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聊天软件公司打来的。

  对方从服务器查知,陆夏近两个月的聊天记录比较单纯。

  但是每天都在极频繁的向一个号发消息。

  由于是实名制,他们帮查到了那个号的主人叫陆嘉豪。

  丁永强听完挂断电话,盯着李洲他们几个人看。

  “大哥,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几个人争着问。

  丁永强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大哥,怎么说?”花易天问。

  “睿一和溪源村合作的事果然是陆夏告诉陆嘉豪,文虎的照片也是陆夏拍了发给陆嘉豪的。”丁永强沉着脸说。

  R更新c最◎快,y上$《若年S网!0

  “真是没想到,睿一身边会隐藏着这么一个人。”舒政不禁嘘唏起来。

  陆嘉豪这个名字对于他们来说都不陌生。

  当年就是这个陆嘉豪为了想追到慕子念,在矿山差点儿置丁永强于死地。

  好在祸福相依,有失必有得。

  正在陆嘉豪的阴险狠毒,使得丁永强和慕子念在矿山的地下发现了更大的矿脉。

  使得本来准备封矿不做的丁永强,又继续开采了三年。

  陆嘉豪也因此怕丁永强报复,而逃离了矿山,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真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他竟然还盯着丁家。

  大概他自知对付不了丁永强,所以才把手伸向了睿一。

  “咱们现在怎么办?”袁晓峰问。

  当年他和陆嘉豪打过交道,对这个人太了解了。

  “将计就计!”丁永强冷静地说。

  “将计就计?”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

  “对,他不是要曝光睿一和文虎勾结吗?咱们就多制造几个文虎出来。”丁永强提示他们。

  “多制造几个文虎?”几个人又同时惊讶。

  一个文虎都已经是困难重重了,再去哪里找几个文虎呀?

  天下一两个相像的就算了,不可能有多个吧?

  “咱们投资的那部电视剧不是下一阶段要到山区去取景吗?”丁永强不满地瞥了他们一眼。

  “哎呀!对呀!群众演员!”李洲连连惊叹。

  “这事儿就交给你们去办,让文虎曝光,到时候发到各个网站去,让它上热搜!”丁永强此时算是轻松了许多。

  本来沉重的心情也不再那么压抑。

  睿一从会议室回来的时候,李洲和袁晓峰、舒政他们几个人已经走了。

  丁永强和花易天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见睿一进来,丁永强让他也坐过去。

  花易天把刚才查到的消息详细地告诉了睿一。

  睿一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自责。

  丁永强倒是没有责备他,认为这也算是他识人不明遭遇的惩罚吧。

  “溪源村的事我已经安排你那些叔叔们去办了,你不用再插手,老子会处理。”

  “还有,你办药厂的事儿没有事先和我商量,这件事儿我要批评你。”

  “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能瞒着我呢?你是求功心切我知道,你接下去想怎么做?”

  丁永强语气也没有了那份严厉,只是很平静地对睿一说。

  睿一低着头一声不吭,他知道这个时候任何一句话都有和父亲顶罪之嫌。

  现在父亲是来帮自己处理麻烦的,得顺着他点儿。

  “睿一呀,办药厂这事儿你的确过于草率了,你要知道董事长想了很多次都没敢着手去做,里面涉及的事儿太多了,你胆子大,初生牛犊不怕虎。”

  花易天半埋怨地说。

  丁永强不讲,不代表他内心不会不满。

  花易天跟随他几十年,对他太了解了,这个恶人自己来扛,该责备还得替大哥责备。

  丁永强自然是明白花易天的苦心,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接下去你的秘书你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办,这是你公司的事儿,我也就不插手了,我走了!”丁永强说完就径直走出门去。

  花易天连忙起身跟上,出门时还不忘偷偷在睿一耳边说了几句话。

  父亲走后,睿一的脸上恢复了那份冷峻。

  他让樊帅把门关上,俩人在办公室里商量整顿公司的事儿。

  睿璇趴在办公桌上玩着小盆栽里的两只小蚂蚁,陆夏推开门走进去。

  她对今天的会议产生了怀疑,因为会上樊帅所讲的全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儿。

  并且是公司每一位员工都知道的小事儿,根本无需特意开会讲。

  董事长不是糊涂人,他不可能因这么点儿事儿搞这么大动静召集大家开会。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名堂。

  这个朱丽娅和樊帅、和老板似乎都能说上话,他们对她也好像挺包容。

  因此,陆夏想到睿璇这儿来探探消息。

  “朱丽娅,你在做什么呢?”她笑吟吟地走到睿璇桌旁。

  睿璇抬起头,见是陆夏,表情有些尴尬了起来。

  但她还是礼貌地冲陆夏笑了笑,站起来说:“是陆夏呀,有什么事儿吗?”

  睿璇心里想着这个陆夏此刻进来,是不是有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嫌疑?

  “哦哦……没事儿,不是刚开完会吗?没什么事儿,所以有空过来你这儿走走。”陆夏笑得有点儿假。

  “那……请坐吧。”睿璇自然假装不知道她今天早上冷落过自己。

  陆夏坐下后,悄悄地问:“朱丽娅,你知道今天董事长为什么召集大家开会吗?”

  “我不知道呀,你应该知道吧?你是老员工了。”睿璇把责任推开。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这董事长真好玩儿,没什么重要的事儿非整得跟如临大敌一般,嘻嘻……”

  陆夏假装女孩儿之间在八卦,故意试探睿璇。

  “啊?难道董事长和樊助理说的那些话不重要吗?那我还把这些当成很重要的事儿,我还认真做了会议记要呢。”

  陆夏一听,在心里骂着笨蛋,但嘴上却不露声色地笑着。

  见她笑,睿璇也附和着笑。

  陆夏放心了,这个朱丽娅太没有心机了,看来以后要摆布她还是很简单的。

  她站了起来,说:“我走了,对了,今天晚上到我家吃饭,咱们下班去买菜,樊帅会过去一展厨艺。”

  睿璇惊讶地问:“樊……樊助理也去?”

  “怎么?不行呀?”陆夏有些醋意。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樊助理不是要去湘园……”睿璇突然闭嘴。

  她说漏嘴了,陆夏立即看向她……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