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如果太困了就好好睡吧。”

  “我打电话给睿璇小姐,她是女孩子,不能饿着。”

  刘文锐滔滔不绝起来,一副很为戴克勤着想的口气。

  戴克勤一听,脸上的笑容收起。

  心想,这是遇上情敌了!

  他没有回答,而是把手机拿开放在枕头旁,嘴里发出mua的声音。

  语气暧昧沙哑地说:“宝贝儿,别停,不理电话,咱们继续……”

  电话那头的刘文锐一听,顿时脸黑。

  难怪半天不接电话,原来他们正在……

  这感觉就像是,心中的女神被人给玷污了,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他恨不得一拳砸在桌上。

  戴克勤立即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

  睿璇听到了他刚才那翻台词,气得在黑暗中用脚瞪他。

  “你为什么要骗他?明明都醒了,什么都没做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这下脸丢大了,刘文锐好歹是自己哥哥手下大将。

  让他知道了自己竟然和戴克勤已经……她还要脸么?

  好在屋里很黑,谁也看不见谁,否则真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双手捂着滚烫的脸缩进被窝。

  “宝贝儿,你确定咱们什么都没做?嗯?”

  他把被子掀起一些,双手把她捞进怀里。

  “你离我远点儿。”虽然是拒绝,但是语气已柔软了许多。

  戴克勤仿佛受到鼓舞一般,更加欺身过来。

  “我觉得睡了一觉浑身是劲儿怎么办?”他贴在她的耳边说。

  她的身体一僵,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但是面对一个男人如此露骨的话,耳根还是不由自主地发起烫来。

  “刘文锐是不是喊咱们去吃饭?那快起来吧,我好饿!”

  她伸出双手要起来,却被他按住。

  “我更饿!先把我喂饱,否则我不敢保证我在餐厅里会……”

  “会怎样?”她紧张起来。

  这个花名在外的花花公子,据说调戏女人可从来不分场合。

  要是他真在餐厅大庭广众之下对她动手动脚,那她的脸面何存?

  不行,得先制止他,和他谈好。

  “会……会吃到一半把你抱上来继续吃。”

  他语调暧昧地偷笑。

  额……她顿时不再动了。

  “我已经有过一次婚姻,所以,我并没有把这事儿看得有生命那么重,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摆布我。”

  “睿璇,我是爱上你了,你不信吗?而且,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或许也是爱我对不对?”

  “我才没有……”她说得有些底气不足。

  她的内心有个声音经常在告诉她,她喜欢戴克勤。

  只是碍于他那些花名,她不敢拿自己冒险。

  所以,总是强烈地拒绝他,丝毫不给他好脸色。

  q!若=●年网U》正版J首J)发U0◇

  “怎么没有,你这里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他触向她的心脏位置。

  却故意停留在高处稍微使了点劲儿。

  “你故意的吧?”她疼得皱眉。

  “当然是故意的,我恨不能……再把你吃一次。”

  “那……咱们先去吃饭好吧?”

  她确实很饿,而且也确实不能让刘文锐一个人在下面等。

  不然,今晚哥哥接到的电话将是她和戴克勤如何如何。

  那样她还要回星市去做人吗?

  “你说,与其到餐厅被我抱上来,不如现在就让让……”

  他话还没说完,睿璇就跳下了床,跑得比兔子还快。

  “噗哈哈……”他在床上大笑起来。

  “还有脸笑!”她有些羞恼。

  慌乱中摸到了一条内裤,刚穿上就感觉不对劲儿,是他的。

  急忙又把它脱下,“啪”的一声,床头的灯亮了。

  “你……”她羞得满脸通红。

  裤头还没有完全褪下,全被他看在眼里。

  “其实,你就这样穿也是挺好的。”

  他坐起来靠在床头戏虐地笑着。

  她不脱了,气呼呼的从地上捡起自己里里外外的衣服,抱着跑进浴室。

  好一会儿,流水声过后,她换好衣服走出来。

  把手中的男人内裤扔向他:“给你!”

  他接住,满脸邪魅的笑容:“你穿过的……”

  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睿璇突然醒悟过来,扑过来伸手就抢:“给我,你拿过一条干净的!”

  被他一只手拦住:“不行,我就穿这条,别闹,刘文锐等很久了。”

  睿璇瞪着他,这会儿想起刘文锐来了?

  俩人好半天才下楼进了餐厅,刘文锐满脸不耐烦,看着他们直摇头。

  “老刘啊,快上菜,我和睿璇都饿了。”

  戴克勤边说还边炫耀似的松了松衬衫领口的钮扣。

  刘文锐欲言又止,最后干脆把气咽进肚子里,无奈地招手上餐点。

  “董事长让咱们明天就去和对方签合同,签成之后,让你和睿璇小姐在法国休假一个月。”

  他有些不悦地传达着丁睿一的指示。

  从董事长的来电可以听出,这哪里是派戴克勤来签约的?

  这分明就是董事长为妹妹和未来妹夫创造相处条件的。

  以前从没听戴克勤有过正式的、固定的女朋友。

  而且,从睿璇和他下飞机的状态来看,他们并不像是情侣。

  真没想到,这小子半天就把董事长的妹妹给搞定了。

  早知道抱得美人归这么简单,他就不要求董事长派戴克勤来了,直接让睿璇小姐来多好。

  刘文锐此时的内心,用欲哭无泪来形容都不过分。

  戴克勤一听,明白了丁睿一的良苦用心,他咧着嘴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刘文锐狠狠地斜了他一眼,就差没崩溃。

  “睿璇,明天签约你去吗?”他问得有些多余。

  睿璇来的目的就是协助他们谈判和签约,她不去,戴克勤和刘文锐都不敢做主拿主意。

  她见他满脸担心,害怕她不去,故意淡淡地说:“你们去就行了,我不想去。”

  刘文锐的目光闪过一抹惊喜,睿璇小姐不去,可见他们俩的感情还没那么深厚吧?

  毕竟是一下飞机就上了床,这种感情靠不住,何况戴克勤这家伙是个花心大萝卜。

  看来自己还是有戏的,他突然没那么失望起来。

  戴克勤则失望地看着睿璇:“宝贝,你不去我也不去,让文锐一个人去就好了。”

  刘文锐一听,慌了:“不不……你不去我一个人怎么决定?那我还需要总部派人来做什么?”

  他就差没有哭出来,这次要是合约签不下来,他这海外总监的位置也不稳了。

  戴克勤没有同情他,转头腻向睿璇的肩头:“去好不好,你不去我也不去,这次签约又要泡汤了。”

  “又?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又要泡汤?”她惊讶地问。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