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蛊师!?”

  听着雨曦如此严谨的口言,我不由一愣,蛊师这个词对我而言,应该算是陌生的词,熟悉的感觉吧!

  当初说雨曦雨馨身上有诅咒的,必须销毁灵脉精丹才可抑制诅咒的,就是不知道从哪个屯里蹦出来的蛊师说的,讲真,到现在我都还在怀疑诅咒这件事情是否属实,毕竟本身我就不太了解那个什么血红星之夜……

   “不过也不是很清楚,是好几年前,跟着父亲出访昭天城灵宗学院时,父亲当时在与院长谈话,而我则一人无事,独自来到的那里的月字廊,无意间在其中的书阁中撞见的一本有关蛊术记载的古谱!”雨曦点点头,眼眸中掠过一抹皎光,接着对我说道:“上面就有一种蛊术,根那天所发生的情况是很相似的!”

  “那……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咽了口唾沫,看着雨曦的神情也有些奇怪,看起来对这个什么蛊术好像也不感趣。而且雨曦这么一说,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似乎更加的不简单了,不过内心还是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叫停……

   “那天跟哥哥通完电话以后,我跟雨馨还是跟往常一样,坐在客厅吃着零食看电视,之后没过多久雨馨就感觉头昏又有些难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先感觉到异常,但是荷囊里的魔核手链,也在那个时候变得灼热了,似乎在反噬什么东西,之后还是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闻到了一股香味,然后就昏迷了,最后醒来的时候,发现还是在家里,而且哥哥也在身边,先前并不知道,等彻底醒来的时候,才知道那些都是幻象,而那时我跟雨馨已经在医院了,后面回忆了一下,能跟这些迹象匹配的也就只有是古谱上记载的那个‘提魂千惑’的蛊术了。控制他方灵魂,迷惑他方思想限制他方行动,两者结合,限制的行动可以进行指使,迷惑的思想可以进行整编!”

  雨曦说着,脑海里还在回想着当年在书上看到的那个蛊术,一切都很符合描述,但还是不太确定,毕竟这个世界忽然出现了众神大陆的蛊师,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件能亲易让人接受的事。

   “是……是这样吗?”

   现在我听的彻底愣了,虽然蛊术我并不了解,但是雨曦的这一番解释我还是懂了,说白了就是用蛊术让雨曦雨馨产生了幻觉,误以为自己还在家里,结果外界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看来的话,在那个时候,绝权落阳不管对雨曦雨馨做了什么,她们都不会知道,那就是说雨曦雨馨都并不清楚自己身上遭遇了什么!

  大爷的,看来这次事件的事后处理真的需要尽快解决了!

  “我之所以告诉哥哥这些,其实也是担心最近这个世界会不会有一些变故,众神大陆的人……或许……并不应当来到这个世界!”

  雨曦并不清楚我姐姐的事情,现在她们都还是认为这个世界也只有她们是来自众神大陆的,而这个蛊师无疑会让雨曦雨馨她们起担忧之心的,就怕跟她们自身还会有什么关联。

  “千万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不管那什么蛊师的问题,反正哥哥在前面,任何问题都由哥哥扛着。要是我在的同时还能让妹妹产生烦恼,那就说明我这个做哥哥的对妹妹还不够关心!”

  我摇摇头,示意雨曦不用太过在意这些,反正不管有什么问题,由我来处理就行。

  “诶喔,那样岂不是太劳烦哥哥了,而且应该说让哥哥产生烦恼的妹妹才是一个不合格的妹妹呢!”雨曦纤白的手指点放在薄唇上,微微笑道。

  “噗,看来是我说话不严谨”我也跟着笑出了声,随即又道:“情况我已经知道了,雨曦你不用放在心上,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警察也已经把事后的问题都处理好了呢!”

  我并不知道雨曦了不了解绝权落阳没有被抓获的消息,但是我相信程晨赵月不会跟她透露有关这方面的任何消息,毕竟不是好事情,谁也不想去回忆,程晨赵月就更没有要去说明的意义了。

  而事实我也猜对了,雨曦笑着‘嗯’了一声,似乎真的放下了心来,我点点头也没再继续说,揉了揉雨曦的头发,就这样让雨曦挽着我的手臂准备睡觉了…………

  其实说到底,雨曦雨馨能有这些遭遇,全都要怪在自己头上,怪自己先前惹的绝权落阳,让他报复在了自己家人身上…………

  要不我回头去报复今天遇见的那两绝姓姑娘,所谓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雨曦,这是哥哥的错,应该由我来跟你们道歉才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曦已经睡着了,而我则注视着她雪嫩的脸庞轻声说道…………

  不知不觉,我也入眠了,只是后半夜忽然感觉身体有些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身上,直到清晨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雨曦趴在了我身上,借着晨光,雨曦的脸蛋看起来就像是个熟透的苹果一样红扑扑的,或者说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猫咪一样,缩卷着身体附在我温热的胸膛上,样子乖巧极了。

  “等等,不对啊,她是雨曦的话,那挽着我手臂的是谁!?”

  我眨了眨眼睛,刚想伸出手去揉揉,结果直接触碰到了个软绵绵的东西,侧头看去,雨曦此时还嘴角带着笑意得睡着呢,挽着我的手臂没有一丝松动的迹象,于雨曦的身体贴着很紧很紧,那所谓软绵绵的东西也自然是雨曦那柔若无骨的身体“一马平川的小孩可真棒…………欸,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雨曦还安祥的睡在这里,那趴我身上的岂不是雨馨!!”

  想到这,我脑子差点当机,雨馨她是什么时候跑我房间的,搞事情啊!?

  “都这样缠着我,我咋起床做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