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几步就到了暗道的尽头——一个比较“亮堂”的……“暗室”。

  室内,九盏发着幽绿荧光的灯稍稍照亮此室,一盏于室顶正中心,另外八盏立于地并以室顶那一盏灯为中心围成一个圆,紧贴着这“圆”的,是个透明的结界。

  龙子霜正被一条黑中透绿、又长又大的怪家伙缠着压在那结界的边上,他仰着头,敞着胸怀。那长怪物则是紧紧的贴在龙子霜露出的雪白肌肤上,伸出又长又尖的獠牙刺在他的左肩上。

  鲜血微出的一瞬间,细舌一闪扫走,红血又出,舌尖再舔。

  如此反复。

  呻吟、低吼不断。龙子霜身上那一个个微妙的红痕随着声浪一起一伏。

  见到这一幕,泱瞪大了双眼又立刻别过头去,轩辕霂却是盯着那“二位”愣愣的呆了一会儿,而后才回过神来,怒然大喊道:“子霜!”

  师父?!

  龙子霜微闭的双眼突然睁开。

  伏在龙子霜身上的“长条怪”却是闻声立刻侧头一望,一双血眼瞥到轩辕霂手上的利刃的一瞬间,立刻松开龙子霜冲了过去。

  “不要!”龙子霜见状,赶忙惊得大喊一声,却因为自己渡走的气血过多,一下子瘫软在地,昏了过去。

  我靠?什么情况?我喊我徒弟、你过来干嘛?你谁啊你?!不是,等等……啧,这灵气……司空溟?!我去,被黑气包成这样我居然还能认出来,简直了!哎不是,他到底为什么冲我来了啊?!

  想了一小圈又绕回来的轩辕霂随意一瞥,这下终于是瞧见了自己手上因为方才激动而条件反射召唤出的长剑。

  我……啧!

  轩辕霂无语。

  眼看着司空溟已然冲到了轩辕霂头顶上方,张开血盆大口就要一口吞了他。

  傻愣着干嘛?!等死啊!

  被龙子霜一声惊呼吓得转头回望的泱忍不住在内心吐槽了一下轩辕霂,而后立即提着冰剑冲到他身前。

  突然觉得身侧寒气加强,轩辕霂瞬间回过神来,见泱往自己面前一挡,就立刻把她推回到一旁,长剑一挥,刚好抵住那两颗又尖又长的獠牙。

  “霂!”

  “我没事,先去看看子霜!”

  泱不敢多耽搁,立刻冲向了自己的“乖”侄孙。

  满身黑气的巨蟒却突然血眼一棱,长尾横扫,挡住了泱的去路。

  泱赶忙停下,却没站稳,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去。

  暂时得了解放的轩辕霂立刻赶去,一把揽过泱的腰,稳稳的接住了她。

  巨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二位,那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大部分的灯光。轩辕霂勉强借着那双血眼中的红光看出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泱,你先回来休息。

  ——你这时候又要瞎搞什么?!

  ——你先回来。

  听这严肃的语气,泱知道轩辕霂不是在开玩笑,便听话的回到长剑之中。

  巨蟒原本偏向泱的视线在她消失的一瞬间立刻移动了一圈,扫遍了这暗室每一个角落,实在是没有任何“收获”,最后就停在了轩辕霂的身上。那双满是疑惑与警惕的血眼不再动了。

  果然。

  轩辕霂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泱还是不放心,传音问——轩辕霂,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小蛇看得见你。

  ——啊?那怎么办?

  ——你待在剑里不出来他就找不到你了。

  ——……

  泱一时气得不知该骂什么,只干干翻了个白眼。

  脸皮厚薄均匀的轩辕霂就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蓝光狠狠一闪的长剑,传音道——别怕,我有办法。

  直觉告诉泱,这一定是个“好”办法,但现在也想不出更安全的办法了,她知道自己再出去后,不管是谁去吸引司空溟的注意,都会成为对方心中的羁绊,到时候可能连自救都做不到,更别提救其他什么人了。于是,泱只得待在剑里“配合”轩辕霂……的“花样作死”——只见,轩辕霂把长剑往身后一甩,另一手高举臂膀摇来摇去,冲着那周身黑气缭绕的绿色巨蟒大声喊道:“喂——小蛇——!看这儿!你还认得我吗——”

  只见,巨蟒血红的双眼突增一丝迷惑。

  “不记得也不要紧——”这么喊罢,轩辕霂把长剑从背后小心示出,晃了晃,又道,“咱俩比试比试,谁赢了,子、霜、就、归、谁!”

  果然,一听“子霜”二字,再一看面前执剑的白衣少年,巨蟒一双通红的血眼之中立刻散发凶光。

  轩辕霂机智的立刻转身、拔腿就跑,同时把剑向前一指,喊道:“泱,快骂我!”

  ——……你脑子进水了?!

  泱搞不懂这轩辕霂没事叫自己骂他干什么。

  见长剑蓝光猛地一闪,轩辕霂开心道:“对!就是这感觉!保持住!”

  泱忍不了这突然自动开窍而成的中二少年,又怒道——你到底要搞什么?!

  轩辕霂这次乖了,轻声传音道——借点光。

  ——要光看路你直说啊!

  ——你骂我的时候光更亮啊……

  泱不回他话了,但剑身所发蓝光更强了。

  ——哎?原来你生气不说话的时候也会发这么亮的光啊!

  ——……笨。

  二位就这么“愉快”的一边聊、一边跑,巨蟒则在后面紧追不舍。

  ——啧,这小蛇跑的还挺快啊。

  ——别光顾着分心,看着点路!记得没错的话,应该就快能出去了,然后怎么办?子霜还在里面呢!

  ——一会儿到了出口你就立刻收了剑上所有的光,待在角落里,等小蛇完全“出洞”了,你再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去接子霜出来。

  ——你呢?

  ——耍蛇。

  ——胡闹!这时候了还有心思说笑!

  ——泱……听话。

  传音罢,二位已然到达暗道入口。轩辕霂握剑之手稍稍用力,传了点气引入剑内,长剑立刻被迫灭光。

  而后,轩辕霂立刻把剑往暗道角落安全处一放,跳出暗道,单手叉腰,一打响指,冲里面大声喊道:“喂!小蛇——有本事出来!咱俩好好较量一番,看谁更有资格保护子霜!”

  见外面天色一暗,巨蟒这便立刻冲了出去,直奔向轩辕霂。

  长剑在蛇尾完全离开的一刻,突然闪着微光冲回了暗室。

笑醉半生不知梦说:   「免费照明灯——某龙族姑奶奶」   「花样作死王——某元阳之气」   「霂儿其实是想表达——(如题)你有小情绪的时候是全场最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