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窃听器便装好,刘强本来想退出书房的,可他却心生出一个想法,就是拷贝这台笔记本上的所有资料,正好他身上带着优盘,多一个心眼还真是无害啊。

将优盘插进笔记本上,快速的打开笔记本,但当优盘刚插进去,电脑居然自动切断了店员。

看来王飞飞这个电脑里果然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然也不会耗费心思弄这么一个东西。

他又去了一趟会议室,同样在会议室安了窃听器,然后才离开。

本来刘强以为还需要再呆上一些时候才能搜索到老板交代自己的事,毕竟秘密永远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他没想到王飞飞那么快就回来了。

王飞飞一到公司,整个公司的氛围就很不一样,当年她靠着成功说服叶氏合作,从家族手里夺下了王家,后来又把王家的大本营从国外慢慢的挪到国内,就连刘强也觉得这个女人精力实在是太旺盛。

一大堆人跟在王飞飞身后去了会议室,刘强坐在马桶上,调节的信号频率,很快就听到了会议内容。

正常会议,王飞飞都在骂着高层,骂完这个骂那个,一个个都不带着喘气的。

刘强惊叹,这种女人,和她在一起的男人估计得有多少压力,反正他是不太喜欢强势到霸道的女人。

一场会议,除了听骂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听到稀拉拉的脚步声,他知道估计是会议结束了。

都说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可不是假话,那些高层平常都是对手下吼着,结果碰到终极BOSS,也离不开被骂的命运啊。

正准备收线,再听到稳健的脚步声,他选择再听一会,这一听不了紧,听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原来王氏内部已经亏空很大,之前的董事辞职也是因为这件事,现在王氏已经出了资金危机,拿着A地方的钱透到B的地方去,一但B有需要,便又要从另外一个地方再把新的资金掉过来,来填补这个大洞。

就好像信用卡一样,第二张信用卡的钱用来填补第一张信用卡欠下的债务,第三张拿来填补第二张的。

一旦和马家联合,那么王飞飞就可以用马家的钱了,王氏的亏空也就能够填补上,只要填补上了,那么就能够应对审查,还有 P市计划的诱惑。

刘强真心觉得,这个女人心脏真的有够强大的。

知道这些,实际就已经足够了,他收了线,若无其事的走出厕所,在外面晃悠了一阵之后才回的保安室。

刚到保安室的门就看到里面的人乱作一团,一问才知道其实王飞飞在自己办公室里也安装了摄像头,她回来调开监控查看,一下子就知道有人潜入办公室的问题,这下把保安队长叫过去了。

刘强心里想着,大兄弟啊,真是对不住,这一次还真的得让你替哥捱一下这次骂,不过他也没想到王飞飞居然谨慎到这个地步。

过了一会,看着保安队长恹恹的回来,他就知道事情没有曝光,至少王飞飞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即便是怀疑,也不会怀疑到老那边,只要不怀疑老板,那就什么事都没有。

下班,他回到出租房,立刻给老板打电话,那边有些安静,不过他没注意到,毕竟是叶淼的私人电话,平常也不会有人接,所以他一股脑的就把今天的事给说了。

“王飞飞的公司实际上在亏空,而且为了逃避审查,一直在填补资金大洞,我怀疑她的电脑应该有账本,一旦能够找到这个东西,王飞飞就是倒下去的王八,没办法翻身了。”

电话那头静默了一会,因为劲宝要手机,所以奶爸叶淼根本就没带手机走,叶水墨才顺势接了刘强的电话,这下她知道了。

“这。。。。”刘强赶紧道:“哎呀,我不知道的嘛,看在刘叔的份子上,你可千万别和老板说啊。”

“那个账本。。。能拿到吗?”

没想到叶水墨问的居然是这事,刘强道:“应该吧,之前我有想把资料拷贝了,但是她的电脑很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着,应该专门改装过。”

“你忘记我们这里有个电脑高手了?如果晚上把电脑偷出来,破解白天再送回去你觉得怎么样?而且她应该很快就会回东江市,毕竟马俊还在这里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大小姐你不会生气吗?毕竟我们做的不是明面上的事。”

“生气?为什么?”叶水墨咬牙,“我并不是圣母,光是王飞飞偷偷怀上劲宝这事就已经让我恨极,我不想做个好女人。”

刘强心想,女人可真是可怕啊,幸好他已经决定这一辈子做个花花公子,一朝从花丛里过,只留情不留人。

挂下电话,叶水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最近王可可没有做妖了,之前保姆那件事后,她有好一会睡不着觉,就怕哪天早上听到王飞飞要来讨要孩子。

