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那好,你快点儿。”

  戴克勤一听,瞬间比得了圣旨还高兴。

  他先弯下腰去试了试水温,觉得温度正好,他又从浴柜里拿出一小盘花瓣儿撒在水中。

  Y更◎+新*,最K快y上若:¤年^“网0b

  然后把浴液等用品全部准备好,他要好好的和睿璇洗个泡泡浴。

  “噗……你这是做什么?”她强忍住笑。

  “准备沐浴用品呀,等你卸完妆咱们就可以好好的泡一泡澡,庆祝今天签约成功!”

  他开心地准备了一瓶红酒放在浴缸边沿。

  “不喝酒了吧?”她酒量虽好,但很不喜欢喝酒。

  “咱们喝一点点好不好?为咱俩、也为签约成功干杯。”他倒好两杯酒。

  “好吧……”她极度无奈。

  但又不忍心扫他的兴,见他这么开心,也就只好顺着他了。

  卸完妆的她,走到浴缸边缘,抬起脚准备探入水中。

  “来,宝贝儿,慢慢的下水。”他怕地面太滑,赶紧扶着她进去。

  一入水中,她就钻进水里,只露出一个头,身体被玫瑰花瓣覆盖着。

  “我不喜欢什么泡泡浴,就这样就很好了。”

  她怕泡泡把玫瑰花瓣的美给掩盖了。

  “好……”他满心欢喜。

  准备泡泡浴是因为怕她会羞涩的无奈之举,其实他也不喜欢那样。

  不要泡泡才看得清楚,正合他的心意。

  “你手机响了,快去接。”

  就在戴克勤动手动脚之时,房里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

  “不管它,先完成咱们的大事再说。”

  “说不定是我哥打来的。”

  “天王老子打来的也不行……”

  俩人在法国游玩了一个多月,戴克勤乐不思蜀,直到睿一第十八电话追来,他才意犹未尽地带着睿璇回国。

  回到星市的第二天,他就懒洋洋地开车去了公司。

  一进睿一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到大沙发里:“哥,什么事儿值得你这么着急的把我给叫回来?”

  “还问?我问你,你为什么把戴叔叔和蔡晴阿姨的电话拉黑?”睿一极不悦。

  “拉黑?哦哦……他们每天几个电话催我回来,正玩得高兴的时候,你说烦不烦人?”戴克勤打了一个哈欠。

  “你昨天下午两点就到了,怎么?晚上还没睡够?”睿一很不满地问。

  “我……哥,咱们说正事吧,你把我催回来是什么事儿?”他哪里敢告诉睿一昨夜为什么没睡?

  睿一歪着头盯了他几秒,说:“是不是睿璇住你那儿去了?”

  戴克勤一阵心虚,一向伶牙俐齿的他顿了顿,还没敢点头。

  “你如果是真心对睿璇,你就应该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你只是玩玩而已,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睿一毫不客气地说。

  “哥,你怎能这么说我,我对睿璇那是一百个真心。”他急了。

  这睿一哥怎么这样,自己不是还特意安排睿璇跟他一块儿去法国的吗?

  睿一像是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似的,瞟了他一眼,说:“我让睿璇跟你一道去法国,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不能顺利拿下杰克,睿璇去了有九成的把握。”

  “当然,如果你是真心想追求睿璇,也算是顺便给你点儿机会,你可别把我的一片苦心拿来践踏。”

  戴克勤瞬间无话可说。

  人家只是支持你追睿璇,你却把人给……直接吃了。

  难怪睿一摆出满脸不悦的样子,这是担心生米煮成了熟饭之后他戴克勤不给聘礼?

  当然,这只是他在心里自己给自己的安慰,丁家是什么人家?还需要这些遗风陋俗吗?

  “哥,既然咱们说起这个严肃的话题,那我也就跟你把心里话说说,我是真心喜欢睿璇,我打算和睿璇结婚,我连求婚钻戒都已经买了。”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睿一连忙打断他的话。

  难怪妹妹出机场的时候手上戴着一颗超大鸽子蛋,当时他还以为睿璇戴的是父亲当年向母亲求婚时的那一枚。

  但是款式又有所不同,原来是这小子送的。

  “我说,我已经送了求婚钻戒给睿璇,我打算……”

  “停停停,原来睿璇手上的那枚钻戒就是你送的?你小子一枚钻戒就想换睿璇一生?”

  “对呀,我只想和睿璇过这一生!”

  睿一认真地打量起戴克勤来,这花花公子名声在外,还不知道能不能通过湘园那四位大人那一关。

  就算父母不会反对,爷爷奶奶那关他是难过了。

  尤其是奶奶,她似乎一直都不喜欢戴叔叔,睿一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湘园?”

  “这事儿我正想跟哥商量商量呢,我自己是打算今天让睿璇休息一天,明天一早去湘园拜见几位长辈,哥你看呢?”

  “也行,你父母那边同意你这么做吗?”

  睿一料定戴家父母不会同意,戴叔叔那人的性子他太了解了。

  肯定容纳不了离异过的睿璇。

  “我父母那儿你们就不用担心,决定权在我,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和睿璇搬出来住。”戴克勤很果决地说。

  “那不行,我爸也是个思想相当正统的人,绝不会让女儿这么委屈地嫁了,这你可得做好思想准备,只要戴叔叔和蔡晴阿姨不同意,我爸也会坚决反对,你们难道要闹得众叛亲离?”

  睿一坚决不支持他们这么做,这么做好像丁家的女儿嫁不出去似的。

  而且还使整个丁家都委屈,嫁人是美好的事儿,非得搞得这么窝窝囊囊?

  睿璇的第一次婚姻已经是由窝囊开始,再以失败告终。

  难道还要让睿璇再经历一次没有双方父母祝福的婚姻?

  这种事儿丁睿一首先就不同意。

  戴克勤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想到这事的严重性。

  睿一此刻想到的,他也梦想想到了。

  一个男人,真爱一个女人的话,就必须让她幸福。

  爱她,就不能让她委屈。

  “好,谢谢哥的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湘园我就要过些日子再去,我……”

  “行,这事儿急不得,慢慢说服戴叔叔和阿姨,别和他们争执,让着他们点儿。”

  “那好,哥,我就……就先回去了。”

  睿璇还在他住的公寓里等着他呢,他出来这大半天了,怕她一个人会着急。

  “好。”睿一挥了挥手。

  戴克勤走出办公室,睿一的电话响了。

  他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只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

  忙对着电话说:“好好,我马上就赶过去!”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