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锐见她在问,立即看向戴克勤。

  用眼神询问他能不能说,他还不清楚这位大小姐的脾气。

  “因为,这家将要和咱们合作的公司在全球汽车行业来说,实力雄厚,但是很难和他谈判,去年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可是到最后他们又临时变卦。”

  戴克勤干脆自己说,他不喜欢刘文锐这么瞻前顾后的性格。

  做点什么事都是畏缩不前的。

  “原来是这样,那这次怎么又确定谈成了呢?对方不会再变卦了吗?”

  丁睿璇一脸担心,既然是已经有过前科,那现在变卦不是小菜一碟吗?

  “其实,我也不敢保证明天他们不会变卦,所以才让董事长把你们二位大将派来了,有你们在我这心里底气也足。”刘文锐说的是心里话。

  睿璇没再做声,三个人就这么各自怀着心思吃完了这一顿晚餐。

  刘文锐走后,睿璇站在酒店的大门口看着外面的灯光,竟有些入迷。

  “你说,明天要是你和刘文锐去,你们能签下来吗?”她幽幽地问。

  “不能!”戴克勤想都没想就回答。

  说完还转身就进了酒店,睿璇急忙追上去。

  他就是要睿璇在旁,他有九成的把握能拿下对方,来之前他已经连夜看过对方公司所有的资料,他是胸有成竹来的。

  但是,他在睿璇面前不能说出来,他现在一刻都不想让睿璇离开他的视线,他要她也一同去。

  签成和约之时,他希望第一个和自己分享喜悦的人是睿璇。

  “你走什么呀?走得这么快,害我差点儿跟不上。”睿璇在大堂中央抓住他的手。

  他停下来深情地看了一眼她,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搂紧她朝电梯走去。

  回到房里,他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盯了她十几秒之后,一本正经地说:“我希望你明天和我一起去!”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呀?我很困了,明天也很累,我想在酒店睡觉!”她起身就朝房里走去。

  等他追进来时,她已经抱着睡衣进了浴室。

  “睿璇……”他刚到门口,浴室的门咔嚓一声关上。

  他只好坐回椅子上等她,并和国内的睿一汇报到这儿之后的行程,交流了一下明天去签约的一些注意事项。

  睿璇穿着睡衣出来,见他坐在房里没走,脸顿时红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回去睡觉?”她有些嫌弃地看着他。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说得很果断。

  “……”她又涌起一股气。

  “我会对你负责的!”他又保证似地说。

  “谁要你负责了?你当现在还是古代呢?再说了,我不吃亏,我就当是找了一次……”

  牛郎二字还没说出口,嘴唇就被他霸道地吻住了。

  “唔唔……”她的话被他两片薄唇堵着。

  好一会儿,他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同样喘息不止的她。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冲进了浴室。

  她愣在当场,他这是……嫌弃和她亲吻?

  浴室里响起了近乎急躁的哗哗的流水声,她的心情才好了一些。

  等他出来时,她差点儿没有惊叫。

  “你你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她把脸转向别处。

  他光着走过来,站在她的面前,双手捧住她的脸,强迫她看他。

  她赶紧闭上眼睛:“你快穿上睡衣呀!”

  “睡衣在那边房里,再说……穿上还得再脱,这不是浪费时间嘛?”他伸手勾住她的下巴。

  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痒乎乎的。

  她睁开双眼,对上了一双多情而迷离的黑眸,眸子深邃得似旋涡般,令她沉迷其中。

  “宝贝儿,我抱你上去……”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魔力,她不由自主地轻轻点点头。

  她被他轻轻地放在了床上,他像呵护一件珍品一般,小心翼翼的紧挨着她躺下。

  “放松,我发现你比小姑娘第一次还紧张……”

  他其实只是想安慰她,无心地脱口而出。

  没想到她极其敏感,一把抓住他正游离于她身上的手:“你……你和过多少小姑娘上过床?”

  他后悔得想狠狠地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什么话不好说,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没……我这人还是有底线的,我如果说我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和任何女人上过床,你信吗?”

  他感到相当委屈,也特别的后悔。

  这些年来,为了对抗父母的催婚,他故意制造出不少自己的花边新闻。

  没想到等自己遇上真爱的时候,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能还自己的清白。

  他知道自己刚才这句话说出来十分苍白无力,她绝对不会相信。

  “我不信!”

  果然,她连想都没想,直接断了他的希望。

  “睿璇,你不信不要紧,日久见人心,你迟早会相信我是清白的。”他有信心。

  “你?清白?哈哈哈……”她仿佛听到了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你笑什么?”他不安起来。

  她收住笑声,正色起来:“戴克勤,我喜欢踏实真诚的男人,不喜欢虚伪的男人,如果你是,现在开门走人还来得及,别等我瞧不起你!”

  “睿璇,我怎么了我?”他小心地问。

  他还没意识到她为什么又笑又突然翻脸。

  睿璇带着很不屑的目光看着他。

  …若*‘年网唯一JS正版…B,其他都Qv是ax盗版$0q

  “你说你是清白的,你戴克勤如果是清白的,那黄河的水也是清澈的!”

  “你自己名声在外你不知道吗?我是喜欢你没错,那么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我并不在乎你原先和谁在一起,你根本没必要用谎言来证明你的清白!”

  她转身准备从床的另一面下床,被他一双长臂捞住。

  “睿璇,你你你别走,是我不对,我不再说了,是我不清白,我配不上你……”

  他紧张得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喃喃地说。

  她心一软,抬起双手抱住他,脸贴在他的胸膛说:“我不在乎你以前跟谁,我只在乎你今后爱谁,我非常害怕……”

  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害怕再遇人不淑。

  她并不知道,这话她不说戴克勤也想到了。

  所以,他在心里保证过,绝对不让自己提起她的伤心事。

  他此刻内心最郁闷的是,女人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否真清白,而男人就不行,无从证明。

  “睿璇,你放心,你看我今后的表现,我一定会让你相信我……”相信我的清白,他只能把这几个字咽下。

  睿璇抱紧他,听着他的心脏在砰砰地跳。

  他突然轻轻推开她:“你乖乖在床上等着,我出去一下就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