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想说什么。”赵天涯威胁,“我告诉你,别想过河拆桥,不然我还有一大堆的办法能够让你从云端掉落到泥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说也留了一手?”王飞飞何其敏感,立刻想到这赵天涯是不是也留了后路,甚至那条后路是以牺牲她作为代价的。

赵天涯不说话,两人的气氛降低到冰点,半响才恶狠狠吐出一句,“是你先逼我的。”

再闹下去估计得决裂,而这个男人会和马俊说些什么,她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如果再否认这份名单,那么两人的矛盾只好更大,王飞飞只好憋着一肚子火承认。

“这份确实是我弄的。”

赵天涯一副找承认不久好了的样子。

王飞飞背了个莫须有的黑锅,真是气得不行,但是又不能不承认,一味的否认只会让面前这男人怀疑更大。

她窝进赵天涯怀里,手解开对方的皮带扣,一路向下,“不过哦,不是因为要离开你,只是看你太累了,想要帮你找一个帮手而已,这些人找到了最后还是要告诉你的啊,结果你被人暗算拉,她的目的一定是想分离我们。”

因为叶水墨的话,赵天涯认为这是女人的战争,本来就已经抱着看轻的态度,听得王飞飞如此说,虽然还是很怀疑,但还是给双方找了个台阶。

他也怕,现在撕破脸的话,王飞飞毕竟是马俊的枕边人,吹吹枕边风的话说不定吃亏的是自己,毕竟这女人太谨慎。

两人带着对对方互相怀疑而分手,王飞飞这口气怎么都舒缓不了,打电话给叶水墨一通开骂。

叶水墨静静听完,笑了,笑声从听筒传过来的时候,王飞飞惊悚,对方就像是在钓鱼!自己越是气急败坏,对方就越是开心。

“想要赌,我陪你。”她咬牙切齿道。

“好,看谁输谁赢。”叶水墨幽幽应下,没有丝毫犹豫。

王飞飞道:“既然是我和你的战争,那就不要牵涉其他人,若是没有叶淼的帮助,你不可能赢过我。”

“为什么不借助他的帮助呢,把所有人物尽其用,这可是和你学习的啊。”

对方电话已经挂断,王飞飞被气得半死,她本来就是打过去找舒坦的,这下舒坦没有找到,反而找了一通冷嘲热讽。

经过叶水墨这一搅合,王飞飞和赵天涯心里都有些疙瘩,都害怕对方过河拆桥。为了稳住赵天涯,王飞飞只好再次和对方亲亲热热的,以此消掉对方的疑惑。

两人准备开游艇出海玩一次,却不知道,两人的动作已经都落入了明白人的眼里。

青天白日下,看着赵天涯牵着王飞飞的手上船,刘强感概叶家人果然都是不好惹的。

叶水墨曾经道,等王飞飞和赵天涯两人互生了嫌隙,相互猜疑的时候,最后一定是王飞飞先妥协,因为她的计划还没有达到,所以还要依靠赵天涯。

而妥协的最方便方式,当然是用亲热安抚,所以她一定会抛开谨慎,为了安抚赵天涯不得不和对方亲密,到时候就有了破绽。

刘强把玩着手里的录音笔,心想王飞飞也是个很谨慎的,他天天盯着赵天涯家,等了一星期,吃了一个星期的汉堡,终于在今天逮到人离开家门。

等两人出还,刘强才上了另外一艘游艇,装作观光客的样子,懒洋洋的追着那艘船而去,这里的海域有划分的区域,所以他们的游艇走不了多远,最后肯定也会相遇。

“对,再妩媚一点,手没有挡到,很棒宝贝”赵天涯一边摆弄着照相机,一边开心的帮王飞飞拍照,一扫前几天的阴霾。

王飞飞笑着,心里却在打鼓,她一直都很注意,和赵天涯出现的时候都是以上下级的关系出现,而且也不给对方拍照,为的就是避免照片被人发现。

之前赵天涯也没有勉强,但今天出海,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真的高兴,对方居然又带了微单,难道是为了拍摄证据。

一想到这里,她浑身肌肉便紧张起来,看着那微单也如临大敌。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好。”她眯着眼睛说了起来,撒娇道:“我要你帮我擦防晒霜。”

赵天涯自然是乐意的,不过防晒霜在包里,他转身去包里找。

王飞飞拿起相机起身,“亲爱的,看这里。”

等赵天涯转身后,她拍了张照片,脚跟却踉跄的往后倒,站不稳似得靠在栏杆上,摇摇晃晃一阵,竟然摔下了海。

赵天涯赶紧冲过去,王飞飞还在海面上扑腾,而那相机自然而然的就随着大海而去。

她被拉上岸,撒娇说自己差点淹死,看向海面的时候眼神却是冰冷的,现在是否真的应该考虑把这赵天涯做掉?

