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才准备出去,还没关水,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我动作一顿,跟着外面传来了赫深低沉的声音:“池荞,出来。”

  我抿唇,没有回答,直接关了水,然后裹上了浴巾。

  还没出去,门就被推开了,我看到赫深阴沉的脸。

  他在看到我的时候,像是猛地松了口气,“洗好了?”

  我没看他,而是看向镜子里,于是就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

  我看向赫深,他走过来,直接拉起我的胳膊,“洗澡这么久,出来喝醒酒汤。”

  被他拉着到了沙发前坐下,赫深端起碗,递到我的唇边,我直接别过脸去,“我没喝醉。”

  赫深轻声哄着:“我知道你没醉,喝了你明天不会头疼。”

  现在我是真的什么也进不了口中,很排斥,尤其是和他有关系。

  心口像是堵了大石头一般的难受。

  “我不喝。”我冷着脸。

  赫深很有耐心,被我甩脸色也没见脸上有怒意,好脾气的道:“你生我的气可以,别拿自己的身体来气我,你要和我抗争,至少要有个好身体,不然你到时候被我欺负的时候,不是连反抗的力气都没了?”

  我看赫深一眼,真是能说会道。

  我自己接过碗,直接喝完了,然后就起身回到了床上去,没有看赫深一眼,“你出去。”

  好一会儿没有动静,我知道赫深没有走,但是我也懒得开口了。

  我背对赫深,转向落地窗的位置,就那么闭着眼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才在房间里响起。

  很轻微的脚步声,赫深接着离开了。

  也许是这样的事情经历的太多了,我生气归生气,心里难受归难受,该睡觉的时候也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依旧没有看到赫深,他好像是很忙的样子,白天几乎也不见人。

  不过这样也好,起码看不到他,我还觉得眼前清净。

  吃完饭后,我就让舒晨直接带着我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楼下,我刚下车,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刚才眼角一闪,好像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我立即将视线重新转过去,忽然间就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一个衣角。

  我顿时就顿住了,心里忽然间发麻起来。

  刚才那个身影……好像可可·古德菲尔。

  实在是太像了。

  不,那个身影绝对就是她。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她刚才离开的样子,也不像是专门来找我的。

  许是见我站在原地良久没动,舒晨从车里出来,朝着我的视线看过去,什么也没看到,就转过头来问我:“池小姐,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没事。”

  收回视线,我直接进了公司。

  大概是太久没见可可·古德菲尔了,猛地看到她,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真是一朝被蛇咬。

  不过,她既然出现在这里,我就不得不防,可可·古德菲尔现在对我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她随时会炸到我。

  我手里拿着钢笔,忽然间没了心思,眯眼看着落地窗的位置,一直都没有动静。

  半晌之后,我才拿起手机,发了一个讯息出去。

  不到一分钟,一个电话进来了。

  我低头看了看,就笑了。

  点了接听,“桑先生。”

  “池小姐,”嗓音里隐约带着笑意,“好久不见,池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我低笑一声,“我和桑先生一直有不愉快,既然我们不能合作,干脆就不要合作了。”

  那边低笑了一阵,之后是男人情绪不明的声音传来:“所以,你打算威胁我?”

  “怎么样,桑先生,要不要和我见一面?”

  “可以。”

  “晚上八点,地点我发你。”

  那边沉默半晌,桑彦风说:“你这么做,赫深知道么?”

  “你是说他现在是知道还是不知道,还是说永远、”

  我随口就回问了过去。

  赫深知不知道,他早晚都会知道,我也没打算刻意瞒着他。

  也许是我的态度原因,桑彦风这次似乎真的被我惹到了,“好,看来这一面我是不得不见池小姐了。”

  我笑,“有来有往,桑先生是玩得起的男人。”

  “池小姐真会开玩笑。”他淡笑道,“晚上见,池小姐。”

  我眯眼,“晚上见。”

  挂了电话,我又发了会儿呆,然后才进入了工作状态。

  …………

  晚上七点,我给舒晨打电话,让他不用来接我了。

  舒晨为难,“池小姐,赫总让我保护您……”

  “我今天有事,你不用跟着。”

  舒晨沉默了一会儿,“我能知道池小姐要去见谁吗?”

  p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W正ot版*?首N发g0rA

  我抿起唇,“桑彦风。”

  舒晨那边直接就回绝我了,“池小姐,我必须跟着你。”

  我静了一会儿,算了,就算是我不让舒晨去,赫深派在我身边的人也会跟着我,而且舒晨就算是答应了,也不会真的不跟去的。

  我抿了抿唇,“恩。”

  直接挂了电话,我就收拾东西下楼了。

  舒晨在楼下等着我,见我下来,就直接给我打开了车门。

  我坐进去,舒晨进了车里之后,才转头问我:“池小姐,要去哪里?”

  我淡淡的说了个地址,然后便看向了窗外。

  十几分钟后,到了地方,这是离赫深的别墅最近的地方了,我想回去的时候方便点。

  是一个咖啡厅,我让舒晨在车里等着我,他没什么意义,就答应了,我一个人进了店里。

  点了咖啡,然后坐在靠窗的位置,舒晨也能看得到我,不过他也不会听到什么的。

  差不多半个小时,我看到桑彦风从门口进来,我低头看了看腕表,八点整,真是一刻都不耽误啊。

  桑彦风直接在我的对面坐下,抬手召来服务员点了咖啡,然后看向我,唇角是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么久不见,池小姐倒是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不一样了。”

  这完全是客套话,而且充满了讽刺。

  我低头淡笑,“桑先生也不一样了。”

  桑彦风眯了眯眼睛,摊开手,说道:“既然见都见了,池小姐可以直接说目的了,你想要什么。”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