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说什么?”杰克凑了过来。

  “没事儿杰克,我们在说,你是个很好客的人。”刘文锐连忙打圆场。

  杰克听了,高兴地说:“你们是贵客,远道而来,我必须接待好你们。”

  “走了,别孩子气了,你这样我不理你了。”睿璇“威胁”戴克勤。

  戴克勤勉强笑了笑,睿璇把手伸进他的臂弯里,和他一同进了杰克的公司。

  谈判桌上,杰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一改刚才的热情,商人嘴脸尽现。

  这边,戴克勤和刘文锐也是丝毫不肯让步。

  最后双方僵持不下,都提议暂时停止,各自先商讨之后再继续。

  十分钟后,双方又坐下来继续谈判。

  一开始,气氛比之前更加激烈,很快又陷入了僵持状态,睿璇一看,这样下去有将谈崩。

  她不再沉默,先是历数睿一玻璃在全球汽车行业中的影响力。

  接着详细讲述了公司的经营理念,从睿一开创公司到如今睿一玻璃成为全球家喻户晓的汽车玻璃品牌,她全都如数家珍般介绍得清清楚楚。

  接下去又向杰克一方介绍了和睿一玻璃合作的各项优势,和不合作的劣势。

  最后谈到价格上来,她坚持睿一玻璃的原则,分文不肯让步。

  不仅杰克听得满脸震惊,就连戴克勤和刘文锐都对她佩服之至。

  睿璇一讲完,整个大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杰克一方全部起立,杰克恭敬地对睿璇说:“感谢睿璇小姐的解说,我们决定和睿一玻璃成为终身合作伙伴,这次的合同我们现在就签。”

  戴克勤深情地注视着睿璇,睿璇的精彩表现令他更加刮目相看。

  刘文锐看着老同学盯着睿璇的模样,心里虽然酸涩得很,但是也为他们高兴。

  当然,他还特别羡慕嫉妒戴克勤。

  签完合同,在杰克的公司参观完,他们谢绝了杰克的晚宴,告别杰克回到了酒店。

  刘文锐这回自觉不当电灯泡,送到酒店大堂就自觉止步。

  回到房里的戴克勤,等睿璇一进门,就把房门锁上。

  一把抱起睿璇就往卧室里跑。

  “喂!戴克勤,你做什么?”她挣扎着。

  可是戴克勤一语不发,抱着她不放,直接把她轻轻地放在床上。

  他迫不及待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脱了扔在地上,朝她覆去。

  “你干什么呀?你让开,我要去方便一下!”她推他。

  无奈戴克勤人高马大,纹丝不动地把她钳制在自己怀中。

  “你怎么了?”她不再动,望着上面的他。

  他眼里发出炙热的温度,仿佛要将她熔化一般,热烈地对她说:“我戴克勤何德何能,竟然能拥有这么博学多才的你?”

  她没有说话,完全沉醉在他的饿柔情蜜意之中。

  “宝贝儿,我守了将近三十,终于知道我这是为什么了,我是在为你守。”他把头埋在她的颈处。

  “守什么?”她没明白。

  “守身如玉呀!”他特显摆。

  “噗!哈哈……”她笑得床都在颤。

  “你笑什么?”他很委屈。

  “我笑你,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女朋友一月换一个都嫌慢的人,竟然告诉我你守身如玉?你哪里如玉了?”她揶揄地捂着嘴笑。

  “……”他有苦难言。

  “我根本不在乎你有多少个前女友,我只在乎你跟我在一起之后,还会不会像之前那么的花心,你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些。”她也根本不信。

  “难道你都感觉不到我是第一次?”半天,他才幽幽地问出一句。

  “你?第一次?哈哈……”她又大笑起来。

  “……”

  “你动作那么娴熟,你说你是第一次,你是在故意逗我乐的吧?”她一点儿也不信。

  “娴熟?”他突然有点儿恨起那些小电影来。

  如果不看,他将动作生涩的向她展现自己的水平,她就会相信了吧?

  “好了,咱们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记住,我不会嫌弃你以前有过那么多的女人,我只在乎你的今后是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她郑重地说。

  “……睿璇,我保证,我绝对只有你,今后也只有你!”他知道解释不清。

  所以保证也是一种取得她信任的有效途径。

  “好,我相信你,你现在可以起来了吧?”她轻轻推他。

  “不,我们继续……”他伸手替她拉下后背的拉链。

  “不行,我要去浴室,我脸上的妆……”她最注重面部保养,从来不在睡觉时脸上还带着妆。

  “好,那我去洗澡,你卸妆。”反正他就是不想和她分开。

  “不行,我不习惯这样。”她果断拒绝。

  从来没有和男人同时在浴室的习惯,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从现在开始你得慢慢适应,我一刻也不想和你分开!”他说得也很坚决。

  大有你不同意我就不去洗澡的架势。

  她和他僵持了几分钟,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好吧,那得说好,你洗你的澡,洗完你先出来,我卸妆比较慢。”她无奈地说。

  看正!版t章W节上“+若rA年网I'0()

  “那……行……吧。”他心里窃喜,第一步成功了。

  睿璇正准备下床,就被他双手捞起,横抱着下床走进预示。

  他先把她放在地上,然后去放浴缸里的水,边放边说:“你瞧,这个浴缸就像是为咱们做的,这么大正好可以俩人同时洗。”

  “你洗吧,别废话了。”她没好气地对着镜子卸妆。

  浴缸的水蓄满了,他转身站在睿璇身后,看着她慢慢地一点一点做着面部清洁。

  “我帮你好不好?”他从后面伸手到前面,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不用,你不知道怎么清洗,我一会儿就好了,你赶紧先洗澡。”她被他箍得不能动弹。

  “我不洗,我害怕孤独,我要等你一起。”他开始耍无赖。

  “不行,你赶紧松开我,你去洗……”她挣扎着,突然不敢动了。

  她明显地感觉到身后的他在变化,令她脸红不止。

  他却好不害羞,还引以为荣:“你看,是你扭来扭去把我的火点着了,你现在要负责帮我灭火。”

  说着,把她抱得更紧了。

  “不要这样,我答应你,但是你要先松开我,我要把脸上的卸妆水冲洗干净。”到了这一步她只能妥协。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