收养的那个孩子前几个月得了一场大病吓到我了,因为当时失血过多,差点因为找不到血缘而命丧黄泉。

  因为孩子是稀有的熊猫血,其实找生父什么的我并没有很热衷,主要是想知道人在那里,如果在出现上次那样的事情,就可以很快的解决。

  )若_年h网`唯kB一M《正j版Ur,其Y他z都是hw盗…版《0@…

  “怎么样了?”只见欧阳靖西摇了摇头,“一无所获。”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的资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孩子。

  我领养的时候也没有注意说这些问题,孤儿院里的资料竟然全是空白,不存在的,这个孩子是凭空出现在孤儿院门口的。

  最多是父母不想要了把孩子扔了,可是真的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当时摄像头记录下的女人我们去找过了,但是……”

  当欧阳靖西以这条线找下去后,没多久这条线就断掉了,因为欧阳靖西去调出了那个女人的真实身份。

  那个女人的脸都是遮挡了,花了半天的力气找出来,赶到家发现这个女人已经在几年前因为患病去世了。

  而家人们都否认了丢孩子是事情,欧阳靖西在无意间弄到了几根那个女人男人的发丝,回来和孩子做了DNA但是结果却是毫不相关。

  “会不会是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背着生的。”这句话马上也得到了欧阳靖西的否决,因为他们自己都有个孩子。

  这个女人一直以来都是和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如果是背着生,怀孕也得要时间,不可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确实是个问题,十月怀胎不是想掩盖就可以掩盖的,按照欧阳靖西的说法,这条线基本上就断了。

  那么久多年前的摄像头能找出来都不错了,但是竟然就这样作废了,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就在这时,海霆就进来了,听见了我们的对话,海霆就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挨着摄像头继续找那个女人的踪迹。”

  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也确实是个想法,“这样太棘手了,想要清,怕花费时间不止一点点。”欧阳靖西觉得这个办法不是十分可取。

  我也觉得如果这样找的话,太难了,条条大路通罗马,孤儿院外的路更是四面八方,有些摄像头早就不存在了。

  就在这时:“你确实,丢了孩子的家人,就在也没有出现过吗?”

  “没有,都丢了好不容易有人要了,怎么会再次出现。”

  听着欧阳靖西说话的海霆直接摇摇头:“大多数的母亲十月怀胎不是说不要就不要的,我觉得很大的可能,不直接出现也会间接的出现。”

  一语好像点醒了梦中人,是啊!每个母亲愿意生下孩子都会是期待这个生命的来到,所以不是说不要就不要,说扔了就不再看一眼。

  绝情的人有是有,但是我相信大多数的母亲不会和石头一般坚硬的,“哥,你真的是太厉害了。”欧阳靖西崇拜的小眼光朝着海霆袭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