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戴克勤急忙点头,并抓住睿璇柔软的手。

  他就喜欢她向自己提问,她要是不开口说话他才害怕呢。

  “我要是问了,你可别觉得是我多心,或许是我的感觉出错,但你不能责怪我,行吗?”

  “行,你问。”

  “戴叔叔和蔡晴阿姨,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她又不傻,她看出来了。

  “……没有,真的没有,我爸我妈最近他们自己俩在闹别扭,所以可能有些话说得不太好听,你别跟他们计较。”

  戴克勤连忙替自己的父母遮掩。

  不然他能怎么办?

  那是自己的父母亲呀,他总不能把矛盾扩大吧?

  他得这边安抚好了睿璇,回国后再慢慢感化父母亲大人,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接受睿璇。

  而且,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他没有睿璇就觉得生命毫无意义的地步。

  他看得出睿璇也是如此。

  如果父母还是继续反对,他将永远失去自己爱的人。

  那他宁可做个不孝子,搬出家和睿璇自己组建一个小家庭。

  睿璇见他好一会儿不吭声,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推了推他:“克勤,你怎么了?”

  他猛地抬起头,目光灼热地盯着她问:“睿璇,你终于这么喊我的名字了?”

  仿佛得了皇帝大赦似的兴奋。

  “这……这有什么呀?你不叫克勤吗?”她不以为然。

  “不不,你不知道这对我的意义,你原先都是连名带姓直接喊戴克勤,三个字把咱们的距离拉得好远,刚才这声‘克勤’令我感觉温暖。”他动情地抱住她。

  “你真的就不能先穿上睡衣在跟我聊天吗?”她碰到他光滑的背。

  “不能!穿那东西在身上就是多余……对了,你是在埋怨我没有实际行动?”他把她一推。

  接着自己也顺势覆了上去。

  半夜里,戴克勤悄悄下床去倒了杯水喝。

  “你不开灯呀?”黑暗中睿璇轻声问。

  床太大了,她睡在中间够不着床头的开关,大灯的遥控器也在床头上搁着,手长莫及。

  “宝贝儿,你就醒了?”戴克勤这才把灯打开。

  “黑乎乎的你也能出去倒水喝,真是服了你。”

  她坐起把枕头竖起靠在床头看着床下的他。

  “我怕把你吵醒,黑不怕,熟悉了就知道水在哪儿、门在哪儿。”他钻进被窝挤了过来。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撒娇:“我怎么感觉你比我大好多呀?”

  “没,也没大几岁吧……”他有点儿拿不准她是嫌他年龄比她大呢?还是大呢?

  “可我觉得你比我大二十岁。”她一本正经地说。

  “为什么?”他很纳闷儿。

  “因为你会疼人,你会照顾人呀。”她歪着脑袋笑。

  他恍然大悟,这问题说的不明不白,差点儿把他的心脏都吓飞出来。

  “你是我长这么大唯一想真心爱的女人,我不疼你、我不照顾你,那我照顾谁去?”他认真地捧着她的脸说。

  “算你说得好,否则……”

  “否则什么?否则你把我吃了?”

  “不!否则我就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去。”

  “你敢!今后永远都不能拿这种事来吓唬我,我永远不会允许你嫁给除我之外的男人!”

  他狠狠地一口咬在她的肩头,直到她喊痛为止。

  “我的肩膀……”她带着哭音。

  他把她的肩膀扳过来一看,立即“啪”的一声狠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rl若年》网s}唯一?n正版,of其:v他^都!是盗J版“r0n#

  “你别,你做什么呀?”她赶紧抱住他的手不让他再抽。

  “都是我不好,还说要照顾你呢,结果把你咬破了。”他万分愧疚。

  “没事儿,你瞧,这几颗牙印还挺整齐的,以后有人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就说被一条狼狗给咬了。”

  睿璇说完,抿着嘴直笑。

  戴克勤满脸哭笑不得。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狼狗就狼狗吧,只要她高兴就好。

  等睿璇笑完了安静下来,他凑到她的耳边无限暧昧地说:“你还有力气开玩笑,说明我刚才不够卖力呀。”

  “什么?”她愕然。

  “我说,是时候证明一下我真正的实力了……”

  “放开,不行……那你先把灯关了!”

  灯灭了,被子和睿璇的睡衣又滑落一地……

  第二天早餐后,刘文锐来了。

  他看着满脸绯红的睿璇,和满面春风的戴克勤,心里就一阵酸涩。

  傻子也能知道这里面怎么会事儿。

  在看丁睿璇手上突然多出来的大钻戒,还能不明白就是白痴了。

  戴克勤这小子昨夜把人家董事长的妹妹给搞到了手。

  他除了心里羡慕嫉妒恨之外,再也无话可说,谁让他和戴克勤这小子是铁哥们呢。

  他来接他们一起去谈判。

  希望今天就能顺利签下,这样好赶紧把这俩蜜月期的恋人送走。

  免得他们天天对着自己撒狗粮。

  到了此次跟他们合作的士杰公司,对方强大的签约阵容已经等候在大厅里。

  “这位美丽的小姐是谁?”老板杰克眯着眼睛盯向睿璇。

  戴克勤顿时一阵反感,护在睿璇面前说:“杰克先生,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朱丽娅。”

  “哦哦……你的未婚妻,来签约的?”杰克的目光离开睿璇。

  “是的。”戴克勤冷淡了下来。

  在他看来,谁敢觊觎睿璇,或对睿璇起半点不良心思,那就是他戴克勤的敌人。

  “很好,郎才女貌。”杰克突然蹦出一句戴克勤他们的语言。

  “什么?”睿璇没反应过来。

  杰克在刘文锐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刘文锐对戴克勤和睿璇说:“杰克先生见到了睿璇小姐时,就在心里做了决定,和咱们公司合作!”

  “真的吗?这么快?”睿璇不敢置信。

  戴克勤把睿璇拉到身边,对刘文锐说:“如果是因为见到睿璇就签,那么这种合作我不做了,我回国去向睿一哥负荆请罪去!”

  “克勤,你这是做什么?”刘文锐惊讶地看着他。

  睿璇也不同意,哥哥好不容易盼着和士杰公司合作,这都要签约了,怎么能因他戴克勤赌气而不合作呢?

  她连忙从戴克勤手中抽出手,严肃地说:“克勤,如果你不想留下来签,那随便你,我今天和刘总监在这儿签约!”

  “哎呀,你们俩这是做什么呀?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杰克什么?”刘文锐诧异地问。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