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后,冥如风向着祭倾雪和祭夜爵微微颔首后,对着众人说道:“这次多谢大家能够赶来帮忙,改日冥界事毕,我必会请大家在灵武大陆一叙。”

  众人纷纷说道:“好啊,到时候联系我们。”

  冥如风说了句“一定”,便带着姚华萱走到了颜子毅和祭轻斓面前,“子毅父亲、轻澜母亲,到时候也希望你们能够一起过去。就是不知道要如何联系你们?”

  颜子毅和祭轻斓互相对视一眼,祭轻斓开口道:“我们过两天就会去灵武大陆,正好回颜氏看看他们。到时候我们新买了手机,就和你们联系。”

  l。若X年p网%/首O发0_

  “好,二叔父他们那里都有我们的联系方式。”冥如风道。

  祭轻斓点头。

  这时,蓝灵儿已经带着夜露走到了祭倾雪和祭夜爵的面前。

  她和夜露先是对着两人抱拳行了一礼,“见过尊上!见过神主!”

  得到祭倾雪的颔首示意后,蓝灵儿这才开口道:“神主,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我,我就是当初你们在灵武大陆上其中的一处秘境中见到的兴蓝城的少城主,我身边的这位就是我要找的露露姐。”

  祭倾雪很快便回想起了这穿着一身天蓝色长袍的年轻女子的身份,她微微点头,道了句,“恭喜。”

  蓝灵儿闻言,顿时笑弯了一双水蓝色的眼睛。

  冥如风和姚华萱刚好在这时走了过来。

  蓝灵儿见此,对着祭倾雪两人摆摆手,便带着夜露离开了。

  冥如风道:“这次的事情,多谢倾雪姐和莫哥了。”

  “没什么,毕竟他们本身还是归冥界管辖,交由你来处理再合适不过。”祭倾雪如实说道。

  冥如风偏头看了眼那边的山间缝隙,略有些迟疑地开口,“不知倾雪姐可会净化?”

  祭倾雪知道冥如风会这么问,是因为联想到了她的灵力化形,以及当初下的那一场净化之雪。只是还没等祭倾雪开口,就忽然被祭夜爵抓住了手腕。

  祭倾雪似乎感受到了从祭夜爵的灵魂深处传来的那种担忧,和独自留下他一人的那种愤怒一般,祭倾雪转头对着祭夜爵安抚一笑,左手翻转,手心中忽然多出了一片小巧晶莹的银白雪花。

  只听她那温和的语声缓缓响起,“你应该还记得,当初你送给我的那件生日礼物吧?”

  祭夜爵怔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记得。”

  祭倾雪笑道:“难道你忘了吗?它自动激活的属性就是净化,根本不用我使用本命的能力。”

  祭夜爵见祭倾雪如此自信,只需要这法器就能解决那些恶鬼邪魂身上侵/入了妖邪之力的问题,不由得微微颔首,“我相信倾卿。”

  听此,祭倾雪轻轻挣脱祭夜爵抓着她的手,向着那山间缝隙走去,距离那处五米之时便停了下来。

  抬起左手中的“雪”,祭倾雪的右手中凝聚金银色灵光,随后输送到“雪”的那一瓣代表净化能力的花瓣儿上。

  一瞬间,“雪”上一道柔和的白芒闪耀而出,涌入山间缝隙。

  十几秒后,那些白芒渐渐淡化,祭倾雪感知了一下,知道已经把那些妖邪之力净化完毕,这才将“雪”收了起来。

  走回祭夜爵的身边,祭倾雪对冥如风道:“已经好了,你可以派人进去看看。”

  冥如风对着祭倾雪抱拳一礼,随后带着姚华萱走向那处山间缝隙。

  之前祭倾雪使用“雪”的那一幕众人都有见到,随影无痕和冥狱七煞这时已经来到了山间缝隙附近。

  随影无痕对刚走过来的冥如风道:“我先进去看看。”

  冥如风道:“一起。”

  于是,他们一起进入了山间缝隙。

  这时,颜子毅和祭轻斓,谦羽墨、姚梦苏和君宇辰,几人一起来到了祭倾雪和祭夜爵面前。

  君宇辰率先开口道:“妈咪,他们就是外公外婆吗?”

  祭倾雪愣怔了一瞬,点点头,“嗯,你和他们打个招呼吧。”

  于是,君宇辰开始给颜子毅夫妇做自我介绍,顺便介绍了陪他一起过来的谦羽墨和姚梦苏。

  颜子毅和祭轻斓刚从君宇辰叫的那一声“妈咪”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君宇辰叫完了他们外公外婆,开始介绍羽墨叔叔和梦苏婶婶。

  结果自然是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不仅魔尊成了他们的女婿,冥帝成了他们的养子,妖皇的女儿成了他们的儿媳,他们的孙子还有个人王的叔叔。

  他们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等两人缓过劲儿来的时候,只听他们的女儿忽然开口,“爸、妈,之前你们不是疑惑怎么不见神主吗?其实,我就是神主的转世。”

  两人瞬间愣在原地,半晌没回过神来。

  祭倾雪见此,有些无措地看了眼祭夜爵,似乎在问:怎么办?