今天的天气确实是不错,几乎没有什么风,一望无际的大海,外加上一望无际湛蓝色的天空,整个天上,除了太阳之外,连片云彩都没有,所以整个世界,在此时仿佛都是蓝色的一般。

王飞飞解开泳衣的带子,戴着墨镜趴在甲板上,赵天涯给她上防晒霜,有时不时朝着她袭击,惹得王飞飞哈哈大笑。

然后他们就听到其他游艇的声音,王飞飞捂着泳衣不满的起身。

她今天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安全,所以特意跑到东江市别的城市开游艇,想着这样总能躲开大众的视线,可是没想到。

“只是游客而已。”赵天涯不以为意。

王飞飞不干了,起身把泳衣穿好,连赵天涯的抱怨声都没有在意。

刘强混在游客里,这一想不行啊,这两人正襟危坐的样子,他要怎么拍摄罪证?

船上的游客熙熙攘攘的,他一咬牙,趁着同船的都是不认识的,悄悄潜入海水里,幸好这里是近海域,有浮标标注出的安全海域,他只觉下水激冷得尾锥骨串凉气。

一看游艇走了,王飞飞才真的安心,浑身明显松懈。

赵天涯打趣,“怎么这么紧张?不过等你成功之后,我们应该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吧。”

谁和你光明正大在一起,王飞飞笑,撒娇道:“当然啦,到时候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两个人都分不清彼此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一来二去的,身体的温度倒是不断升高,刘强在船底听了一阵子的活春宫。

那个赵天涯似乎是个坚持不持久的,也幸好不持久,不然刘强觉得自己一定会冻死。

等呆够了,他让岸上的下属开游艇来接,还把王飞飞两人吓了一跳,慌忙起身装作没事的样子。

拿到录音内容,刘强给大老板打电话,然后就听到海浪的声音,他眉头跳动,感情老板今天也带着水墨来散心了,而他却在海水里蹲了那么久!

“一切顺利。”他把录音开到最大,王飞飞的呻•吟倾泻而出,然后叶淼就毫不留情的把电话挂断了!

东江市附近的海域,一干人等都若有若无的听到了呻•吟的声音。

王奇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此时更是不客气,“怎么,叶总也有这个爱好?”

“你们在干什么?”秦小亚在甲板后招手,身上穿着胖乎乎的救生衣,刘姐还有基金会一些成员也在。

王奇自主筹办了这个海上派对,请来了基金会的一些员工,似乎是担心叶水墨不来,还特地把秦小亚给拉来了。

叶水墨和秦小亚见面,自然是很开心的,而作为实力护妻的叶总裁,自然要紧紧跟随。

游艇尾部的甲板距离海面很低,四周是一圈低矮的护栏,秦小亚和叶水墨一点也不害怕,兴奋的在甲板上跑来跑去,时不时还趴在护栏上好奇的朝下看,为了防止意外王奇和叶淼还是给他们二人穿上救生衣。

又肥又厚的救生衣自然不好看,两个女孩都是衣服不情愿的样子,不过这由不得他们,若是不肯穿上救生衣可不敢放他们在船尾的甲板上乱跑。

现场还有一个从农家乐请来捕鱼的,还自带了捕鱼的工具,把一干女生都看得惊叫不已,见捕鱼师把整理好的一张大号的抛网之后熟练的将网抛入海中,手里拿着尾端的收网线的样子,大家都跃跃欲试,最后是王奇被大家怂恿着拿住渔网。

看到渔网被抛下,大家全都好奇的凑过来观看,秦小亚更是兴奋的直喊:“快拉网!快拉网!”

刘姐悄悄拍了拍叶水墨的肩膀,示意她跟自己走。

从叶水墨生病,失踪到现在也快一年没见了,刘姐看得出来她历经了很多。

“关于基金会,王奇曾经找我谈过,希望能够劝你重新开启。”

“我已经和他明确说过,暂时不会开启。”

“我能猜到,但他似乎不死心,现在的王奇和之前不太一样,似乎变得很执着。”看着她的神色,刘姐小心翼翼,“你知道了对不对?他对你的心思?”

看着叶水墨沉默,她叹气,小声道:“除了我之外,剩下的员工都是他花钱硬生生拽来的。”

话点到为止,其实从头到尾,或许只有他对基金会恋恋不舍,而究竟是基金会,还是因为基金会背后是叶水墨,这点也只有王奇心里清楚。

甲板那边很热闹,两人走过去,原来是渔民正在教王奇撒网,抛网的捕鱼方式就是一抛一收,感觉到手里的收网线绷紧了王奇便开始收网,没想到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被拖进海里,幸亏叶淼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