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樊帅把握十足地保证。

  睿一见他态度坚决,也就放心了。

  樊帅跟着自己这么多年,他的头脑和办事能力睿一是自己的。

  “那就好,如果有困难就告诉我。”他对樊帅说。

  “董事长不问我会怎么去做?”樊帅有些惊讶。

  “我不问,你放手去做就是,但是原则不能丢,不触碰法律底线!”

  “那是当然,我办事绝对不会给咱们公司惹事。”

  “好,我再给你一个人,让他好协助你。”

  樊帅一听,睿一还给自己派帮手,顿时喜出望外。

  “董事长,是谁呀?”他好奇地问。

  “这个人你不认识,他刚回国,这是最好的,谁也不认识他,跟你在一起能帮上不少忙,他是我一个世叔的儿子,算起来跟我们都是几代的世交了吧。”

  樊帅一听,这是世家子弟呀?

  他觉得这些豪门子弟除了丁家几个孩子没有少爷架子之外,别的富二代拽得不得了。

  这个刚回来的海归可别比本地的富二代们更难伺候就好了。

  “董事长,这位大少爷是谁家的呀?”他忍不住要问。

  星市的豪门大家他几乎都了解,他得看看是谁家的大少爷和董事长交情这么深?

  “他是我戴叔叔和蔡晴阿姨的儿子,叫戴克勤。”

  “为人怎样?傲慢吗?脾气大吗?”

  这是樊帅最担心的。

  “为人谦和,之所以让他跟着你,是因为我戴叔叔让咱们带带克勤,让他锻炼锻炼,好早日接掌戴家的产业,我戴叔叔想退休不干了。”睿一解释说。

  “好,谢谢董事长关心!”这种时候樊帅其他什么都不能说。

  睿一能让自己人跟着他给他打下手,说明他是信得过自己的。

  “你放心,他不会成为你的累赘,他可是一名擒拿格斗高手哦。”睿一说起这个比自己小的弟弟满脸笑容。

  “好,这位戴少爷什么时候来咱们公司?”樊帅有点儿想早点些见到。

  “下午就来,对了,他是个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睿一提醒他。

  樊帅一听,这哪里是给我找的助手?

  这是让我当监护人呐这是?

  但他没敢说出口,人家那是世交、是兄弟,董事长听了该不高兴了。

  “董事长,那我那事儿……”怎么处理?他没敢问下去。

  “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陆夏的事儿你自己把握好,既然没有感情,现在也知道没有任何关系,你就不必再有任何亏欠之心,做你该做的事儿!”

  睿一的意思是,要不要揭穿陆夏故意误导樊帅以为和她发生过关系的事,主要看樊帅自己了。

  樊帅想了想,说:“算了,我还是不说破吧,今后再不理会就是了。”

  他一脸的懊恼,恨不得能找条地缝钻进去。

  也就是在睿一面前,这么丢人的事儿他还能撑住,因为他知道睿一不会嘲笑他。

  “那你去吧,陆家父女的事儿我自己来处理,下午戴克勤来了你好好带带他。”

  睿一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

  樊帅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就看见陆夏坐在他的椅子上。

  他有些尴尬,想推出去已经来不及了。

  只要硬着头皮、忍住反感,问:“陆秘书有事儿?”

  陆夏愣了愣,他一向喊她陆夏,今天怎么突然喊起陆秘书来了?

  但她不露声色,立即又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没事儿就不能进你办公室么?你看你,早上走得那么急,连钮扣掉了一粒都不知道,我给你缝上吧。”

  她的手中拿着一粒钮扣。

  樊帅低头看向自己的衬衫,钮扣都在。

  “是你领口那一颗。”陆夏拿着钮扣在手上晃了晃。

  樊帅摸了摸领口,确实少了一颗钮扣。

  “没事,我从来不扣领口,丢了就丢了,不用费心找回。”他淡淡地说。

  “你……”陆夏忍住了没有发作。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心平气和地说:“樊帅,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

  仿佛自己早上没有遭遇樊帅一起床就拂袖而去。

  “对不起!现在是上班时间,陆秘书,你该去工作了!”他正色起来。

  陆夏这会儿才呆住了,怔怔地看着他,仿佛不认识这个人。

  见樊帅连眼角都没有看自己,她内心有些慌乱,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变的这么冷漠。

  她一转身,愤然出去。

  樊帅松了一口气,这才安心开始工作。

  下午戴克勤来的时候,他还在专注地对着电脑。

  门被敲了好几声他也没有注意到。

  “请问……这里是樊帅樊助理的办公室吗?”一个脑袋凑了进来。

  #)若$)年网‘K永久☆z免费看真人现金棋牌0

  樊帅这才抬起头,看着一个发型跟鸡窝卷似的男人正站在门口探头看他。

  “我是,你是……”

  “哦,你就是呀老哥?我叫戴克勤!”

  鸡窝卷走了进来,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会发光的彩色镜面眼镜。

  “哦……你就是戴少爷,我是樊帅。”樊帅立即把椅子搬了过来。

  “诶,叫什么少爷,叫我名字,戴克勤!”鸡窝卷不满地把墨镜一摘,斜视了他一眼。

  不等樊帅说话,他边环顾办公室,边问:“樊帅,从你这办公室看出去,哪个位置能看到公司的女员工?”

  语气还特神秘,仿佛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大事。

  樊帅见他这副样子,心里顿时有些尴尬。

  董事长这还真是给自己派了一个正宗的花花公子啊?

  戴克勤在樊帅办公室的沙发上足足睡了一个下午,下班的时候被樊帅叫醒。

  他惊奇地晃着脑袋到处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哪儿。

  “要走了?好,那快走!”他拽起樊帅就朝门口走。

  “戴少爷要去哪儿?”樊帅不认为这个家伙会乖乖回家。

  “去哪儿?现在还早,我看这样吧,我请你去吃晚饭,然后咱们去我伯伯的夜总会嗨皮,怎么样?”他兴高采烈得像是捡了一个亿。

  “抱歉!我还是回家去吃吧。”樊帅没有兴趣和他去。

  “哎哎哎……那不行,我睿一哥把我交给你,叫我要好好跟着你学,你不去我怎么办呐?”他一脸求学上进的样子。

  “董事长让你跟我学,那是指的上班时间,下班了咱们还是各归各家吧。”樊帅朝他旁边挤出去。

  “哎哎!不行啊,这怎么可以,你回家我还是得跟着你呀!”戴克勤追过去拉住他。

  “那这样吧。”樊帅停下说……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