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怎么是你呀?”

  睿璇一开门,樊帅满脸情绪低落地站在门外。

  “我找董事长……”他低声说。

  “董事长在里面,你进去吧。”睿璇让到一边,挤了出去。

  睿一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了,她看了几秒也转身回自己办公室去。

  樊帅走睿一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好看吗?”睿一平静地问。

  “啊?什么?”樊帅这才抬起头。

  “我说你看自己的手,好看吗?看出花儿来了吗?”

  “我……董事长,我昨晚……我……”

  樊帅紧张得连说话的语调都有些异样。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他担心会越描越黑。

  “樊帅,咱们是多年的交情了吧?”睿一看着他问。

  “是,五年了。”樊帅不明白睿一想说什么,小心翼翼地回答。

  “那就对了,既然咱们是这么多年的交情,那么应该像之前一样无话不说才是,对吧?我对你也不薄吧?在我的心目中你就跟我的亲兄弟一样。”

  睿一真诚地说。

  樊帅听了,鼻子有些微酸。

  “董事长,昨夜我在陆夏那里……过的夜……”

  睿一很平常地看着他,仿佛这事儿他早就说过。

  樊帅觉得更加紧张了,董事长听了怎么没有任何表示?

  比如发火、或者斥责一顿。

  “你喜欢上陆夏?”睿一问。

  “没……董事长,真的没有,不是因为撇清关系,我是因为内疚想担负起责任……”

  “什么担负起责任?”睿一有些迷糊了。

  “之前也有过一次,我喝醉了酒就在陆夏家睡着了,夜里可能在醉酒中对她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儿。”

  “所以,你就因这要对陆夏负责?”

  睿一真想狠狠的呵斥他,但是见他一脸童养媳表情,语气也就缓和了下来。

  “我是男人,既然做了就得担当责任不是?”樊帅理直气壮起来。

  睿一带着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看着他。

  “然后呢?她要你负责?”

  “我也……不知道……”

  “行了,我也不想听你浪费时间,我问你,你车胎上为什么有黄泥巴?”

  睿一也不再跟他兜圈子了,开门见山问他。

  “车胎……我我……我也不知道。”樊帅又低下了头。

  他本来就是来对睿一说这件事的。

  可是当睿一先问出来之后,他就又有些胆怯了。

  因为他实在说不清楚那些黄泥巴是哪来的。

  “你的车被人开出城去过。”睿一说。

  “什么?”樊帅抬起头惊愕地问:“董事长你怎么知道?”

  “我看见了。”睿一冷静地说。

  他把昨天晚上在陆夏他们的小区外看见有人把樊帅的车开出去说了一遍。

  “那个人开着我的车出城是去做什么?去了哪儿?”樊帅再也坐不住了。

  他有些气愤地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都了两圈。

  然后又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陆夏确实是陆嘉豪的女儿,陆嘉豪前些天在郊外偷偷以别人的名义买了一块地,准备在那儿建一药厂。”睿一不动声色地说。

  ,)看h正*?版章Y节上若!年T}网v)0EH

  “建药厂?”樊帅大惊:“董事长,这是怎么回事儿?”

  “陆嘉豪自己有车,用你的车到底是有什么原因我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另外一件事儿,就是他们的阴谋还没开始,就即将被咱们扼杀在摇篮状态。”睿一自信地说。

  “什么阴谋?”樊帅一脸懵。

  “陆嘉豪不知道我们建药厂是瞒着我爸的,所以,当他听说咱们已经在筹建药厂的时候,他也就下手了。只不过星市不是他的地盘,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咱们发现了。”

  “原来是这样,董事长,我明白了。”樊帅一脸愧疚。

  “你明白什么了?你到现在其实都还不明白。你知道不知道有不少药商已经被陆嘉豪拉去了?把文虎交给警局是陆嘉豪的第一步,药厂是他的第二步,把我丁家搞垮是第三步。”

  樊帅听了,恍然大悟:“所以,陆夏这是……在勾引我上钩?而我,就真的上钩了?”

  他心里后怕起来,自己被陆家父女给欺骗和利用了。

  “你不必对陆夏负任何责任,你和她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睿一肯定地说。

  “真……真的?董事长,您怎么知道的?我明明亲眼看见……”

  他想说看到床单上那片红,可是难为情说不出口。

  “亲眼看见什么?你以为她是你的女人?她早就有未婚夫了,而且,他没也早就秘密同居了。”

  睿一有些同情樊帅,这差点儿动了情不说,连自己是否占没占别人便宜都不知道。

  这个爱情白痴,难怪第一任女朋友会跟他分手,在男女感情方面,他单纯得就像个小少年。

  “她有未婚夫了?”樊帅并没有觉得受骗上当般的气愤。

  反而觉得轻松多了,心情也瞬间好了许多。

  陆夏有未婚夫最好,这样他就不用抱着内疚的心理去勉强喜欢她。

  “你不信?我也不瞒你,我是今天一早才知道的,我刚起床我爸就给我打电话了,这些全是我那些叔叔们查到的。”睿一也不居功,的确没他什么事儿。

  全是自己父亲那帮兄弟的功劳。

  丁永强天一亮得到陆家父女的资料,立马就给睿一打了电话。

  “我信,我相信董事长说的,太好了!她有未婚夫……可是,床单上的……”

  “这套路你也信?鸡血、鸭血什么血不能代替?”睿一笑了起来。

  樊帅被他笑得满脸通红起来。

  自己也不是小男生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些。

  “不怪你,凡事当局者迷,你没有被她利用做出对公司不利的事儿已经属于很稳重了。”

  睿一自己也是,在睿璇面前丝毫也没有透露自己已经得到了不少关于陆家的消息。

  他就怕自己的妹妹那风风火火的性子藏不了事。

  “董事长,那接下来的事儿交给我吧,我知道要怎么处理了!”樊帅想要报这个“仇”。

  自己堂堂男子汉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欺骗了。

  而且,还两次被她给脱光了衣服,想想都羞臊得慌。

  他现在终于明白陆夏两次早晨看他时的目光,当时他觉得她那是羞涩的笑容。

  现在想起来,那似笑非笑的模样其实就是嘲笑,她在内心嘲笑他这个白痴。

  “交给你?你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吗?”睿一疑惑地问……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