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瑾亭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从沙发上起身,迈开硕长笔直的腿走到白依芯的身后,关心的问:“怎么了?”

  说话间,他眼眸中的目光落到他们身后的东西上,眼里多了几分疑惑的神色。

  “白小姐,这是娄先生送给你的。”配送员说着,将一张卡片递到白依芯的面前。

  这是什么?白依芯楞了一下,伸手从他的手中将卡片接过去,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刚劲有力的两个字:嫁妆!

  额……

  白依芯稍楞片刻,迟疑的目光落到厉瑾亭的身上。

  厉瑾亭看着她手中卡片上的两个字,脸色莫名复杂。

  先不说娄裴宇的哥哥跟他们有着深仇大恨,就凭依芯跟他以前的女人长得那么像,这东西……收着也膈应。

  “白小姐,娄先生还有东西给你先生。”这时,配送员忽然出声打破他们之间安静又诡异的气氛。

  白依芯将目光从厉瑾亭的身上收回来,好奇的问:“什么东西?”

  配送员将一个信封递到厉瑾亭的面前,礼貌的冲他点了点头。

  厉瑾亭不知道娄裴宇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将信将疑的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信封接过去,打开看起来。

  信上不知道写的什么,厉瑾亭看完之后将信纸连同信封折叠放进了西装内侧口袋,冲配送员点了点头:“把东西搬进来吧。”

  “欸……”

  白依芯惊讶的呢喃了一声,伸出纤细的手指在厉瑾亭的西装袖口上拉了拉,疑惑的问:“你……”为什么要收下啊?

  “送给你的,就收着。”厉瑾亭勾着嘴唇,眼神温润的冲白依芯笑了笑。

  他没事吧?白依芯困惑不解的眸光在他帅气的脸颊上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端疑,只好将目光从他的身上收回来。

  配送员陆陆续续的将好几大个箱子搬进去。

  等他们走后,白依芯和厉瑾亭将门关上,她仰起头望着更加狭小的屋子,更犯愁了。

  可别再有东西送来了。

  真的装不下了。

  厉瑾亭望着她脸上为难的表情,嘴角噙着些许笑意:“今晚上吃什么?”

  “嗝……”

  当他提起吃的时候,白依芯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她心虚的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黑亮的眼睛无辜的望着厉瑾亭讪讪的笑出声。

  厉瑾亭抬起右手,修长的手指勾起她尖瘦的下颚,沉声问:“吃什么了?”

  “那个……”白依芯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他的眼睛,支支吾吾的说:“下午不是请乔安宁吃饭吗?所以……”她不是故意一个人跑出去吃独食的。

  厉瑾亭深邃的眸光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凝视了还几秒,一脸严肃的说;“我不信。”

  白依芯信以为真,连连点头解释:“真的,我们只吃了两份鹅肝……”一瓶红酒。

  “那我尝尝。”低沉充满着魅惑的声音从厉瑾亭好看的两瓣薄唇里溢出来,缓缓地低下了头。

  “嗯?”怎么尝?

  白依芯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厉瑾亭的吻如雨点落在她的嘴唇上。

  “唔唔……”

  白依芯面颊绯红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里‘砰砰’直跳,她发现瑾亭是越来越坏了。

  ——白依芯来到公司,看见好几个公司的员工抱着东西从楼里走出来,表情有沮丧,有愤怒,有不甘。

  这是……出什么事了?

  她将疑惑的眸光从他们的身上收回来,回到办公室。

  “今天公司解雇了那么多员工,恐怕又要大换血了。”

  “听说是因为公司高层以权谋私,被欧阳小姐发现了,才清理内部的。”

  “之前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

  “还不是某些人害的。”那人说着,有意压低了声音:“听说啊,那个实习生冯小意,知道吧?她为了能留下来,和部门主管睡了。”

  “啊?还有这种事?她不是一直抱着吕琳姐这棵大树吗?”

  “啧,人嘛,总是要给自己多留几条退路不是!我就觉得那小丫头心思不正,看看,出事了吧?”

  白依芯坐在办公桌上停着他们的话,唏嘘不已,她以为冯小意小心思太多,哪里想到她背地里还干了这么多的事。

  以她的资质和勤奋,只要熬到实习期完,转正根本就不难。

  几个同事正说着呢,有人眼尖的看见冯小意抱着东西从里面出来,压低了声音提醒道:“她出来了。”

  听到她的话,几个八卦的同事适时地闭上了嘴巴。

  冯小意抱着箱子从里面出来,看着望着她的同事都觉得他们在心里说她的坏话。

  她越想越生气,愤愤不平的咬紧了牙齿。

  以至于她从白依芯身边过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将手里的箱子愤怒的往她的办公桌上砸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吓得白依芯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

  “怎么回事!”

  “她在做什么?”

  周围的同事都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目光投降白依芯这边。

  白依芯看着办公桌上的一片凌乱,纤细的眉头微不可见的在眉心蹙拢,她缓缓地抬起头望着面目可憎的冯小意:“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冯小意冷哼了一声,上前走了一步,伸手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上,就连办公用的电脑都被掀翻在地上。

  她砸完了东西,抬起头指着白依芯:“都是你,是你跟欧阳璃告状是不是?肯定是你,从我进公司开始,你就看我不顺眼,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说啊!”

  “我没有……”

  “闭嘴。”不等白依芯说完,冯小意歇斯底里的打断她的话:“把我调到其他部门的是你的意思吧,几次三番在欧阳璃面前说我坏话的也是你,白依芯,你跟我一个小职员过不去,你有意思吗?”

  白依芯张了张粉润的嘴唇想解释,有人抢在她之前开了口:“把你调走,是我的意思。”

  熟悉的声音传来,冯小意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穿着墨蓝色休闲西装的乔安宁朝他们走过来。