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有话要说。”

  应荣的脸色黯淡了下来。

  他完全妥协了,放下了刚才营造起来的准备强硬的形象。

  “那请应博士就这么说吧,说完我好去忙。”子念故意不坐下。

  应荣额头上冒着冷汗,抬起头看着子念的眼睛,诚恳地说:“丁夫人,我...我想通了...”

  “嗯?”子念故意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你们不是要我去为张云朵恢复记忆吗?我愿意去。”他重新解释一遍。

  “真的?这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可别出尔反尔!”慕子念指着他问。

  “丁夫人,你放心好了,我就算是要出尔反尔,也要有那个能耐脱身吧。”应荣轻声说。

  子念见他一脸诚恳,料想他应该不敢反悔。

  “行,我立即让人给你安排。”子念朝门口走去。

  从应荣房里出来,她立即给睿一打了个电话。

  给儿子打完又给丁永强打去电话,把应荣的话转达了一番。

  丁永强听了很兴奋,因为欧阳乐和华山两位博士已经开始准备为云朵做恢复记忆的治疗。

  “念念,谢谢你!这事儿全是你的功劳。”他由衷的感激。

  已经听儿子说过了,儿子说这次要是没有老妈的安排,事情恐怕不会这么顺利。

  “说什么呢,都是咱儿子的功劳才对。”子念轻轻笑着。

  她可从来不争抢丈夫和儿子的功劳。

  终于把应荣送走了,看着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慕子念松了一口气。

  “夫人,咱们回去吧,太阳这么大。”女佣站在她身后说。

  “好,回家。”她搀着女佣的手走。

  可是她走两步就要往天上瞧,走两步就停下往天上瞧。

  女佣“扑哧”一声笑出来:“夫人,您别看了,飞机早就飞走了。”

  B若BP年网!b正+“版首《k发~0●g

  “唉,我这不是不放心睿一嘛,他和那个坏蛋在飞机上。”子念担忧地说。

  “您别担心,就咱们大少爷那一身功夫,谁敢动他还不得被他踹下飞机?”女佣连忙安慰她。

  “哈哈...踹下飞机,亏你想得出,飞机飞行的时候可是密闭的。”子念忍不住笑出来。

  “您看,这一笑就好了,大少爷都那么大了,其他几位小姐和少爷出国您都没有这么担心过,大少爷还比他们年长,您为啥不放心呀?”女佣小心地问。

  “这不是年长不年长的问题,而是睿璇他们几个出国有佣人陪同一起去,而睿一这次出门是跟个大坏蛋一起去,你说我能不担心吗?”子念忧愁起来。

  “嗨...夫人,说来说去您就是不放心大少爷,不相信大少爷的能力对吧?”女佣调皮地笑着。

  “谁说我不相信睿一的能力了?我这不就是担心点儿他嘛?”子念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被一个女佣看穿自己的心里,也的确是一件尴尬的事儿。

  俩人走到客厅,子念让她去搞卫生去,她自己则上楼去休息。

  睿一送应荣到达海岛。

  丁永强和云颢尘、还有顾标带着人在机场等候他们。

  “老爸!”睿一走下舷梯。

  丁永强快步迎上去。

  父子俩几天不见也如隔三秋,见面后亲热地拥抱在一起。

  “后面那个就是应荣?”丁永强松开儿子问。

  “对,就是他。”睿一笑着说。

  “看着蛮像一个正派人物,斯斯文文的。”丁永强嘀咕着。

  “云叔!”睿一看见云颢尘也朝他走来。

  “睿一,辛苦你了!”云颢尘感激地说。

  “云叔见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事儿。”睿一谦虚地说。

  “那就是害我女儿的人?”云颢尘看向睿一身后。

  他的眼珠子都瞪红了,要是允许杀人,他此刻一定已经操着一把刀冲过去了。

  “云叔云叔,您别激动,他也是来救云朵的人。”睿一小声提醒他。

  生怕他一时头脑冲动把应荣给杀了。

  应荣被顾标的人看管起来了,被安排在海景酒店顶楼的最后一间。

  窗户外面做了结实的防盗网,顾标说以前没有的,前些年有对夫妇带着几岁的孩子来度假,结果那孩子爬出了窗外。

  幸亏酒店设施完善,保安们及时在楼下铺设了气垫,孩子掉下去之后除了受到点儿惊吓,没有伤到哪儿。

  因此,从那以后整栋楼就只有那一间做了防盗网。

  其他房间的窗户和那间不同,不需要做那玩意儿。

  没想到这次关人派上了用场。

  只要在门口设两个人站岗就可以了,窗户他也跑不了。

  得知应荣已经到了,欧阳乐和华山那边也忙碌起来。

  他们在做一些专被工作,还有云朵这些天接受了欧阳乐的最新发明治疗。

  已经确定毫无效果,欧阳乐并没有灰心,他谦虚地说,等应荣来了他要向应荣请教。

  就在大家紧锣密鼓地准备好一切之后,应荣却反悔了。

  丁永强知道之后气得咆哮起来,拉着云颢尘直奔酒店。

  “砰”的一声,他们踢开应荣的房门。

  应荣正在做俯卧撑健身,见他们进来也没有起身,而是问了一句:“二位来有事儿吗?”

  “有事儿!来揍你!”云颢尘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挥拳朝他身上打去。

  “你要做什么?别激动别激动!”应荣立即躲到一边。

  “别激动?你这个混蛋,害我女儿成这样不说,你还有脸反悔?”云颢尘趁他不注意,又是一拳。

  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肩膀上。

  “云先生,不是我不肯帮,而是我实在是没这能力,我怕到时候适得其反更害了你女儿。”应荣另一只手揉着这边肩膀说。

  丁永强站在一旁没有插手,也没有上前,他就那么靠墙站着,冷冷地看着应荣的脸。

  “你还敢撒谎?你不会你为什么要来这儿?你不会你为什么要答应?”云颢尘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云先生,我真的不会,我要是不答应来,他们就会折磨死我...”他说得极其委屈。

  “你骗谁呢你?我揍不死你我!”云颢尘飞起一脚,正踢到应荣的胸口。

  他一个踉跄倒退几步,后背撞上了衣柜才停了下来。

  “云颢尘,你先住手,我有话跟应荣说几句。”丁永强终于开口了。

  “好吧,你来问。”云颢尘让到一边。

  丁永强走到应荣面前,正要问时手机响了,是慕子念打来的。

  他立刻走到一旁划开接听......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