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要去夜总会吗?”樊帅问。

  “对呀,怎么?你准备去了?”戴克勤一脸兴奋。

  “那就去吧,我也很久没有去玩儿过了,以前还是常跟董事长去的。”

  樊帅知道今天是不可能甩掉这块牛皮糖了。

  与其和他一直扯皮浪费时间,还不如干脆和他一起去喝就算了。

  “太好了!你想去哪家?”戴克勤立即追问。

  “去帝星吧,咱们星市的老字号了,而且是老董事长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

  “哎呀!正合我意,我刚才不就说了嘛,去我伯伯的夜总会!”

  “对,走了,帝星这些年已经变样儿了,不光是咱们星市第一,还是咱们整个西南第一呢。”

  俩人快步进了电梯,戴克勤表现得无比激动。

  樊帅冷静地看着他,心想,这么个跟孩子似的大男人,董事长确定是戴克勤帮自己?

  而不是他得时刻帮着戴克勤?

  到了帝星大酒店,樊帅把车开进停车场,和戴克勤先去了楼上的中餐厅吃晚饭。

  因为一会儿要去夜总会喝酒,所以俩人没有要酒,只是单纯的点了几个菜吃饭。

  “哟!这不是樊助理吗?你都好久没来这儿吧?”

  俩人正吃着,一个娇媚的声音朝他们飘来。

  樊帅脸一黑,他没想到吃个饭还能遇到冤家对头。

  他没有抬头,假装没有听见。

  戴克勤却自来熟,见一大美女朝他们桌前扭来,连忙站起,脸笑得像开了花儿似的。

  “嗨!美女,要不要一起吃?”

  若》年c网%正◇版首@发*0)

  “哎呀,还是帅哥会说话,我正好饿了,那就不好意思啦。”

  一股好闻的香水味儿弥漫在他们周围。

  女人身穿深紫色丝绒短旗袍,把身材裹得无一多余的地方,玲珑紧致,令人喷鼻血。

  樊帅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冷冷地坐着只顾着吃。

  女人微笑着扫了一眼他,见他态度不对,也很识趣,没有凑去他身边自讨没趣。

  她靠向戴克勤那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很熟。

  她亲热地问:“帅哥怎么称呼?”

  戴克勤受宠若惊:“叫我克勤好了。”

  “哎哟,那多不好意思,克勤,我想吃那个。”她伸手一指放在樊帅面前的一份大虾。

  戴克勤看着樊帅,嘻嘻一笑,伸手去端:“哥,这盘虾你反正也不爱吃,我就端过来了啊。”

  樊帅没有看他,只是鼻孔里一声冷哼,算是回应。

  “对了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戴克勤这才想起不知该怎么称呼人家。

  “梅花!”樊帅在一旁抢着说。

  “哥,别闹,我问美女名字呢。”戴克勤连忙制止。

  “我说,她叫梅花!”樊帅抬起头很不悦地看向他。

  “啊?你你……你叫梅花?”戴克勤惊讶地问。

  这叫哪门子人名儿呀?土拉巴叽的。

  听着像是古代的丫鬟,还像哪个青楼的头牌。

  想到头牌,戴克勤不由得盯着梅花多看了两眼,真妖艳!

  “我……我是叫梅花……”女人有些尴尬地说。

  心里直骂樊帅:老娘那么好听的名儿恁是被你改成了梅花,哼!

  戴克勤这才相信了,原来这年头还真有人名字取得这么随意的,这什么爹呀,能给自己闺女取个丫鬟名儿。

  “哦哦……好听,梅花好听!”戴克勤讪笑着。

  他把虾放到女人面前,小心翼翼地帮她剥着,把虾仁一只只放进她碗里。

  “谢谢!我最喜欢吃虾了。”

  女人娇媚地拿起一只虾,放到嘴边优雅地啃了一小口。

  樊帅看呆了,这动作简直比她本人还迷人。

  樊帅快速吃完,只朝戴克勤点了个头,什么也没说就走出了餐厅。

  “哎呀,少了一个人真好,空气都觉得特别清新,是吧克勤?”女人的眼睛飘向已经走到门口的樊帅。

  戴克勤凑进女人面前,问:“你对我说老实话,你和我哥认识?”

  “嘻……那什么,算不上是认识吧?不过是他以前常陪丁大少爷到帝星来玩儿而已。”女人似乎不愿意承认自己跟樊帅熟。

  “哦,那就是认识了,那么,你真叫梅花?”戴克勤也不傻。

  谁家父亲这么随意,能给女儿取个这样的大名儿?

  “当然不是,不过人家非要让我叫这名儿我也没办法,我还应该谢谢他呢,没给我叫成菊花。”女人嘴一撇,满脸的不屑。

  “吓死我了,那你叫什么?”戴克勤问。

  “我叫臧越,超越的越。”女人一本正经地说。

  “臧越,好听!”戴克勤这才欣慰了起来。

  这么美的人,名字自然要与众不同才是。

  “我吃好了,你呢?”臧越站了起来。

  “我也好了,你要去哪儿?”戴克勤连忙跟着站起,生怕她跑了似的。

  “我?我就在这酒店玩玩,你呢?”臧越朝他飞了个媚眼。

  “我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就去夜总会呢,要不要一起?”戴克勤热情地邀请。

  “哎呀!好呀,我也好久没去过呢,今晚就沾你的光啦。”臧越很自然地挽上了他的胳膊。

  走出餐厅,樊帅正好站在门外,见他们俩情侣似的走出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哥,咱们先去一楼的咖啡厅休息一会儿,聊聊天儿,一会儿晚一些再去夜总会。”

  戴克勤不由分说,一手拉住樊帅的胳膊就走。

  “不不不,我晚上不喝咖啡,你们去喝吧,我到处走走!”樊帅甩开他。

  “那行,哥,一会儿去夜总会别忘记等我啊。”樊帅边下楼边交代。

  俩人到了一楼大堂,戴克勤刚要带她朝咖啡厅走,臧越突然停了下来,神色有些紧张。

  “臧越,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细心的戴克勤发现了。

  “不……不是,对不起!我还有事儿……”臧越结巴地说着,松开他的手匆忙地走了。

  戴克勤朝她的方向看去,在大门口似乎站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侧着头冷眼看她。

  臧越跑到男人身边,仰头撒娇般地冲他笑,然后像藤缠树一般双手挂在那人的脖子上。

  男人似乎在生气,推了她一把,她踉跄后退了几步才站定。

  戴克勤还在想着要不要上前去英雄救美,却令人大跌眼睛的画面出现了。

  臧越不仅没有生气,反儿又笑意吟吟地贴到男人身上,男人伸手在她腰间狠很捏了一把,臧越的脸皱了皱。

  正当戴克勤以为臧越会生气跑开的时候,却只见她更加亲昵地搂紧了那个男人。

  男人这才露出了一点儿笑容,搂着她朝夜总会方向走去……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