保险起见,虽然知道刘强最后还是会再把话和老公说一遍,不过她还是打电话过去把事情简单说了一句。

叶淼听完,沉默了会,吐出一句,“我打算扣刘叔工资。。。。”

“麻麻,吃。”劲宝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举着小碗,里面有颗圆溜溜的蛋黄。

“劲宝,不要把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都塞给我啊,这样你会营养不良的。”

营养不良?虽然听着是个不太好的词,但劲宝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觉得离那个不好的词语似乎差得很远。

当天晚上,刘强抱着电脑出现在他们家,刚抬着电脑进门,叶淼立刻压了压嘴唇。

想起家里还有小孩,刘强踮起脚尖走路。

“刘叔,别听他的,他就是把一个针眼看得和铁杵似得,劲宝睡得很熟的,这种程度不会吵醒她的。”

“孩子睡觉就和吃饭一样,不吃饱和不睡足都长不高啊。”刘强语重心长道。

叶淼很赞同的点头,虽然家里的是个女孩子,但他可不会有女孩子就要长得娇小的想法,劲宝可以想长多高长多高,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了,若是对方不喜欢,他直接把人绑到教堂!

看着刘叔和老公脸上都是一样的表情,叶水墨未为来的女婿担心,可别吓走了啊。

“对了,电脑。”她最关心的还是这个。

刘强简单说了下,需要密码,否则的话一旦插进优盘的话电脑就会自动切断电源。

虽然叶淼现在成了商人,但是天赋让他的电脑天赋也不会减弱,很快就解开了王飞飞的手提电脑。

电脑桌面很干净,只是一些简单的文档,进入硬盘,叶水墨指着一个“L”,叶淼点开,里面竟然是叶淼的照片,照片的时间已经很长了,至少是叶水墨还没和叶淼表明心意的时候。

照片有几张,有的是从电视上拍的,有的应该是偷拍的。

叶水墨拿过鼠标,刷刷刷的几下删除干净,心里的醋味翻腾倒海的。

“这个不就等于被人知道我们动过电脑了嘛?”刘强顶着压力问出口,顺便收到老板一枚赞赏的眼神。

叶水墨冷哼,从网上找了几张“此图片无法显示”的摘片粘贴上去,“这样可以吗?”

刘强竖起大拇指,“厉害。”

叶淼干咳一声,“继续找吧。”

里面的东西正如桌面一样空空如也,没有任何有用的价值。

“或许不在这个电脑里?”刘强想。

“或许根本就不在电脑里。”叶淼道:“她是个聪明人,知道电脑虽然看起来安全,但实际上是最危险的,因为任何一次浏览都会有被发觉的科恩能够,所以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重要的东西变成实体,我想她应该也是一样。”

刘强心想,刚才似乎老板是在夸王飞飞?

“是挺聪明的,我去看看劲宝。”叶水墨霍的起身。

房间里,劲宝睡得很熟,她叹气,其实自己也知道王飞飞很聪明,对方以此不知道说了很多次了,不过刚才听老公的语气,似乎也很赞同她的脑子嘛。

再出房间,刘强已经把恢复原状的电脑搬走了,叶淼正在煮牛奶。

“我不要喝牛奶。”叶水墨怂鼻子。

叶淼笑,“还总是说劲宝总是逃避不喜欢吃的东西,明明这是和某某人学习的。”

他坐下,把不情不愿走过来的人圈在怀里,漫不经心道:“你有没有?”

“啊。。。?”

  …+若年R@网$(永!#久S,免*(费E看BB真人现金棋牌E0Sb

“你很早就喜欢我了吧,那有没有偷偷留着我的照片。”

“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啊。”叶水墨狡辩,不过她确实没有拍过他的照片,因为那时候毕竟两人是那种关系,如果有过多的单独照片,那么会惹人怀疑的吧。

再加上身旁这个人从小就是个独立的性子,两个人能够拍上照片的也只是寥寥无几,到现在找到的,全部都是全家福,就算是全家福也很少。

“真的没有?”叶淼不甘心靠近,他也觉得很遗憾,他对于拍照没有特别的概念,今天才忽然想起来,两人似乎没有单独的照片。

“是真的没有啦。”叶水墨把靠过来的脑袋推开,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牛奶喝了,喝得嘴边一圈白白的。

趁着身旁的人要凑过来的时候,她一把舔掉唇上的牛奶泡沫,得意洋洋的看着明显懊恼晚一步的人。

“我去睡觉了。”

半夜,叶水墨起夜,看着熟睡的人,忽的就挪不开视线。

虽然没有照片可以留念,但他已经深深的印在脑子里了呢,就算以后老了得老年痴呆,她想自己也会牢牢记住这张脸的吧。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