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元狩握着宁川的双手紧了紧,随后放松下来,说道:“还不是那些人想让我娶那个老妖女,我当然是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可好多人都威胁我,我实在没办法,就想着把自己给弄残了,至少能再拖一段时间,等你出关,我看他们谁还敢插手我的事。”

  听此,宁川皱了下眉,有点一言难尽道:“他们就不觉得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配?那老妖女虽然是从七八十转眼间变成十八九,但怎么看你们的年龄差都不小吧?而且你外/露的修为又不是整个驯兽师公会里最强的,他们是脑子抽了还是被门夹了。想要架空你,他们直接私/底/下/结/盟不是更好?何必弄到台面上来?”

  齐元狩撇了下嘴,“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宁川挣开了对方的双手,又喝了口茶,道:“那你当初的眼光还真不怎么好,还剩几个没叛变的?”

  齐元狩很配合地掰着手指数了数,看着还没满一只手的数量,脸上也没有什么尴尬之色,反而委屈地看向宁川,“我当初只想着把驯兽师公会建起来,哪想着总部里的这些元老级的人物会这么没品?”

  宁川伸手拍了下对方的脑袋,“行了,别在我这里装可怜,去把那些叛徒都收拾掉,然后把那些资质不错品性在线的人给提拔上来。”

  说着,宁川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有之前帮忙的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吗?”

  齐元狩摇摇头,“他说他只是不想让更多的灵兽受到虐/待,所以什么都没留下就离开了。”

  宁川若有所思,“等总部的事情处理好,我们一起去其他分会看看。”

  齐元狩点头,“嗯嗯,都听阿川的。”

  “行了你,快去干活。”说着,宁川继续看资料。

  齐元狩便出去收拾叛徒了。

  这时远在暗色大森林里的柳七逢忽然打了个喷嚏,把怀里的兮兮给吓了一跳。

  “呜呜。”七七这是要感冒了吗?

  柳七逢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道:“没事。”

  “呜呜。”那就好。

  随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兮兮继续“呜呜”叫了两声。之前同我们一样和那些驯兽师公会里的那些人打架的人中有个人的气息我感觉很熟悉。

  柳七逢道:“哪个?”

  “呜呜。”黑发白眸的那个青年,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听此,柳七逢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把那个黑发白眸青年的身影单独回忆了一下,随后道:“的确有点眼熟。”

  说完,柳七逢的脑海里闪过一个缩小版的那个青年的身影,一句话脱口而出,“是颜家主那边的人。”

  兮兮听此,也知道颜家主是谁,然后从记忆中找出那双白眸的主人,顿时“呜呜”叫了两声,七七,我也想起来了,是小白,不过现在应该是大白了。

  若年“网?,永久Bt免|费g看l=小pu说f0,

  听兮兮这么说,柳七逢笑了笑,没说什么。

  转眼间就是三月末的最后一天,这天也是祭颜的意识即将再次沉睡的倒数第二天。

  这天一早,祭夜爵就转瞬间来到了冥界大陆彼岸花海边鬼隐的身后,哪怕祭夜爵并没有使用隐身技能,其他任何人,包括距离祭夜爵最近的鬼隐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后忽然多出了一个人。

  于是,祭夜爵顺利地进入到了彼岸花海之中。

  这时,祭夜爵的外表已经转换成祭颜的模样,不过使用这具身体的仍然是祭夜爵。

  只见“祭颜”往前走了一段距离,随后便转身看向最开始他站着的那个位置,不过三秒钟,一块一人高的大石头就瞬间出现在了那里。

  祭颜见此,心中恍然,原来这石头也信奉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得知祭颜这个想法的祭夜爵薄唇微抿,走到了三生石的面前,随后用灵力划破指尖点在了三生石的“生”字的“最中间”的那处交叉点上。

  转瞬间,三生石周围无限的彼岸花海瞬间消失不见,随即“祭颜”就站在了另一片稍小一些的彼岸花海上,那块三生石也仍然伫立在他的面前。

  祭颜见此,虽然不知道爵王为何可以破了这处幻境,但也没有多问的意思。

  鬼隐在那幻境被破的瞬间就站了起来,转身见到彼岸花海中忽然出现的“祭颜”和三生石后,顿时走了过去,道:“恭喜神医大人。”

  “祭颜”微微颔首,随即道:“你去通知冥帝。先行一步。”

  随后,“祭颜”的身影消失在鬼隐面前。

  鬼隐见此,并没有觉得惊诧,直接把三生石被找出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们的主子。

  另一边的“祭颜”在转瞬间回到孤魔岛上之后,便恢复了祭夜爵真正的模样。

  从储物手链中拿出那只属于祭颜的手机,祭夜爵翻看了下未读消息,便按照祭颜的想法把三生石找到的消息告诉了莫铭。

  随后祭夜爵把属于和祭夜绝的那个聊天界面打开,道:“不回复?”

  祭颜想了想,道:“爵王彻底融合我之后,家主还会不会感受到我的存在?”

  祭夜爵微微颔首,“嗯,可以保留。”

  祭颜听此,道:“那还能幻化成我的模样和家主保持联系么?”

  祭夜爵没有任何迟疑道:“可以,不过次数没那么多。”

  祭颜对于这样已经很满意了,不过,还有一件事,“那个,家主的身上有个我长时间离开后产生的后遗症,如今可能更加严重了,毕竟我没想到找个三生石会把自己搭进去。”

  祭夜爵微蹙了下眉,随后道:“抓紧时间。”

  然后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于是,“祭颜”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是出现在祭氏国际总公司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里。

  祭夜绝在见到“祭颜”出现的瞬间很是意外,毕竟他没有感受到自己和祭颜那种联系瞬间接近的感觉,反而有种越来越淡的错觉,这让祭夜绝在“祭颜”出现的瞬间就站了起来。

  “祭颜”见此,倒是很满意对方的“态度”,随后不等祭夜绝要说什么,直接开始帮祭夜绝把后遗症清除。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鬼舞千翩说:   第二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