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

  “对了,董事长的表情好吓人哦,你可得小心点儿。”

  小秘书小声地提醒完就跑去通知其他人去了。

  睿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见突然通知开会,连忙也跟着跑进会议室。

  进了会议室才知道,开的是本楼层所有办公室人员的会议。

  睿一表情严肃地坐在上方看着进来的每一个人。

  全都到齐之后,睿一朝樊帅点了点头。

  樊帅站起来,拿着一个纸箱走向每一个人:“大家都把手机放进来,今天的会议不允许任何人把手机带进会议室,先放进来替大家保管,一会儿开完会再取回。”

  大家都纷纷拿出手机放进了纸箱。

  到了睿璇面前,她主动把手机放了进去。

  樊帅抱着纸箱继续朝前走,到了陆夏面前,他看着陆夏,陆夏的眼睛看向别处。

  “陆夏,你的手机也放进来吧。”他轻声提醒。

  陆夏这才懒洋洋地把手机放进了纸箱里。

  睿璇看着陆夏,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明明她们俩这些天都处得像好朋友一样,才隔一晚上就变得如同陌生人。

  收完手机之后,睿一开口了:“樊帅,把手机全部抱出去,放到隔壁去,别一会儿出点儿动静、一会儿出点儿动静,影响开会!”

  “好!”樊帅抱着箱子走出去。

  丁睿一扫了一圈在座的每一个人,干咳一声。

  “今天,叫大家来开这个小会,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

  “请大家在听这件重要事之前,再等等,咱们还是先等一等樊助理吧。”

  睿一卖了个关子,眼睛看向大门,很快,樊帅回来了,空着手回来的。

  他朝睿一点点头,问:“董事长,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你先来讲吧。”睿一朝他示意。

  而他自己则用眼角的余光始终在监视着陆夏的表情。

  陆夏自然是不知道这些,脸上和往常一样平静。

  在睿一的办公室里,丁永强架着二郎腿坐在办公桌后。

  三个陌生人坐在沙发上,他们把一个纸箱里的手机一部部铺在茶几上。

  “是这部,刚才樊帅做好了记号。”他们拿出一部金色的手机。

  那是陆夏的手机,他们破解了密码,直接打开手机进去。

  gc最;《新Qj章'节n上若年O网h0

  查找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对坐在椅子上悠闲喝茶的丁永强摇了摇头。

  “董事长,什么都没有查到。”

  “有没有漏点的地方没查?”

  “没有,全部都找遍了,会不会被她删除了?”

  “那就再查!”

  丁永强把握十足,他相信睿一,睿一怀疑陆夏那自然是陆夏有可疑的地方。

  而且,即使是这边查不出任何蛛丝马迹,一会儿另一边一定会有好消息传来。

  “董事长,这有张照片,是陆夏和一个男人的合影,只是,男人戴着墨镜……”

  “拿过来!”

  丁永强放下腿,把椅子往后移动了两步。

  “您瞧,就是这张,这是在这部手机里找到的唯一的一张照片。”

  丁永强接过手机,把照片放大,盯着照片中的男人看。

  “这张脸……这个人我怎么看着挺眼熟的啊?”他疑惑了。

  他敢确定这个人他一定认识,只是真的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如果不戴墨镜那一定能认的出来。

  “您生意做那么大,走南闯北的,见过的客户一定不少,您再好好想想?”他的手下说。

  “嗯,想不起来了,这心里好像有个名字,愣是说不出来。”丁永强摇摇头。

  “那……要不要让李洲他们认认?或者问问夫人?”手下人又出主意。

  因为丁永强宠妻是出了名儿的,几十年来只要是离开公司去见客户,他都会带上慕子念。

  “把照片给我发过来!”

  手下把照片发给他,他发给了慕子念,还不忘提醒他们删除转发的痕迹。

  很快,他的手机就响了,是慕子念打来的。

  “永强,你发那张照片给我是什么意思?”子念很不高兴。

  “没……没什么意思呀,怎么了?”丁永强突然意识到,子念一定认得照片中的人,否则不会是这语气。

  “都过去十几二十年了,你心里怎么还存在这些人?你想做什么?”子念更来气了。

  “不是……念念,我还没来得及和你打电话说,你就打来了,我发给你是让你认认,照片上那个男人你认识不?我想我应该见过,但是我一时说不出对方名字。”

  丁永强怕妻子继续误会,赶紧快速地解释。

  听了他的话,慕子念仿佛松了一口气儿,说:“原来是这样,不早说,照片中的那俩人一个是宝宝公司的秘书叫什么我忘记了,另一个不就是陆嘉豪嘛?”

  “什么?老婆,你确定他就是陆嘉豪?”丁永强追问。

  其实,听到慕子念说的时候,他心里也确定是陆嘉豪,但他还想求证一下。

  “是,满意了吧?这都多少年了,还问这么个人!”

  慕子念没好气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当年丁永强为这个陆嘉豪没少吃醋,对慕子念来说这就是严重不信任她的表现。

  人家陆嘉豪喜欢谁、爱上谁,那是他的权利和自由,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个大醋坛子却总对这事儿耿耿于怀。

  见妻子挂断电话,丁永强在心里笑了,知道这个小女人又想起当年的事。

  一会儿回家他还得好好哄哄她,跟她再好好解释解释。

  丁永强看着手机里的戴着墨镜的陆嘉豪,心里顿时明白了,陆夏有可能就是陆嘉豪的女儿!

  这只老狐狸,潜伏得够深啊。

  这么多年都销声匿迹了,他现在出现想做什么?

  斗不过自己,就放出女儿来对付他的儿子?

  可见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当年不过是年轻时代拈酸吃醋的事儿,他竟然一记恨就是几十年。

  这还不够,还利用女儿来潜伏报复。

  “董事长,夫人果真认出了这个人?”

  “嗯。”

  “那要不要咱们兄弟们去找他……”

  “不必,再等等。”

  丁永强闭着眼,他在等,他在等一个重要电话。

  办公室里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说:“对了,睿一那边该开完会了,把手机抱过去给他们吧。”

  一名手下应声抱着纸箱出去了。

  樊帅这时也刚好从会议室出来,在走廊上接去了纸箱。

  办公室里,丁永强的手机响了,他立即拿起来接听。

  听着听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