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的饭桌上,千阮低着头默默扒着碗里的米饭,时不时听着其他三个人说的话。

  当听到自家父亲让牧天行在学校多照顾自己的时候,他才忍不住开始反驳。

  “老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什么让他多照顾一下。”

  若年:网?)唯j'一;A正版@,_y其他t都!,是◇P盗版|d0

  叶父看了一眼小儿子,认真的朝他说着:“你还别说,天行虽然只比你大两个月,但懂得确实比你多。你呀!应该多跟着他学学。”

  学什么,学他在学校怎么招女人喜欢。

  牧天行在一旁朝着他笑,却被千阮“狠狠”的一瞪。

  “叶伯伯,你放心好了,我跟千阮的关系你都知道,我一定好好照顾他的。”

  叶父和蔼的点点头。

  “对了,天行,牧先生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回国内。”

  “老爸一直都想回到国内,可惜那面的生意忙的紧,一时半会走不开。”

  听到叶父的问话,天行他回答说。

  “说来也是,倒是你一个人在国内生活,也实在不容易。下次放假休息什么的直接和千阮一起过来,也不用客气。”

  牧天行有礼貌的点点头。

  千阮在一旁心塞,老爸真是疼人,说好了这次回来特意见见自家儿子。这倒好,搁了这么半天,一句话也没问道自己,到底谁才是他亲生的。

  看着在一旁独自郁闷的千阮,牧天行在桌子底下轻轻的踩了他一脚。

  察觉到对方的行为举止,千阮直起身子,望着牧天行。

  做什么?

  牧天行只是朝他偷偷一笑,然后半开口说着“吃醋了”的嘴型。

  吃醋?吃醋你个大头鬼!天知道他是怎么养成这种厚脸皮的。

  同在饭桌上的叶零在一旁看着两个人的“互动”,默默不语。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注意力老是放在千阮的身上,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

  一顿饭之后,千阮和牧天行打了声招呼之后,又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

  “千阮!”进了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天行看着坐在床上的人直接叫了一声。

  千阮没好气的看着他,回答了一句干什么。

  对方像是再考虑如何说出想问的东西,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看到此情此景,千阮呵呵一下。

  “牧天行,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像你。”

  “你和叶大哥……”他迟疑了一下。

  “什么。”听到是关于叶零的事情,千阮下意识的有些紧张,难道他看出来什么了,不可能呀!自己又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天行看了一眼对方的神情,然后才开始慢慢的说道:“你和叶大哥是不是相处的还是不太好!”

  “你问这个作什么!”

  “当然是关心你呀!我发现从我刚进门开始,就没看到你和叶大哥说上一句话,虽然确实你们之前的关系也不算的特别好。”他轻轻的说道。

  “你关心的还真特么仔细呢!我和叶零的事情不需要你特别关心,你也别瞎掺和我和他的事情!”他趴在床上,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面无表情的朝着牧天行说着。

  牧天行听到他说的话后,一脸好心没好报的神色望着他。

  算了,他一直知道,虽然对方对叶零一直保持着一定的态度,但是心里面却早已认定了对方,只不过是他自己对于那句“哥哥”的称呼拉不下面子而已。

  微信搜“靠谱的真人现金棋牌”,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