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说什么,你请回吧。”

  戴克勤一把将刘文锐推了出去。

  气得刘文锐在外面拍了几下门后才悻悻离去。

  离去前撂下一句话:“我在楼下餐厅等你们!”

  睿璇已经选好了自己的房间,她选了一间大的卧室,她喜欢宽敞,并且大落地窗外可以看见一大片森林。

  戴克勤走进她的房里,问:“需要我帮你一起收拾吗?”

  “你?出去!”她毫不客气地赶他。

  “我不出去,我要帮你!”他霸道地走过来。

  睿璇早就领教过他的无赖,只要转身不理他自己整理箱子里的衣服。

  他伸手过来帮她把衣服一件一件挂进衣柜里。

  “放下!不要你动!”见他拿起一套衣服,她红着脸抢了过去。

  “不就是……内内……衣嘛。”他奇怪地看着她。

  “闭嘴!”她没好气地制止。

  “那我帮你挂外衣好了,现在你可以先去洗漱,一会儿你出来见了保证满意。”他嬉皮笑脸地说。

  “你想偷我东西吧?”她故意气他。

  “我偷……我不偷你东西,我要偷……”偷你人。

  他还是把最后两个字咽了下去,怕被赶出去。

  她看了看时间,拿了一套衣服和一些用品走进浴室。

  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戴克勤已经不在她的房里,她放下心关上门准备休息一会儿。

  还没上床,门就开了,戴克勤探头进来:“睿璇,你洗好了?走吧,文锐在等咱们去吃点心。”

  “我不饿,在飞机上吃过了,不想吃,只想好好睡一睡。”她有些疲倦地说。

  “睡……你不是在飞机上睡过了?”他好郁闷。

  这是睡猪吗?在飞机上睡了十小时不够?

  “谁说睡过了就不能再睡了?”她白了他一眼儿。

  “不是……能睡,能睡,我的意思是先去吃点儿再来睡,好不好?”有点儿可怜兮兮的味道。

  “那好吧。”她把手中的睡衣又放下。

  俩人到了餐厅,刘文锐已经等候多时了,等他没坐下后,餐点也很快就上来了。

  刘文锐一个劲儿地跟睿璇示好,引得戴克勤干瞪着眼,又不好发作。

  直到用餐完毕,三个人离开餐厅回到房里,戴克勤在门口堵着刘文锐不让他进。

  “哥们儿,你今天还有行程安排不是?你请便,忙去吧!”

  “怎么?不让进去坐会儿么?我还有很多话想和你聊聊呢。”

  刘文锐不甘心地看向里面,睿璇已经不在客厅,她进了房把门关上了。

  “不行,我要休息,睿璇也要休息,你先回去吧,咱们晚餐时再见!”

  戴克勤毫不犹豫地把他再往外一推,关上了门。

  “你……你小子别忘了这里谁是地主!”刘文锐在门外气得直哼哼。

  但他又不敢大声吼,怕被隔壁房里的客人投诉。

  戴克勤没有回自己的房里睡,而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怕睿璇有什么需要的时候自己在房里睡得太沉了听不见。

  睿璇并没有睡,她已经睡意全无,坐在桌前看着真人现金棋牌。

  口渴了起身出去倒水喝,一拉开门就看见戴克勤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窗户开着,凉风直往里面灌,她想了想,进房里抱了条毛毯盖在他的身上。

  刚要转身离开,他伸手把她拉住:“睿璇……”

  “你放开!”她连忙拍他的手。

  “睿璇,你在关心我?怕我受凉了?”他感动地问。

  刚才在梦中时,感觉到有一双轻柔的手往自己身上盖上了毯子,他立即就醒了。

  “松手!谁关心你了?少自作多情!”她挣扎着要甩开他的手。

  可是,自己的手被他紧紧地握在他的掌中丝毫动不得。

  他见她没有使劲儿挣扎,手轻轻一带,她跌在他身上。

  “你混蛋……”她怒了,狠狠地在他肩头咬了一口。

  “哎哟……”他的手松开了。

  她趁机起来远离好几步。

  “我去重新开一间房!”说着,就进自己的卧室去拿证件。

  戴克勤立即追进去,央求说:“睿璇,我不碰你了,你别走。”

  睿璇没理他,从箱子里拿了证件要出门,被他拦在门口。

  她斜视着他,从上看到下,眼里闪过一丝“邪恶”的光,他顿时紧张起来。

  这丫头小时候就是个小魔女,每次只要是这眼神准没好事儿。

  他想起了上回被她踹得差点儿直接太监的事,顿时感觉疼痛起来。

  但是还不死心,依旧没有让开,只是用手下意识地护住了怕疼的部位。

  睿璇眼睛瞄了瞄他那只护卫的手,强忍着笑,继续板着脸去推他:“让开!”

  “不让!”戴克勤迅速把她搂进怀里。

  她不再挣扎,任他紧紧地抱着,致使肺部憋闷、呼吸加重,只能靠在他的肩头喘息。

  “你刚才是吓唬我?”他的声音低沉起来有些粗哑。

  “什么?”她没意识到他说的吓唬是什么。

  “你不是要真的踢我那里,是吧?你是吓唬我的。”他心有余悸地问。

  =若年l?网_o唯N。一;?正版》,其.他a◎都是+{盗…版‘0

  “不是,是真的,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她的膝盖稍微抬起。

  他瞬时抱起她,脚一带把房门关上。

  她顿时慌了:“你你……你要做什么?”

  “做饭!”他的动作有些粗暴,把她扔在了床上。

  “啊?”

  “把生米做成熟饭!”

  这样你就再也跑不了,他心里在补充。

  睿璇一听,翻身坐起,一言不发地瞪着他:“你敢!”

  “我真敢!”戴克勤了过去。

  他再也不想掩饰自己的感情。

  让那绅士风度见鬼去吧!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睿璇慵懒地睁开眼,仔细一听,这不是自己的手机铃声。

  屋里一片漆黑,不知是天黑了,还是厚重的遮光窗帘被拉上了。

  她想坐起,才意识到腰间被一只手圈着。

  她顿时清醒了,旁边正在酣睡的男人是戴克勤,之前的经过迅速在她脑中呈现了一遍。

  她又羞又恼,把腰间那只手用力推开。

  “哎哟……”他醒了。

  “乖,别闹,还没天亮呢……”

  一个翻身,整个人趴了上来。

  “戴克勤!你给我滚开!”她拼出吃奶的力气把他推开。

  “睿璇?你就醒了?”他睁开眼,虽然看不见她。

  “你的手机响了,快去接!”

  “不管它,是刘文锐喊吃饭,让他等着!”

  睿璇无奈,只好伸手拿过他的手机,划开接听,并把手机贴到戴克勤的耳朵上。

  “克勤,怎么这半天才接电话?我在餐厅等你们,睿璇小姐号码多少?”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