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知道些什么了?”

  睿璇的话引起了睿一的兴趣。

  “我什么也不知道呀,我只是自己这么觉得,女人的直觉,懂吗?”

  “好吧,你们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确的,行了吧?”

  睿一不好说妹妹捕风捉影,他自己也承认女人有时候的第六感真的很灵验。

  “哥,我吃好了,你等我一会儿。”睿璇起身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有一小段走廊通向一个大露台。

  那路口站着一个人,那人正朝走廊这边看过来。

  睿璇无意中扫到一眼,心里有些不悦。

  真是不礼貌,哪有这么看人的?

  她转身就走。

  “哎!小姐请等一下!”那人还追了过来。

  睿璇听下脚步到处看,没有别人,她疑惑地看向那人:“你是在叫我吗?”

  “对呀,这儿只有你一个人。”那人笑眯眯地看着她。

  这是个中年男人,外形属于那种特别有男人味儿的人,看着也就四十岁的样子。

  他脸上的笑容特别和蔼温暖,这让睿璇心中的不满散去许多。

  “请问你喊我有什么事儿吗?”她的语气也轻了起来。

  “我……请问男洗手间在哪儿?”男人脸上突然有些尴尬。

  额!原来是找不到洗手间的。

  睿璇莫名地松了一口气,的确,这间牛排馆有点儿奇怪,男女洗手间没有挨在一块儿。

  男洗手间在女洗手间的背面,并没有并排在一起。

  要不是刚才睿璇在女洗手间的小窗户上看到后面有男洗手间的小牌子,她也不知道是在哪儿。

  “你从这边右拐过去,再顺着走廊往右走,就到了。”

  这儿只有一条绕到后面的走廊,睿璇一看就知道这条路是通向哪里。

  “好,谢谢!”中年男人很儒雅地点头道谢才走。

  睿璇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偷偷看向那个男人,但是他已经右拐走了。

  她一脸纠结地走回睿一旁边坐下,继续沉思。

  “你怎么了?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怎么就变得这么文静了?”睿一调侃道。

  睿璇没有反驳他,想了想,说:“哥,我刚才在洗手间那边儿见到一个人,感觉有些面熟,我不记得是在哪儿见过。”

  “是嘛?那估计是你出国以前见过的人吧。”睿一不以为然。

  大千世界,遇几个熟人有什么奇怪的?

  “不像,反正我就觉得前不久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说不上来了。”睿璇坚持说。

  “好吧,那你慢慢想,反正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走,边走边想。”他搂着妹妹的肩膀走出去。

  送睿璇回她小公寓的路上,她依旧一言不发。

  睿一侧脸看她好几回了,她旁若无人地看着车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到了睿璇住处,她突然想起:“哥!我想到那人是谁了!”

  “什么?谁?”睿一被她这么一喊,忘了她在说谁。

  “就是刚才在牛排馆里面找洗手间的那个人。”睿璇激动地说。

  “哦?是谁?”睿一连忙追问。

  “那人好像就是你给我看的手机里那张照片上的墨镜男人。”她有些兴奋。

  人家戴着墨镜她都能记得那张脸的轮廓。

  “是吗?你确定是他?”睿一这下也认真起来。

  “确定,他是叫什么?叫陆嘉豪对不对?”睿璇忒有成就感地说。

  “陆嘉豪?这儿离你们住的公寓近,他怎么在这儿出现?”睿一问“他会不会就住在这附近?或者就住在这个小区里?”睿璇也疑惑了。

  她也不敢确定,但是陆嘉豪住在这附近那肯定是真的,要不也不会出现在她们对面的牛排馆里。

  “睿璇,这事儿你先别管,你自己能上去吗?”

  “能,哥,你路上开慢点儿。”

  睿璇看着睿一的车开出小区大门,才转身上楼。

  睿一开着车出了小区,没有直接上通往自己别墅的路,而是调头开向刚才看见樊帅车的那条路。

  他远远地看见樊帅的车正朝另一个方向开去。

  他瞬间感觉不妙,樊帅这会儿不是还在陆夏的家里吗?

  这车是谁在开?

  *O若|年网正'!版首U发0

  他决定跟上去,看看这车是要去哪里。

  没想到一直跟到了郊区,把车给跟丢了。

  由于是晚上,岔路又太多,睿一怕被车内的人发现,所以没有跟得太紧,结果把车跟丢了。

  他把车停在路边,熄了火,坐在车内等着。

  这个时候的天空稀稀拉拉的几颗星星在闪烁。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远处两道灯光缓缓靠近。

  来车了,睿一端正坐好,那车从旁边的一条路开过来,直接朝市区方向开去。

  睿一看到是樊帅的车的车号,远远地跟了过去。

  一直跟到睿璇住的小区附近,樊帅的车停在了之前看到的地方。

  车上下来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他关好车门走到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睿一本来想跟上前去,只要追到那个男人,就能知道他把樊帅的车开去了哪里。

  但他想了两秒,没有跟上去,反正已经知道了他是谁,跟不跟都毫无意义。

  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樊帅的车内有没有什么线索可循。

  他先是打了电话给姬逸轩,他的一个兄弟开了家汽车美容店,开个车锁什么的易如反掌。

  打完电话后,他接着打了樊帅的手机,响了很久,一个女人的声音接起。

  睿一听出是陆夏的声音,陆夏也肯定知道是他打的电话,来电显示她肯定有看到。

  “陆夏,樊帅在你那儿吗?”睿一开门见山地问。

  “樊……樊帅在……不在,我没有看见他。”陆夏明显有些支吾。

  “你真的没有看见樊帅?”睿一心里有些不悦,但是没有表现出来。

  “没有……董事长您找樊助理什么事儿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哦,没事儿,就是晚上无聊了,想找他一起出去喝两杯。”睿一随便找了个理由。

  挂断电话后,陆夏松了一口气。

  他看着醉倒在自己床上的、不省人事樊帅,她嘴角露出冷笑。

  第二天一早,樊帅从睡梦中醒来。

  头痛得快要爆炸,他揉揉肿痛的眼皮,发现自己又睡在陆夏的床上。

  想了想,才知道自己昨天来和陆夏一起吃饭,没想到后来就喝醉了酒。

  他这次已经不像上回那么鲁莽地掀被子,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被子下的自己什么也没穿。

  要不是知道了陆夏的部分底细,他恐怕已经深陷陆夏编织好的情网之中。

  “你醒了?”陆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