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樊帅有些尴尬。

  明知两个人不再可能有任何亲密的关系。

  但是,他依旧要保持以往的笑容。

  他对自己夜里有没有对她怎样而产生了怀疑。

  “醒了……陆夏,我的衣服呢?”他红着脸问。

  “在烘干,我一早起来替你洗了,很快就好。”她笑容满面。

  “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怎么昨晚又……又喝醉了。”他有些内疚。

  这份内疚不是装出来的,是真心有些觉得对不住对方。

  “我去给你拿衣服来。”陆夏在这种场合之下,也有些不自在起来。

  衣服拿来后,陆夏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而是盯着樊帅的脸,似乎在等着他穿衣服。

  “你怎么了?”樊帅感觉到她那异样的目光。

  那眼中,有一种很特殊的热情,仿佛一团火似的。

  “没……没怎么了呀……”她低着头走到他的面前。

  她今天穿着低领半透明的薄衫,樊帅就算把目光移开,也避免不了看到她两道风景的壮阔。

  他突然感觉喉咙很干,强咽了一口,喉结不受控制地耸动了几下。

  “陆夏,我要穿衣服裤子了,你能不能……”

  “不能,咱俩之间连穿个衣服都要躲躲藏藏的吗?你忘了你在床上是怎么对待人家的吗?”陆夏撒着娇。

  “可我……我要穿内……裤。”他说得有些艰难。

  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会这么艰难地在一个女人面前说话。

  “这怕什么呀?你连人家的内……衣裤都脱了,还怕我看你吗?”陆夏故作娇羞。

  “……”樊帅顿时无语。

  她这是摆名了要盯着自己穿衣服裤子吗?

  还是说她一大早的另有所图?

  一个女人不会这么……这么豪放吧?

  “陆夏,对……对不起,我穿衣服不习惯有人看着。”

  “好吧,你穿,洗漱好出来吃早点。”

  陆夏出去后,樊帅立即穿好衣裤下床,生怕她还会突然开门进来似的。

  他有些纳闷儿,陆夏一会儿害羞、一会儿又这么大方地盯着自己看,她这是又有什么事儿要做吗?

  他都不忍心把阴谋和她想到一块儿,多希望陆夏只是陆夏,跟那些什么拍照毫无关系。

  同时他也有些恨自己,既然已经知道了陆夏的底细,竟然还会在她这儿醉倒。

  这让他感到特别对不起睿一。

  是睿一赏识他、重用他,让他在公司尽情地施展才华,才有了今天的樊帅。

  他心里明白,一个再有才能的人,如果没有人给你平台展示和发挥,你只能永远活在自己营造的怀才不遇的憋屈状态中。

  很多生活不得志的人正是如此。

  而他樊帅能有今天,他很感激丁睿一,这也是他对睿一和公司忠心耿耿的原因。

  如果说第一夜在陆夏这里过夜是内疚的话,今天醒来已经带着罪恶感。

  他没有进浴室洗漱,看了一眼正在厨房的陆夏的背影,他拉开客厅的门走了。

  他甚至连一声招呼都不愿意打,他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睿一。

  “樊帅!樊帅……”陆夏冲出厨房时,客厅的门已经关上了。

  她打开门,外面的电梯正在下降。

  “这个混蛋!”她气得跺脚。

  由于昨天陆夏说小区里没有停车位,就听在小区外面的路边。

  他出了小区大门,走向自己的车。

  打开车门刚要上车,无意间低头扫到了车胎。

  他愣住了,车胎上怎么又沾着黄土?

  但他没有时间多想,他要赶紧离开这儿,怕陆夏追出来。

  “哎哎!樊助理……”

  他坐进去正要关车门,后面传来喊声。

  他看向倒车镜,是睿璇,她抓着一只小包正朝他跑来。

  她也刚出小区准备在路边拦车,正好看见了樊帅在开车门,于是想搭个顺风车。

  “朱丽娅?上班是吗?上车吧。”他露出微笑。

  “谢谢!真巧啊……”睿璇冷冷地坐了进去。

  路上不时的堵车,樊帅心里烦透了。

  睿璇拿眼偷看他,她知道他昨夜又在陆夏这儿过夜。

  这一次,她发自内心的鄙视他,坐他的车也是为了有话要问他。

  “樊帅,你在陆夏这儿过夜?”她不再喊樊助理。

  睿璇心里希望他只是一早赶来拿车。

  “……是……”樊帅犹豫了一下。

  “真没想到你樊帅是这种人,你说,要是董事长知道了会怎么想?”她斜眼瞅着他。

  “……”

  樊帅心里更烦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睿一。

  昨天还和睿一商量陆夏这件事儿要怎么处理,结果晚上自己又在陆夏家过起夜来。

  “不说话就是心虚了,你可别告诉我你并不想在陆夏家过夜,是她给你下安眠药了。”睿璇没好气地说。

  “嘎……”的一声,樊帅一个紧急刹车。

  睿璇怒道:“你怎么开车的?要停车不能慢点儿吗?”

  “朱丽娅,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樊帅似乎没有听见她在生气。

  他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说什么?说陆夏给你下的安眠药、灌的迷魂汤吗?说你不是自愿留在她家过夜的吗?”睿璇更加生气。

  一个男人,难道还想敢做不敢当不成?

  “安眠药……安眠药……”

  樊帅一边发动车子、嘴里一边喃喃地念着。

  装什么装?睿璇白了他一眼。

  一路上,她再也没有跟樊帅说话。

  到了公司,樊帅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而睿璇则去了睿一的办公室。

  “哥,你那好助理昨夜又在陆夏家过夜了。”她关上门走到办公桌前小声说。

  “你看见了?”睿一正盯着电脑。

  “我还坐他车来的公司。”她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睿一继续看他的电脑。

  \看*正版章|节V上u*若◎年网0,

  “哥,这个樊帅靠不住吧?你这边在查陆夏的事儿,他立马就去人家家里过夜,说不定都把你给卖了无数回了。”睿璇担心地说。

  “不会,别人我信,樊帅会出卖我我不信。”睿一肯定地说。

  “哥!你就是太信任他了,万一人家重色轻友出卖你,你还帮人数钱呀?”睿璇急了。

  “睿璇,你不了解樊帅,他就算真爱上了陆夏,他也不可能出卖我或者公司的利益。”他依然十分肯定。

  睿璇还想再劝他,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好了,你先回办公室去,哥有事再叫你。”睿一朝她挥手失意他出去。

  看着哥哥这样,睿璇满脸无奈,只好转身走人……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