  祭夜爵轻咳一声,淡淡说了句,“没事,他们习惯了就好。”

  祭倾雪疑惑,小声问道:“难道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祭夜爵示意了一下君宇辰所在的位置,学着她低声开口,“还有辰辰的身世。”

  祭倾雪一听,也看向了君宇辰,随后微微颔首,自言自语道:“嗯,那到底要不要告诉爸妈?”

  祭夜爵没忍住勾起唇角,笑道:“不用告诉了,他们已经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话了。”

  祭倾雪顿时转头看向父母,见他们一副忍笑的表情,一时间,耳根有点泛红,她以为她刚才在和祭夜爵传音,哪想到并不是。

  颜子毅夫妇二人轻咳一声,祭轻斓开口道:“雪儿,辰辰的身世,怎么了?”

  祭倾雪看了君宇辰一眼,道:“是这样的,他……”

  听完祭倾雪的讲述,一旁同样听到的谦羽墨和姚梦苏也不禁有些愕然。

  颜子毅夫妇更是上上下下打量了君宇辰好几遍,似乎想要看出君宇辰有哪里不同寻常一般。

  还好,他们的视线并不让人反感,反而带着丝丝善意。

  姚梦苏笑道:“怪不得皇爵很小的时候就那么聪明。”

  君宇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看了祭夜爵一眼,说道:“还是爹地厉害。”

  祭倾雪见他这般,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和以前一样对他就好,不用这么怕他。”

  君宇辰听到妈咪说的这类似给他撑腰的话,不禁把身板站得更直了些。

  祭夜爵没忍住冷眼瞧了君宇辰一眼。

  君宇辰想到妈咪就在身边,顿时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了回去。

  见到这一幕的几人都不禁忍笑。

  过了一会儿,祭倾雪开口道:“爸、妈,等你们买了手机之后,我们再联系,我先和君爵回灵武大陆。”

  颜子毅和祭轻斓都点点头。

  直到这个时候,颜子毅才开口道:“到时候我们再见,也许会给你们带去个惊喜也说不定。”

  祭倾雪笑道:“好。”

  然后转头对君宇辰道:“我们先走一步,你和梦苏他们一起?”

  君宇辰扫了眼现在变得越来越黏着妈咪的爹地,对着祭倾雪乖巧地点头,“好。”

  祭倾雪对着几人点点头,然后便被祭夜爵带着离开了这里。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笑语笑道:“看来主上他们又要当甩手掌柜了。”

  夜云倚着夜毅的肩膀,道:“这样不是更方便你们自由分配任务?不然一对对的都被尊上他们拆开各自执行任务,岂不是怨念深重?”

  怨迹笑着看了夜云和夜毅两人一眼,“彼此彼此,五十步笑百步。”

  夜云轻哼了一声,“我和夜毅只是朋友,最多算是蓝颜知己。哪像你们?就知道虐狗。”

  夜毅危险地眯了下眼睛,在夜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往后退了一步。

  夜云仍然毫无知觉地往后靠去。

  站在夜云身前的众人,每个人都极力忍住想笑的表情。

  感觉到身后一空,夜云直接整个人都往后面倒去。

  不过最后并没有狼狈地摔在地上,因为夜毅在他快要摔倒的时候把他一把拖住了。

  众人见此,齐齐爆笑出声,连平时不怎么有表情的几人,都不禁抿了下唇。

  夜云顿时瞪了众人一眼,“你们一个个都坏死了,还是毅毅对我最好。”

  众人被他那故意做出来的表情逗得都忍不住翻白眼。

  笑语不禁说了句,“既然夜毅对你好,你干脆从了对方好了。”

  夜云睨了笑语一眼,“从什么从?毅毅对我再好,也是我兄弟。我才没你们那么禽/兽!连自己兄弟都不放过。”

  闻言,众人都不禁轻咳一声。

  夜毅直接松开了放在夜云肩膀上的双手,夜云差点没站稳又往后摔去。

  一个转头,夜云就见夜毅竟然一个人走了,连忙追了上去,“毅毅,你等等我。你干什么去啊?”

  见此情景的众人都不禁好笑地摇头。

  夜翼更是有些无奈地开口,“总觉得我要改个名字,不然一听夜云叫夜毅,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闻言,站在他附近的夜竹笑道:“原来这里还有只单身狗。”

  其他人也纷纷起哄,“哇,稀罕物种诶。”

  “夜翼,你有没有相中的?我们帮你看看人品怎么样。”

  “是啊,如果没有看中的,我们帮你选一个?”

  “夜翼,你认不认识冥帝麾下的鬼网?那人不错哦。”

  “不行,鬼网已经有女朋友了。”

  “哎?是真的吗?”

  “嗯。前不久我看见他了,他正和他女朋友在一起如/胶/似/漆呢。”

  “那好吧,既然鬼网有女朋友,那就换个人。”

  “对,那我们好好想想,我们认识的,还有谁单着。”

  一旁的姚鸿天、顾璃冰,姚鸿逸、白依,莫铭、幻金几人听着他们的对话,都不禁勾了勾唇角。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鬼舞千翩说:   温馨提示:夜翼和夜毅并不是同一个人。   当初设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想到同音这一点,于是现在起昵称是个麻烦事。   看来下次再给角色起名字的时候要注意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