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璇纳闷地看着他跑出去的背影。

  不知道他就那么光着还到处晃荡干嘛。

  不一会儿,戴克勤手中抱了三件东西进来,脚一勾就把门关上了。

  ~若Od年¤◇网首W‘发0

  他跳上床,把东西摊在被子上,说:“来,这两种你挑一个。”

  并把它们举到她的面前,让她挑选。

  睿璇喜悦地看着,脸色立马大变,气得咬牙切齿。

  “戴克勤!你给我滚下去!”她二话没说就去抢夺他手里的东西。

  “哎哎,乖了乖了,别抢,会给你的。”他护着。

  那两件惹得睿璇大发雷霆的东西,一件是一盒事后补救的药,一盒是根本无需睿璇过目的东西。

  她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觉得他毫无责任心。

  如果有担当,肯定不能买药回来,那是多伤身体的东西。

  如果有担当,更不需要让她看那盒他自己用的东西,他直接用就是了。

  体贴的男人都会自己选择它,为什么要她来选择?

  戴克勤还没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肯下床,而是更加赖皮地靠近她。

  “睿璇,这又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

  “我叫你滚呐!你快下去,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她抡起两个小拳头就朝他又推又打。

  额……他还是一脸懵得很。

  “宝贝儿,能否给个提示?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睿璇停止了推打他,委屈地看着他:“你你……你一点儿都不会心疼女人!”

  “心疼女人?不是……我哪里就不心疼你了?”

  他更委屈,买药是因为之前做了没有采取防护措施,他可不想让自己的新娘挺个大肚子,连婚纱都穿不上。

  搞得非要像睿一和云朵似的,只能等孩子生下来后再补办婚礼。

  他只想让自己的新娘美美地穿上婚纱,顺顺利利的举行婚礼。

  而那盒套套,则是为今晚和以后的每一次准备的。

  想得这么妥当,难道有错吗?

  就算是他真错了,那也给个提示吧?

  “你心疼我?你真的心疼就不会买药给我吃了,你知道这种药多伤身体吗?”她泪汪汪地说。

  “是吗?伤……伤身体?”他还真的没有想到。

  可是,之前那次的疯狂,万一留下点什么,这不是可以补救吗?

  睿璇抽泣着,小声把自己对这药反感的原因告诉了他。

  这种药的伤害她领教过。

  前一段婚姻中的那个男人,每次都不肯自己做防护措施,说是不自在,而总让她吃药。

  令她吃得月经紊乱、每月腹痛难忍。

  最后去医院一看妇科,医生都严厉斥责她。

  所以,她现在看到这种药就条件反射地反感起来。

  戴克勤听完,内疚地说:“睿璇,我真不知道这些,要是知道我是绝对不会买药叫你吃的!请你相信我!”

  睿璇看着他满脸罪恶感的样子,心一软,扑哧一声笑了。

  他拿起那盒药,直接丢进了小垃圾桶里:“不要了,让这药见鬼去吧!”

  然后他拿起另外一盒,忐忑地问:“那这……这个行吗?”

  他不敢确定睿璇对这玩意儿会不会反感。

  睿璇看了一眼,羞得把头转开,点了点头。

  这还用问吗?

  这才是对女人最贴心的保护。

  这个避孕风波就算是平息了,一场虚惊,戴克勤一头冷汗。

  他又拿起第三个盒子,这是一个粉色的模样精致的小纸盒。

  “这又是什么?”她以为还是刚才那玩意儿。

  “你猜猜看?”他卖着关子逗她。

  “我猜不着……”她的脸通红。

  她也不敢猜,她害怕是那些什么什么情…趣之类的。

  毕竟戴克勤这些年来花名远播,他买个什么变态玩意儿来也不是没可能。

  “笨丫头,真是让我桑心,这么好的东西竟然猜不着,可见你是对我信心不够啊。”

  他嘴上在喋喋不休地数落着,手却在拆着纸盒。

  纸盒里还有一个盒子,是一个极考究的小首饰盒。

  “这是什么……”她惊讶地问。

  他没有做声,慢慢地打开首饰盒,一枚钻石戒指呈现在她的面前。

  “哇!这么大?!”她满脸震惊。

  这枚鸽子蛋比老妈首饰盒里,那枚当年老爸送的定情戒指大了一圈儿。

  “这是我专门为你去订做的,你手指的尺寸我是根据……目测的,也不知道准不准。”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送……送给我的?”她感觉一股酸涩的味道冲向鼻子。

  上一段婚姻那个外国男人因为经济条件不高,买不起钻戒给她,只买了个白金指环送她。

  她把那枚指环视若珍宝,结果离婚时才知道,那并不是人家买不起,而是无心买。

  “对,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戒指,睿璇,接受我吧!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他双手捧着钻戒,单膝跪在床上,诚恳地对她说。

  睿璇感动得差点儿落泪,看着他:“你这是向我求……爱?”

  求婚还早,她还没有想过。

  “对!”他用力点头。

  “噗……”她又哭又笑起来。

  “怎么了?”他担心地问,害怕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有这么向人求爱的吗?”她捂着嘴偷笑。

  戴克勤低下头朝自己身上看,的确,竟然忘记自己是光着身体。

  “我这样……是不是显得不够……尊重?”他结巴起来。

  “当然……不会了,难道你追求我是要做给别人看吗?”睿璇并不在意形式。

  戴克勤听了立即坐到她面前,抓着她的一只手,把戒指小心翼翼地戴到她的无名指上。

  “好看吗?喜欢吗?”他吻了吻她的手指。

  “好看,喜欢。”她高兴得爱不释手。

  仔细看时,才发现戒指上有两个字母:D.D。

  “这是什么意思?”她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

  “戴克勤、丁睿一,你我的姓氏缩写。”

  原来是这样,真是有心了。

  她感动地扑进他的怀里,轻轻地抽泣起来。

  一个男人,在根本都不确定你是否能接受他的情况下,竟然去定做了一枚昂贵的大钻戒给你。

  这样的男人简直太好了,她岂能错过他、把这么好的男人拱手让给别的女人?

  她突然从他的怀中坐起,满足地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然后清了清嗓子。

  “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认真回答我,行不?”她指着他的鼻尖问。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